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金曲30|李千那,「我很慶幸我有堅持住,所以現在能夠走到這裡,繼續唱歌。」

她以電影《茱麗葉》拿過金馬,以《通靈少女》拿過金鐘,但李千那從沒想過,有一天,她竟然能以台語專輯《查某囡仔》,站上偶像江蕙、黃乙玲、林俊傑都參與過的金曲舞台,2019年第30屆金曲獎。人生若有苦,想必都是為了醞釀這一刻的甘。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Weslie Wei 造型/Kate Chen 化妝/筱雯 髮型/Wiwi

大概幼稚園的年紀,小小的李千那就跟著阿嬤,用娃娃音唱著沈文程的〈心事誰人知〉。小時她家在南投開歌舞團,號做「千娜舞台秀」,媽媽是歌手,爸爸是鼓手,阿嬤唱歌仔戲。耳濡目染下她也愛上唱歌,國小一直想參加歌唱比賽,但爸爸總是嚴厲反對。

2007年,23歲的她瞞著爸爸到台北參加第二屆《超級星光大道》。〈無言花〉〈愛到才知痛〉〈惜別的海岸〉,每當她唱台語歌,獨特口氣和細膩表達總讓人揪心。她如願發了唱片成為歌手,只是,主角還是國語歌。

桃紅絲上衣、金色造型手環,both by CHLOÉ;桃紅色開襟針織毛衣、桃紅絲緞開衩褲裙、金屬項鍊,all by BALENCIAGA;桃紅絲綢高跟涼鞋,PRADA;金色線條字母指環,APM MONACO;薄紗手套(造型師私物)。
桃紅絲上衣、金色造型手環,both by CHLOÉ;桃紅色開襟針織毛衣、桃紅絲緞開衩褲裙、金屬項鍊,all by BALENCIAGA;桃紅絲綢高跟涼鞋,PRADA;金色線條字母指環,APM MONACO;薄紗手套(造型師私物)。

等了11年的台語專輯

「台語是我的母語,其實我骨子裡一直很想要發全台語專輯。」去年底,千那推出台語專輯《查某囡仔》圓夢,順勢改了名字,拿掉「娜」的女字旁,希望不被侷限。彷彿解開束縛,一舉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及「最佳台語女歌手」。「我當下哭到不能自我,每個人的簡訊我都不敢看,我第一個打給我老闆,還有專輯製作人陳子鴻老師,如果沒有他們,我不可能發一張屬於李千那的台語專輯。」

主打歌〈查某囡仔〉淡淡唱著,「尚好ㄟ命/攏是別人ㄟ好命/置台北歸落冬/阮也變大人/過三十的我/咁會有人毋甘」。千那彷彿化身無數的「她」,藉這張專輯唱出每個女子心底最柔軟的地方,關於女人的痴傻,女人的拚搏,女人的嬌蠻,女人在成全自己與顧全他人間的愧疚與掙扎。

〈愛得太超過〉裡,她跟李英宏很 Funk 地「鬥嘴鼓」,和男友 ECHO 合作的〈憨憨〉搖滾地很甜蜜,〈Jajambo〉的台語饒舌更讓人眼睛一亮,「這張專輯除了讓大家聽到李千那的故事,也融入很多不同曲風,邀請了很多新的製作人。大家對台語歌的既定印象都比較苦情,很多人說我唱台語歌比較自然,這是我的表達方式,我覺得不管任何語言,其實都不能失去故事性跟情感。」

演員跟歌手的那個開關 

抓不到情感,再怎麼會唱聽來也像走味的咖啡。千那也曾面臨撞牆期,因緣際會下她跑去演了電影《茱麗葉》,「那個角色跟我的家庭太像了,我根本不用去模仿,就是完全演自己。整部戲有很多情緒很重的哭戲,哭不出來的時候,我就一直聽音樂,曾經不管是愛情、親情、友情,曾經受過傷的地方,因為那首歌感動過,像是那英的歌、范曉萱的〈氧氣〉、陳奕迅的〈好久不見〉,一聽到前奏馬上就有感覺。」

仰賴著音樂,戲拍著拍著出乎意料地拿了金馬獎跟金鐘獎;而戲劇的經驗也回饋給她更豐富的畫面,讓她更有餘裕走入每首歌的生命,好比錄〈舊衫櫥〉的時候,怎樣唱味道都差了一點,「老闆走進來跟我說,你現在用演員的身份去詮釋,想像自己是個80歲的老奶奶,在一件一件回顧舊衣櫥裡面所有的寶物,然後我就開啟了演員的開關。我很開心我是演員也是歌手,在這兩條路上他們相輔相成,而且我真的隨時都會依賴任何一方。」

查某囡仔ㄟ心晟

女人的衣櫥,見證著女人不同階段的青春與想望,那件塞不下的大喇叭褲,那件第一次牽手時穿的洋裝,為面試買的套裝,生大寶穿的孕婦裝;一直以來,千那也是這樣,用樂觀的堅強,坦然收納人生路上屬於查某囡仔ㄟ心晟。

她是想媽媽的小女孩,只敢偷偷打電話,最怕車站和機場這些要說再見的地方;她是19歲踏入婚姻的少女,因為單親的她太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她是離婚後帶著兩個孩子的媽媽,也曾拉下臉和便利商店拿即期食品,分三餐喝一罐無糖豆漿,為了幼稚園學費四處求助,自責無法讓孩子過好生活;她是叛逆不聽話的小女兒,爸爸的每次否定、每句批評,在打擊完後都變成一定要成功的動力;她是始終相信自己能唱的李千那,一路帶著心底的虧欠努力,就怕自己成為自私的女兒跟媽媽。

桃紅絲上衣,CHLOÉ;金屬項鍊,BALENCIAGA;紅針織頭套,MONCLER 4 SIMONE ROCHA。
桃紅絲上衣,CHLOÉ;金屬項鍊,BALENCIAGA;紅針織頭套,MONCLER 4 SIMONE ROCHA。

「我的角色真的要分擔很多很多,媽媽、女兒、演員、歌手、女朋友這樣,我其實是一個要嘛就做到最好,要嘛就都不要做的人,而且我希望我不要偏心,任何事情我都希望可以公平,都要讓他們感覺到我的存在,感受到我都有關心跟在乎,很累,可是你會覺得那些成果是幸福的,就是甜蜜的負擔,所以我滿享受扮演各種角色。」也正因為每個人生角色都認真扮演過,讓千那無論在詮釋戲劇或音樂上總有種細膩的入味。

「過去曾經有三年可能沒有收入,沒有屬於自己的一條路,那時真的非常辛苦,可是我不知道那股力量是什麼,就是堅持著一直走下去,我很慶幸我有堅持住,所以現在能夠走到這裡,可以繼續唱歌,甚至是讓大家都認識我,不管在我的音樂作品或是我的戲劇作品上。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苦,反而很開心,很多東西是我自己拚來的,很有成就感,因為那是我一分一毫自己努力得來的。」

或許每個查某囡仔,都像彈力女超人,試圖兜住每個在乎的角色,一心想守護身邊世界美滿又安康。千那說,她們家很ㄍㄧㄥ,要得到一句稱讚或「我愛你」太難。但其實這幾年,李爸爸會默默關心按讚、分享女兒的活動,甚至答應出席金曲獎。說不出來的女人心事,都交給歌吧!就像千那輕聲地唱,「你是我心內的秘密/永遠尚掛念的春天/你是我生命的唯一/沒人親像你/思思念念/付出情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