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鄧惠文】關於男廁

Text/鄧惠文 二月號《美麗佳人》


嘗試獨立自在,也別忘了好好尊重另一種性別。
 
公共場所的女廁經常大排長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忘了跟誰學的,在長長的隊伍中我總不忘觀察男廁的情況,如果一會兒沒人進出,就會試圖去使用男廁。
關於這件事,我讀過很多名教授的文章,他們舉出堂皇的理由,例如:「一個女廁內只隔成四小間的賣場,男廁卻有十個便器再加上兩個隔間,況且女性衣著繁複,難怪女廁外面會大排長龍。這是設施缺乏性別意識,對女性使用者不公平 ,所以女人使用男廁沒什麼需要不好意思的!」
 
這觀點絕對有理,然而,根據我的觀察,一群女人要開始進入男廁時,總還是要互相打氣壯膽一下,比方我的姐妹淘就一定要一起喊「攻佔男廁!」才開始動作,好像古代打仗要大喊「衝啊」才能開始往前跑。
在國外旅遊時,往往會逛到很急迫才去找廁所吧?因此更受不了等候。

這回在旅遊旺季的倫敦又遇上這種困境,我面不改色地離開女性隊伍,走進空空的男廁。順利地躲在男廁裡面的小間,我想到每次提起這種權宜做法,總有「淑女」花容失色地說:「矮油!那是男生用的地方耶!髒髒!」奇怪,同樣是廁所,男人用的會比女人用的髒嗎?這算不算性別歧視?無論如何,只要有第一個女人前進,接著步履輕盈地走出來,其他等得苦不堪言的女性就會紛起效尤。
 
男性對此的感受如何?我經歷過日本男廁外,年長男性暴戾的目光,好像恨不得把我們切成沙西米,他們大概認為女人這樣很失禮、缺乏教養吧?一般說來,還是台灣男性最友善,我見過不少鼓勵女生先使用男廁的男士,自己則在外面等候。
 
我曾經在英國的咖啡店遇到一個完全無法忍受這種事的男人,他原本站在一旁,等待同行女性上廁所,看到有個女人試圖走進男廁,他立刻大喊:「妳不識字嗎?門上寫的是男士!」那位小姐聳聳肩說:「那又如何?沒人在用啊!」這位男士竟然慷慨激昂地演說起來:「我不管妳是哪裡來的野蠻人,還是xx的女性主義者,這裡是英國!這是有文明的國家!我告訴妳!這裡,男人還有尊嚴!」在場的女人紛紛交換眼色、扮鬼臉和偷笑,我則在內心讚歎,女權運動的起源地,這裡,男人是不是很懷念男分女歸的美好年代?
 
愉快地胡思亂想一番之後,我準備走出小間,此時就需要一點技巧了!豎耳傾聽,確定沒有男士在外面,然後一溜煙地閃人,畢竟,攻佔男廁是出於無奈,但若嚇到無辜的男士就太過份了。此時我突然發現,門把好像壞了!一陣恐慌升起,我拼命扳動門把,但它卻鬆鬆的像是脫位,怎麼轉都打不開!我趕緊用理性安慰自己:「沒什麼好怕的,又不會一直被鎖在這裡,這是鬧區,很快就會有男人進來噓噓的!到時只要出聲呼救,他們就會找店員來處理了……」
 
想到這裡不但一點也沒有安心,反而更加恐慌,呼吸困難、心跳急速、感覺快昏倒了。我終於恍然大悟,我最怕的,不是被鎖在廁所裡,而是在攻佔男廁之後,最終卻得向噓噓的男士呼救。 
 
追求解放的女人最深沈的恐慌,也是如此嗎?萬一最後發現自己還是需要男人幫忙呢……嘗試獨立自在,也別忘了好好尊重另一種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