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RELATIONSHIP 愛情慾望

願意幫對方口交是一回事,但要不要吞下去,又是另一回事

那天晚上,與朋友約了喝酒。聊到後來,她開始說起一件前陣子苦惱的事。

Photo / Netflix

願意幫對方口交是一回事,但要不要吞下去,又是另一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她與曖昧了好一段時間的對象總算上了床,由於對方的服務周到,加上氣氛確實不錯,所以也讓她打破了自己的規矩,在第一次上床時,便主動幫對方口交,算是表示一下她的心意。

沒想到的是,她原本只是想幫對方服務一下子,便接著進入正戲,然而那個男的卻在毫無事前警告之下,就這麼在她嘴裡射了。

我那朋友個性很好,一直以來都是個特別在乎別人感受的女生。也因為這樣,雖然這是她第一次被人射在嘴裡,卻沒有立刻表現出什麼不悅的感受。說得更準確一點,其實她是被嚇到了,接下來所想到的,則是自己究竟該吐出來?還是該這麼吞下肚去?

延伸閱讀:

「要是吐出來,他會不會覺得我還不願意完全接受他?但要是吞下去的話,是不是又會讓他覺得我太隨便,被誤會成那種重口味的人?」她這麼問我。

她說,在那個瞬間,其實她的腦袋根本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彷彿整個世界全都凝止不動,等著她做出下一步決定,害我聽她這麼說完,一時之間竟然覺得有點熟悉,過了一陣子才想到,對啦,原來是「空虛敲打著意志/彷彿這時間已靜止」嘛。

要我來說,性交的基本規則,再怎樣也應該是彼此要你情我願。但做愛的話,層級就更高了一點,雙方至少也需要一定的感情,才能稱得上「做愛」這兩個字。也因為這樣,在做愛的過程中,你可能會願意比單純取樂的狀況還要付出得更多一些,除了自己能滿足以外,對方是否能欲仙欲死,乃至於絕頂升天,也會與你在整個過程中的開心程度形成正比。

但問題來了。感情這種事就是複雜得要命,你可能覺得自己是在做愛,但說不定對方覺得你們就是單純打個炮而已。因此,像我朋友這種還無法確定兩人關係的情況下,就這樣被人給射在嘴裡,究竟又該如何是好呢?

首先要說的是,真正看重彼此關係的兩人,除了在床上樂於為彼此服務以外,基本的尊重也是要有的。就算你再愛對方,但當對方掏出一根好幾天沒洗的臭雞雞,希望你能用嘴巴表達愛意時,要說他有多愛你多尊重你,其實還真沒什麼說服力可言,因此若是你在這種情況下還忍住嘔吐感去犧牲奉獻,也實在沒啥必要。

所以,我們應該先來看看第一個問題──你願不願意幫對方口交?

基本上,只要對方清洗乾淨,同時也願意為你做出相同服務,只要你自己並不排斥,其實倒也沒什麼不行,就是彼此間的一種情趣而已。因此,接下來的問題,才真的是比較複雜的部份──

你是否願意讓對方射在你的嘴裡?如果可以的話,那完事之後,你到底該吞下去還吐出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除了同樣繫於你自己的接受程度以外,也跟我們一開始講的一樣,與你願意為對方做到什麼程度有關。不過就算你願意好了,對方也的確有可能不把這件事給放在心上,說不定還認為自己的精液是什麼保養聖品,所以你才樂得吞下去,那麼不僅誤會大了,就連你也勢必會忿忿不平,光是想像便足以令人氣憤不已。

那麼,畢竟我們不是牛,沒辦法吞進去又吐出來,因此在那個面臨吞與不吞的當下,我們究竟該如何判定對方值不值得呢?

首先,如果對方真的尊重你,應該在要到之前,事前提出警告,讓你自己做出選擇才對。如果你願意的話,他應該就要十分開心了,若是他還進一步地表現出希望你吞下去的模樣,那顯然就太超過了,這種事必須是你自己願意才行,而不該是出於對方的要求,才讓自己勉為其難地去取悅對方。

也因為這樣,你在當下可以做的測試,其實有以下幾種。

第一種,是你可以先吐出來,然後立刻湊上去與對方深情一吻,最好還能把舌頭探進他口中大攪特攪,甚至是把自己當成電動牙刷一樣,仔細地掃過他的牙齦與齒縫,看看他是否會有什麼排斥反應。

如果他有,並且有明顯退縮的感覺,那麼你就該在心裡稍微地警惕自己,需要留意他接下來的表現。要是後面一切如常,那可能還算是鋼鐵直男的初步本能反應,可以交由時間與經驗來撫平一切,但要是他明確地有所抗拒,甚至是不爽的話,那麼也代表了他顯然沒什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或許還是考慮放生為妙。

如果對方過了上面那關,你則可以試著在下次挑戰更進一步的考驗,也就是乾脆不吐出來,又或者留一些在嘴裡,直接試著與他接吻,然後灌一些到他口中看看。

像是這種情況,對方有點傻眼可能是難免的事,但要是他因為這樣就翻臉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畢竟,要是連他自己都排斥到這種地步,卻又毫不在乎地射到你嘴裡,一心期盼你能個人獨享,自然也沒那麼值得你對他好,更別說那還原本就是他自己的東西了。

當然啦,若是你覺得上面這些方法有點太過激進,其實還有一種方式可以運用,如果對方同時還是那種好意思提出顏射要求的人,甚至就更好不過了。

在結束後,你可以先含在嘴裡,要是對方是個說話還算幽默的人,你可以趁他開口時假裝噗哧噴笑,噴他個滿臉都是;但要是對方生性嚴肅,沒關係,你也能假裝嗆到,接著照樣噴他個全身,只要你不用肩負起清洗床單被子枕頭套之類的責任,一切就完美無缺,讓你可以好整以暇地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或許你會覺得上述這些方法有點噁爛,事實上也真的如此,但說真的,感情這回事原本就得講求相當程度的公平性,對方希望你能承受哪些事情,他也就應該願意承受相同的事物,所以他射你餵,你來我往,這樣真的會很過分嗎?

當然啦,如果你還是不確定是否要這麼做的話,其實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方式,就是在你吞下去或讓對方射進你嘴裡前,你也可以直接問問對方,如果可以的話,他是否又有辦法與你共享呢?

最後,讓我們回到開頭的那天晚上。由於後來我腦子裡不斷重播著楊乃文的歌聲,因此也忘了朋友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我唯一能確定的是,她當天的心情確實不怎麼好,酒也喝得比平常更急更多,感覺就像是想沖掉什麼味道似的。

後來,我一直沒有問她跟那個男的發展如何,她也沒有再提起過,所以我想,或許也就什麼都不必問了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