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陳意涵,一個人更精彩 She Travels Alone

她的聲音鬆鬆軟軟,有股慵懶的自在。她的眼神古靈精怪,好似下一秒鐘就能猜透你的心思。演過好幾部暢銷電影和電視劇,在兩岸三地有著廣大知名的意涵,早就從生澀的女演員蛻變成自信的一線女星,即便有著不停歇的緋聞對象,她根本懶得管,「我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她這麼說。
她的聲音鬆鬆軟軟,有股慵懶的自在。她的眼神古靈精怪,好似下一秒鐘就能猜透你的心思。演過好幾部暢銷電影和電視劇,在兩岸三地有著廣大知名的意涵,早就從生澀的女演員蛻變成自信的一線女星,即便有著不停歇的緋聞對象,她根本懶得管,「我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她這麼說。
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演戲最怕的就是演煩了,當演員有預設立場的時候,就會很難突破。剛好前陣子拍的都是比較輕鬆題材的電影,對自己沒有驚喜,當你對自己沒有驚喜的時候,觀眾自然也會看膩。
但我最近拍的《軍中樂園》和《閨蜜》,這兩部戲讓我發現演戲可以是另一個境界。我以前都跟新導演合作,新導演怕你出框,所以會畫好分鏡圖,不敢讓你自由發揮,不太敢玩。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組在金門重建六○年代最熱鬧的場景。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這部戲對我而言是很大的突破,因為我很怕古裝,也很怕詮釋過去年代的精神和當時
身為公眾人物,上次被搭訕是跟鈞甯去長灘島過生日,我們訂了一個法國餐廳,旁邊的法國人請我們喝香檳,我們兩人因為太久沒有被搭訕有點不知所措,就舉杯謝謝他們,結果他們也沒有要跟我們講話,就走了。
我非常需要新鮮感,我的人生就是在追求無止盡的新鮮感。我以前很喜歡談戀愛,覺得愛情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就像你本來就需要呼吸。
但我又同時很怕膩,所以我一直覺得,遠距離對我而言是最完美的,半年見一次面,但有個牽掛在。不過,這種狀態是非常少見的,你無法強求和預想對方的心態。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關被切換了。我開始什麼事情都自己來,懶得跟朋友聚餐,不喜歡分享;以前出去都要跟工作人員一起住,現在出國都一個人去。
這兩年,我也走了好多地方,英國、紐約、京都、大阪、韓國和海島國家,以前出國覺得一定要逛街、吃美食、住旅館,但現在我出國,都是去跑步,看看城市的景色,去網路上租破公寓。
1 / 10
她的聲音鬆鬆軟軟,有股慵懶的自在。她的眼神古靈精怪,好似下一秒鐘就能猜透你的心思。演過好幾部暢銷電影和電視劇,在兩岸三地有著廣大知名的意涵,早就從生澀的女演員蛻變成自信的一線女星,即便有著不停歇的緋聞對象,她根本懶得管,「我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她這麼說。 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演戲最怕的就是演煩了,當演員有預設立場的時候,就會很難突破。剛好前陣子拍的都是比較輕鬆題材的電影,對自己沒有驚喜,當你對自己沒有驚喜的時候,觀眾自然也會看膩。 但我最近拍的《軍中樂園》和《閨蜜》,這兩部戲讓我發現演戲可以是另一個境界。我以前都跟新導演合作,新導演怕你出框,所以會畫好分鏡圖,不敢讓你自由發揮,不太敢玩。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組在金門重建六○年代最熱鬧的場景。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這部戲對我而言是很大的突破,因為我很怕古裝,也很怕詮釋過去年代的精神和當時 身為公眾人物,上次被搭訕是跟鈞甯去長灘島過生日,我們訂了一個法國餐廳,旁邊的法國人請我們喝香檳,我們兩人因為太久沒有被搭訕有點不知所措,就舉杯謝謝他們,結果他們也沒有要跟我們講話,就走了。 我非常需要新鮮感,我的人生就是在追求無止盡的新鮮感。我以前很喜歡談戀愛,覺得愛情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就像你本來就需要呼吸。 但我又同時很怕膩,所以我一直覺得,遠距離對我而言是最完美的,半年見一次面,但有個牽掛在。不過,這種狀態是非常少見的,你無法強求和預想對方的心態。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關被切換了。我開始什麼事情都自己來,懶得跟朋友聚餐,不喜歡分享;以前出去都要跟工作人員一起住,現在出國都一個人去。 這兩年,我也走了好多地方,英國、紐約、京都、大阪、韓國和海島國家,以前出國覺得一定要逛街、吃美食、住旅館,但現在我出國,都是去跑步,看看城市的景色,去網路上租破公寓。
她的聲音鬆鬆軟軟,有股慵懶的自在。她的眼神古靈精怪,好似下一秒鐘就能猜透你的心思。演過好幾部暢銷電影和電視劇,在兩岸三地有著廣大知名的意涵,早就從生澀的女演員蛻變成自信的一線女星,即便有著不停歇的緋聞對象,她根本懶得管,「我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她這麼說。
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演戲最怕的就是演煩了,當演員有預設立場的時候,就會很難突破。剛好前陣子拍的都是比較輕鬆題材的電影,對自己沒有驚喜,當你對自己沒有驚喜的時候,觀眾自然也會看膩。
但我最近拍的《軍中樂園》和《閨蜜》,這兩部戲讓我發現演戲可以是另一個境界。我以前都跟新導演合作,新導演怕你出框,所以會畫好分鏡圖,不敢讓你自由發揮,不太敢玩。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組在金門重建六○年代最熱鬧的場景。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這部戲對我而言是很大的突破,因為我很怕古裝,也很怕詮釋過去年代的精神和當時
身為公眾人物,上次被搭訕是跟鈞甯去長灘島過生日,我們訂了一個法國餐廳,旁邊的法國人請我們喝香檳,我們兩人因為太久沒有被搭訕有點不知所措,就舉杯謝謝他們,結果他們也沒有要跟我們講話,就走了。
我非常需要新鮮感,我的人生就是在追求無止盡的新鮮感。我以前很喜歡談戀愛,覺得愛情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就像你本來就需要呼吸。
但我又同時很怕膩,所以我一直覺得,遠距離對我而言是最完美的,半年見一次面,但有個牽掛在。不過,這種狀態是非常少見的,你無法強求和預想對方的心態。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關被切換了。我開始什麼事情都自己來,懶得跟朋友聚餐,不喜歡分享;以前出去都要跟工作人員一起住,現在出國都一個人去。
這兩年,我也走了好多地方,英國、紐約、京都、大阪、韓國和海島國家,以前出國覺得一定要逛街、吃美食、住旅館,但現在我出國,都是去跑步,看看城市的景色,去網路上租破公寓。
採訪撰文/李昭融  服裝造型/蕭景引  攝影/陳明聖  髮型/Betty @ Flux  化妝/陳佳惠  
 
她的聲音鬆鬆軟軟,有股慵懶的自在。她的眼神古靈精怪,好似下一秒鐘就能猜透你的心思。演過好幾部暢銷電影和電視劇,在兩岸三地有著廣大知名的意涵,早就從生澀的女演員蛻變成自信的一線女星,即便有著不停歇的緋聞對象,她根本懶得管,「我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她這麼說。
 
電影裡永遠都有新鮮事
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演戲最怕的就是演煩了,當演員有預設立場的時候,就會很難突破。剛好前陣子拍的都是比較輕鬆題材的電影,對自己沒有驚喜,當你對自己沒有驚喜的時候,觀眾自然也會看膩。但我最近拍的《軍中樂園》和《閨蜜》,這兩部戲讓我發現演戲可以是另一個境界。我以前都跟新導演合作,新導演怕你出框,所以會畫好分鏡圖,不敢讓你自由發揮,不太敢玩。
 
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豆導身上,因為就連導演也不知道《軍中樂園》會拍成怎樣,所以我們一票演員去金門,就好像是帶著一個使命,要把這個任務結束。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有著時代背景,劇組在金門重建六○年代最熱鬧的場景。這部戲對我而言是很大的突破,因為我很怕古裝,也很怕詮釋過去年代的精神和當時人的心情。但正式開拍的時候,可能是佈景很到位,我好像被附身一樣,去演出這個戲份沒有很多,可是很複雜的角色。
 
近期的另一部片《閨蜜》也是,導演不試戲,她怕感覺會沒有,希望我們不要照劇本念台詞,所以大家在現場玩得很瘋,完全是自由發揮。那時候跟余文樂演對手戲,他是完全不試戲的人,被他整超慘,但是又很過癮。那感覺很新鮮,好像是上一種即興、特別的表演課,導演不喊卡的,然後阿樂又不照劇本演,拍到最後,我覺得好像在跟他談戀愛,他在跟我調情。因為在電影裡,我們有一點曖昧,因為很久沒談戀愛,突然不知道要怎麼應對它不照劇本來的挑逗,我後來驚慌到沒辦法招架。
 
愛情真的不強求
會這麼驚慌,其實也是真的很久沒有被人搭訕了。身為公眾人物,上次被搭訕是跟鈞甯去長灘島過生日,我們訂了一個法國餐廳,旁邊的法國人請我們喝香檳,我們兩人因為太久沒有被搭訕有點不知所措,就舉杯謝謝他們,結果他們也沒有要跟我們講話,就走了。
 
我非常需要新鮮感,我的人生就是在追求無止盡的新鮮感。我以前很喜歡談戀愛,覺得愛情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就像你本來就需要呼吸。但我又同時很怕膩,所以我一直覺得,遠距離對我而言是最完美的,半年見一次面,但有個牽掛在。不過,這種狀態是非常少見的,你無法強求和預想對方的心態。
 
所以後來單身也好。從去年開始,很多工作人員跟我說你變好多,好像突然換了一個靈魂。我以前不敢一個人睡,我很怕鬼、怕孤單、怕寂寞、怕沒有人愛我,擔心很多事情;一直在追求一些不是我要的,只是不想要一個人。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關被切換了。我開始什麼事情都自己來,懶得跟朋友聚餐,不喜歡分享;以前出去都要跟工作人員一起住,現在出國都一個人去。我自己覺得,30歲可能是一個轉捩點,那一年我開始單身,單身之後因為沒事做開始運動。然後之後,你就發現很多快樂可以自己給。
 
當然談戀愛能夠帶給你另一種感覺,我以前的經紀人很喜歡說,我在每個男人身上都拿到了一些東西。跟某某某在一起之後,開始喜歡煮飯、跟前任在一起之後愛上某種類型的電影……。我從他們身上學會了很多事情,可是當這些東西學會之後,你會覺得無聊。後來才發現,這些事情不一定要透過男人獲得,可以自己去找。
 
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談戀愛了,所以我希望下一次的戀愛對象可以是幽默的人。說實在話,我最近有一點想談戀愛,因為前幾天半夜作惡夢被嚇醒,我有早起的朋友、看電影的朋友和吃喝玩樂的朋友,但是沒有一個可以在半夜作惡夢時打電話的朋友。想了老半天,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或許只有男朋友可以任性的打給他吧。
 
開始學會淡定
我這幾年很認真生活,發現只要不期待所有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美好。以前談戀愛時,會對很多東西充滿期待,像是情人節的禮物啦,要一起去哪裡出國旅遊……但期待之後,可能會有失落。所以我變得淡定,也無所求,現在出國連東西都不買,已經沒有什麼慾望了。早上只要有人跟我說早安,咖啡廳老闆現煮一杯咖啡,跟市場的媽媽閒聊,或是跟路跑經過的人相視而笑。這種不經意,生活中的小事情,就能讓我每一天有新的期待。
 
也是單身之後,開始喜歡上這種自由的感覺,想凌晨跑步就去跑步,想做菜就去上烹飪課,想去玩極限運動就去玩…。跟以前交男友的時候相比,開始交很多新朋友,才發現我可以從每個朋友身上學一些東西,這才發現世界很大,充滿了驚喜。
 
生活的種種樂趣
我也開始著迷於養生、心理學、潛能開發、夢境這類的事。先是聽有個朋友說「蘇菲旋轉」,我去找那個老師之後,他就帶著我旋轉,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旅程,但旋轉完之後,大概有兩天的時間心情非常不好,非常的餓,一直吃東西,一直很想哭。後來他們說,旋轉的過程中,能夠讓身心靈合一,所以小朋友會這麼快樂,是因為他們很常在轉圈圈。
 
我也才發現到,原來我的心是很累的,所以我安靜了一陣子,開始打坐,開始去上亞歷山大技巧,我覺得它很像西方氣功的冥想。因為我很怕空白,以前的我會想要一直講話,後來上了課之後比較安靜,然後學習專注。所以我好忙,每天都在研究這些事情,一點都不無聊,我開始善待自己的身體,再也不需要按摩,也不用去整骨,你不需要靠別人,可以更認識、幫助自己的身體。
 
也因為開始學會放鬆,現在拍戲會覺得好像是去玩。我也發現唯有放得很鬆,才能把戲演好。我以前很容易緊張,連去小吃店都不敢跟老闆講話,現在比較大膽,我也很驚訝自己的改變。 
 
旅行是一面鏡子
這兩年,我也走了好多地方,英國、紐約、京都、大阪、韓國和海島國家,以前出國覺得一定要逛街、吃美食、住旅館,但現在我出國,都是去跑步,看看城市的景色,去網路上租破公寓。住別人家的時候,會有偷窺的感覺,可以幻想自己身處電影《戀愛沒有假期》。像我每年都會去日本滑雪,所以已經很習慣背包客的生活,我從來不去旅遊書介紹的熱門餐廳,會花很久時間慢跑視察地形。之前去箱根的時候,就這樣讓我找到一家日本老婆婆開的小居酒屋,只有婆婆一個人,座位也只有幾個,可是食物非常美味。
 
旅行就是一種更了解自己的方式,發現自己的能力比想像中還多。我在單身之後開始學會獨立,戀愛的時候我會調到小女人模式,可是當這些東西不再需要偽裝,就可以把自己所有潛能逼出來。我也覺得旅行是一面鏡子,它讓我知道內心深處想要什麼,所有的不安、壓力、和那些生活累積而成的經驗,也都會在旅行的時候,看得特別透徹。
 
我覺得沒有什麼比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旅行,還要更快樂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