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李維菁專欄】只穿一種顏色的人

與其說他們熱愛這個顏色,不如說他們執著於這顏色代表的文化意義。但是,對紫色女來說,紫色究竟象徵著什麼,可以讓她如此執迷?這對我始終是個謎。
我猜想每個人的同事群或朋友群中都會出現過一兩個只穿一種顏色衣服的人,這樣的人總讓我感到好奇。
我觀察了很久,與其說他們熱愛這個顏色,不如說他們執著於這顏色代表的文化意義,並且極度渴望自己展現出這種特質。
有時候我想起我認識過的紫色女藍色女或白色女,又覺得有那樣一個自我認定的理想形象,那樣明確的追求,會不會也算是幸運呢?
1 / 3
我猜想每個人的同事群或朋友群中都會出現過一兩個只穿一種顏色衣服的人,這樣的人總讓我感到好奇。 我觀察了很久,與其說他們熱愛這個顏色,不如說他們執著於這顏色代表的文化意義,並且極度渴望自己展現出這種特質。 有時候我想起我認識過的紫色女藍色女或白色女,又覺得有那樣一個自我認定的理想形象,那樣明確的追求,會不會也算是幸運呢?

我猜想每個人的同事群或朋友群中都會出現過一兩個只穿一種顏色衣服的人,這樣的人總讓我感到好奇。

我觀察了很久,與其說他們熱愛這個顏色,不如說他們執著於這顏色代表的文化意義,並且極度渴望自己展現出這種特質。

有時候我想起我認識過的紫色女藍色女或白色女,又覺得有那樣一個自我認定的理想形象,那樣明確的追求,會不會也算是幸運呢?

我猜想每個人的同事群或朋友群中都會出現過一兩個只穿一種顏色衣服的人,這樣的人總讓我感到好奇。我認識一個女生長年穿紫色,春夏秋冬都是深深淺淺的紫,真的是全身深深淺淺的紫喔。她並不是以紫色為穿搭主色,搭配其他顏色如白黑藍灰褐等,去營造出不同的氣氛。她衣服主色紫色,以其他更多的紫色來搭配,從髮飾、包包、襪子、鞋子、首飾,乃至於妝容,都是紫色系,藕紫、薰衣草紫、粉紫、藍紫、葡萄紫……等。除此之外,她的房間從化妝台、壁紙、床套、地毯到浴室的毛巾都是紫,車子的外殼會另外花錢烤成紫色,車內座椅與毛毛裝飾加上玩偶全都是粉紫。

當然我們每個人在某一時段都特別喜歡某種顏色,那段時間會多穿也多買那色;時尚敏銳者也會察覺自己的膚色特別適合某些明度彩度的顏色,穿搭上多加運用。但這些都還在搭配的範疇內,不是對某一色的全面執著。我說的對某一色執著的人,是長期的全面的盡可能地要讓自己浸泡在某一顏色的氛圍中,以上面我舉的女生為例,她希望自己變成紫色人,希望紫色成為她的象徵,希望紫色成為大家公認的她的標記。

除了紫色人女生外,我也認識一個紫色男,我在他家借住過,他除了衣服是紫的,我借住那週就睡在他客廳的紫色沙發與紫色地毯,蓋著他的紫色小毯子,有時候他帶著紫色頸圈的狗會來客廳陪我睡覺。還有粉藍色女生,還有白色女,走到哪裡都是全身白色洋裝打著白色陽傘。

 

我觀察了很久,與其說他們熱愛這個顏色,不如說她們執著於這顏色代表的文化意義,並且極度渴望自己展現出這種特質,或者,可望他人眼中所認知的自己呈現出這顏色象徵的特質。這是一種自我形象的塑造,經由持續穿這顏色,經由自己與這顏色總是一起連結反覆出現,這種個人形象被強化──這不只是對外界的自我形象的反覆強化宣示,可能也是一種自我渴望與自我認知的反覆催眠。久了,別人一想到紫色就想到她,久了,她自己也深信自己是徹底的紫色人。

但是,對她來說,紫色究竟象徵著什麼,可以讓她如此執迷?這是我最好奇的。換句話說,她藉著紫色想強化的自我形象特質究竟是什麼,這對我始終是個謎,卻永遠無法直接問出口。紫色是神祕、優雅、另類、詭異,還是創造力、藝術性?她究竟鎖定了哪一個詮釋角度?我想撥開她的心,悄悄探究一番,她理想的自我究竟是什麼樣子?

 

當然我從沒有過這種機會,對我來說那也始終是個有趣的題目。一個顏色被怎麼認定,就色彩學來看,其實有非常多重的文化解讀。以紅色來說,它可以是皇族的尊貴,它也可能是警示、暴力,也可以代表喜慶。而具有創造力的藝術家有一個特殊能力,就是不被這些色彩的既定意義綑綁,他們可以在作品中創造出有別於既有認知的意義,創造出反差極大的感受。譬如,畫家培根將粉紅色在畫面中使用得讓人感受到幾乎窒息的暴力感,馬諦斯將大紅大綠大把地在畫面使用,卻創造出一種寧靜的高貴感。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世上也許沒有好看不好看的色,只有會不會用色的問題。

有時候我想起我認識過的紫色女藍色女或白色女,又覺得有那樣一個自我認定的理想形象,那樣明確的追求,會不會也算是幸運呢?至少那對當事人來說,很具體很清楚,就在清清楚楚的那邊,就在毫不懷疑的眼前,身心全部,朝紫色走就是了。而像我這樣的懷疑論者,眼中的世界多彩些,但迷惘也多了些。

 

 

【李維菁專欄】只穿一種顏色的人 【李維菁專欄】只穿一種顏色的人 【李維菁專欄】只穿一種顏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