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蕾雅瑟杜 絕非你想的女神

她在螢幕上性感又慵懶,神秘的法式魅力讓她遊刃有餘地穿梭於歐陸影展片和好萊塢電影,私底下的Lea Seydoux,卻是女力模式全開,因為她深知,女人的力量可以無限大。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Emanuele D’Agostino 造型/Kang-Wei HU 執行/杜韋姍 編輯/YCY 化妝/Sandrine Cano Bock @ Open talent Paris 髮型/Alexandrine Piel 指彩/Odile Sibuet 數位處理/Matteo Miani @ D Factory 編輯助理╱翁維彤 攝影助理/Simone Triacca、Remi Descalux 造型助理/Baptiste Gabellier

法國女人向來讓人魂縈夢牽,她們彷彿總籠罩著一層神秘面紗,悠然而不經意,性感且魅惑,優雅卻不過度世故…,碧姬芭杜、凱薩琳丹妮芙、伊莎貝雨蓓…都給人這樣的想像。蕾雅瑟杜 Léa Seydoux 又或許是當代法國女人最經典的模樣。精緻中摻著少女夢幻感覺的臉龐,撥亂的鬆軟頭髮和沉靜呢喃的嗓音,她湛藍色的瞳孔,也恰好與其成名作《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做了最精妙的呼應。


演藝事業的康莊大道

蕾雅來自赫赫有名的電影世家,並為法國百代影業的繼承人。她的英文說得流暢動聽,這是因為從七歲開始,父母每年都送她到美國參加夏令營。她十八歲那年第一次渴望成為演員,「當時對自己的人生有點迷惘,那段時期認識了一些演員,就被這個職業吸引了,因為我總是渴望成為一個自由自在的人。」她微笑著這麼說。她剛出道時就被法國媒體譽為「碧姬芭杜、茱麗葉畢諾許和凱特摩絲三人的綜合體」,難以忽視的外型,讓她成為不可忽視的演員。

2008年,那年蕾雅23歲,她第一次挑大樑演出《巴黎小情人》就獲得法國凱薩電影獎最具潜力女演員提名,證明自己不只是個金髮美女。三年後,她接下伍迪艾倫《午夜巴黎》,雖然只是「賣唱片的文青女孩」這樣的小角色,蕾雅卻以自然的演技和絕對魅力征服了大螢幕。

她在2013年的坎城影展出盡風頭,拿下金棕櫚獎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為求導演致力追尋的真實性,她飾演的Emma在冷酷節制的性格和女同志激情的爆發演出中得到平衡。姑且不論這部電影掀起的各種風波,奠定了她女演員的里程碑。而後,無論是好萊塢或歐陸藝術片,她嘗試各種可能,從《新美女與野獸》的貝拉公主、《布達佩斯大飯店》、到《巴黎聖羅蘭》《單身動物園》,和讓她拿下法國影后的《情慾凡爾賽》,輝煌的經歷讓她接下第七十一屆坎城競賽單元評審。不僅藝術片邀約不斷,導演們也看見了她骨子裡的毅力和大膽無畏的特質,邀約請出《不可能的任務4》的女殺手Sabine和《007:惡魔四伏》裡面少見的、絕非花瓶的龐德女郎。


一面是貓,一面是獅

獅子座的她,有時候慵懶如貓,有時候堅決如獅。她看似柔媚溫馴,但肯定不是溫室裡的脆弱花兒,她疾呼好萊塢男女演員同酬,並挺身而出 #metoo,主動投書《衛報》,極具膽識地說出自己曾被Harvey Weinstein性騷擾的切身經驗。她曾在專訪中提及:「我內心想到什麼,就會直接說出來,我不知道這該叫真誠,還是誠實,亦或是兩者,真誠的誠實。我沒有不計代價想要討好他人的意願,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喜歡追隨我自己。」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可以跟我們分享最近在忙的新計畫嗎?

Léa Seydoux(以下簡稱L.S.)我最近才跟一個法國導演結束一首歌的工作,還有再度與魏斯安德森合作《The French Dispatch》,他是我很喜歡的導演之一,之後也有很多的新計畫。

M.C.:從影以來,哪一個角色最讓你印象深刻?

L.S.:我非常喜歡007電影裡的角色,我喜歡丹尼爾克雷格,我喜歡裡面的所有演員跟工作團隊。在世界各地旅行一直是我的夢想,也因為這部電影,我可以在世界各地穿梭,當然《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也讓人印象深刻,非常具有挑戰性,我以完成這部電影而驕傲。

M.C.:你怎麼與不同的導演合作?

L.S.:每次拍攝的情況都不一樣,我需要調適自己來適應角色和劇情。我常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跟這麼多出色的導演合作,這真的很難以言喻,尤其製作電影總是很困難的,有很多事情需要靠眾人之力解決。

M.C.:私底下的你喜歡看什麼樣的電影呢?

L.S.:我喜歡可以從中學習人生的電影,讓我能夠思考,讓我得以反思自己,並且進入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很多電影我都非常喜歡,像是義大利導演狄西嘉(Vittorio De Sica)執導的《單車失竊記》,我也喜歡許多法國電影,高達的電影每每都能打動我心。

M.C.:你在挑選電影角色的時候,有任何偏好或標準嗎?

L.S.:我會接演跟自己有共通點的角色,能夠理解角色的某些情緒和性格,而且知道自己是唯一能夠詮釋這個角色的人。神秘又有深度的角色總是很迷人,讓我能夠透過她說些什麼,同時展現自我。


M.C.:身為法國珠寶品牌寶詩龍(Boucheron)的品牌好友,可以跟我們聊聊你最喜歡的作品嗎?

L.S.:我全部都喜歡(笑)。我很愛他們緣自於大自然的靈感,像是我之前有佩戴過的葉子項鍊,他們將珠寶做成葡萄藤葉,栩栩如生,就跟真正的葉子一樣。我也很喜歡寶詩龍的動物造型珠寶,比如說他們的動物戒指。

M.C.:你覺得自己和寶詩龍相似的地方是什麼呢?

L.S.:我們擁有同樣的法式品味,都同樣地非常精緻,我也很喜歡寶詩龍相當有品味的一面,時髦且優雅。

M.C.:你還記得第一次認識這個品牌的時候嗎?

L.S.:第一次認識這個品牌的時候,是因為看見了寶詩龍的一款手錶,那款是金色的,可以更換錶帶,當時我什麼也沒想就買下它了。這只金色的手錶有股復古的風格,我想是製作於四○或五○年代,我相當喜歡它的古董質感。

M.C.:可以分享你的混搭小秘訣嗎?如何用珠寶搭配日常穿搭?

L.S.:我喜歡休閒的穿著,像是高領上衣搭配美麗的飾品,或是穿上簡單的西裝外套混搭漂亮的項鍊。如果飾品已經很漂亮的話,就不需要再搭配太搶眼的服裝。在不同場合,我會有不同的穿搭邏輯,約會的時候我喜歡盡量清爽簡單,但在典禮上可以佩戴比較誇張的款式,像是鑽石項鍊,我在走紅毯的時候就很喜歡奢華的珠寶。

M.C.:平時不工作的時候喜歡去哪裡度假?

L.S.:我的母親以前時常在非洲,所以我也很喜歡跟家人一起去非洲度假,我現在就在這裡呢!孩子們可以在這邊自由自在地玩,讓他們感受大地和自然的能量。除了非洲,我也很愛法國的布列塔尼,我喜歡安靜、遠離塵囂的去處。

M.C.:當媽媽了之後生活有變得不一樣嗎?

L.S.:生活的確變得很不一樣,我喜歡當媽媽的感覺,為人母之後會有更多責任,但同時小孩也讓我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從他們的眼睛看這個世界,就像是重生了一樣。

M.C.:當媽媽之後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L.S.:你必須要更有自信,然後總是保持專注,你需要在你的孩子面前表現出穩定可靠的一面。

M.C.:演員這份工作為什麼吸引你? 

L.S.:這是我唯一知道怎麼做的事,如果我不當演員的話,會相當迷惘吧,演戲是我唯一擁有的天分,因此我真的很喜歡工作,我常對我的職業感到感恩,我很少抱怨。

M.C.:當我們說到女力的時候,你會怎麼鼓勵台灣甚至全球的女性呢?

L.S.:女人要自覺性別平等的重要性,必須爭取自己的權利。有些女生或許並不覺得自己強大,但她們應該要這樣想。身為一個女人,我總是覺得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我從來沒有想過男人比女人更強大。

M.C.:你對於未來有甚麼樣的想像?

L.S.:我不太清楚未來會發生的事情,那是未知,我是活在當下的類型。對於未來,我希望變得更好吧,希望三十年後可以更聰明,更成熟,變成一個更好版本的我。

延伸閱讀 https://ppt.cc/fzsB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