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昆凌|Hallyu Special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茶金》埋下悠長情愫!連俞涵無疾而終的愛,對人生或許也是安然的幸福

台劇《茶金》上周末完結,全劇除了可至LINE TV再次回溫,也將於聖誕跨年假期開放全集限時免費追,而該劇受觀迎的程度除了劇本紮實,又再次看見台劇製作品質另一次提升,美術陳設、服裝造型與整體拍攝製作與後製環節的重視,都使台灣觀眾對於自身作品信心大增!

Photo / 公視、LINE TV提供

《茶金》埋下悠長情愫!連俞涵無疾而終的愛,對人生或許也是安然的幸福

最終回所留下的影像彷彿劇中茶香餘香猶在唇頰,久久難消散,該劇從開端就開啟從心靈裡催淚的清淡風格,看著時代的人生,悲喜交雜下的收放,那怕美好不在,也都能宛如一股清新淡雅的樸實無華從內心油升綻放。而該劇對演員除了演技磨練外,其實演員都得使用比較儒雅、古味的「海陸腔客語」演出,對觀眾而言也似乎並未因語言障礙而像隔著一層水與角色難以入戲,反而是從另一感官營造另一個古韻古味的時空環境。

無疾而終的愛埋下了深遠難收的情愫

末集的劇情中日光茶廠宣告破產,連俞涵飾演的薏心雖帶著日光茶拿到英國茶業博覽會的金牌,但她的愛情卻是無疾而終,包括她愛的KK(溫昇豪飾)亦或她不愛的文貴(薛仕凌飾)都在是深濃至極的情誼下離去。一路情感糾結的温昇豪、連俞涵則是最受觀眾感到虐心的一對,畫面一幕KK在留下稿紙寫上的「心」字即令觀眾泛起鼻酸,當下連俞涵瞬間的痛哭失聲,不用言語即能表露對方仍把自己放在心上,雖徒留遺憾但也埋下了深遠難收的情愫。

另一位也使觀眾感到心碎的即是最初可望入贅,與薏心一見傾心的文貴。劇中的他為了愛從男孩蛻變為男人,雖然兩度提親依然無果,但當日光財務陷危機而求助上門時,他總是義無反顧的度過難關,雖最終在一通電話中宣告無緣,但他的一片癡心仍看出有情難捨。觀眾從他身上洞悉一個男人的深情外,也是一種悠長淡然地彼此祝福, 或許對人生而言,也是一種安然的幸福。

從獨一無二的味道中,展現輝煌榮耀的風華絕代

《茶金》在最晦暗的局勢下試圖展現一個家族輝煌榮耀,與人情與物業的風華絕代,從開端描述女人在不平等的時代生活下,要如何突破社會觀感給予的框架?劇情裡逐一拋出女人能做茶嗎?女人能做生意嗎?的疑問句。而這些問號下的答案全部讓年僅19歲的蕙心所打破,那天真爛漫的年紀,她已站上談判桌,向洋行、美軍要訂單!

 一個無法代表家族在宗祠上香的客家女兒,卻也在歷經退婚、倒債和詭譎難測的政商算計下,靠著不服輸的意志和精準的判斷,贏得父親的信任。劇中不論是美學或者角色情感塑造都在當時代的情境下蘊釀,對白中自然流露起一個女人的愛情、家庭、理想上的抵抗,那怕處於動盪時代下也需有著不許妥協的堅韌。從茶商、一個茶廠,看到一個產業,讓劇中每個人都有了獨一無二的味道。

從一位女人的際遇窺進時代的風貌

還原改編的初衷外,也兼具語言氣味的《茶金》,其實是從一位女人的際遇窺進時代的風貌,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天地中,追求自己的價值,有血有淚,尤其商戰中艱困的形勢,卻也形同是人性和尊嚴的最佳試煉場。如一葉茶,非金錢所能衡量,歷地水風火數劫後造就的唯一風味,彷彿道盡了時代局勢,也看見有人一輩子為了家或為家鄉,亦或一輩子為了一個人。

無距離感與違和感的編劇方式,讓人物角色的狀態在情境中,讓該劇透過對白去延伸想像,也讓演員更理解身處的時代環境。包括了愛情、事業與那時的愛國情操,不刻意註解時代,即能放大成為時代的縮影。不過有了這些故事觀點、豐滿的元素後仍有2大難題要克服,一是視覺化歷史場景,二是多重語言挑戰。導演林君陽就曾形容為還原故事場景,就在台灣各地超過20處古蹟取景,剪輯時再銜接畫面,最終費時114天、環台2圈半才完成。

人物間無奈心境,是淬磨人性的光與熱

就好比劇中經營的「日光茶廠」,從1樓走到2樓就得從花蓮文創園區拍到桃園大溪老茶廠和南投日月老茶廠,才得以還原製茶盛況。而製作過程中其實動畫特效的重要性也占了一席之地,包括如何讓讓無法發動的古董車行駛在路上,並有火燒一座茶廠橋段,其實都來自於特效。

此外,劇中閩南語、英語、日語、華語、上海話等多樣語種則是象徵台灣多語言、多族群極具生命力的社會樣貌。在那1950年代前半臺灣的複雜政經背景下的商場戰爭,看到不同族群如何求生活的安定。而一個茶行的產業,更輾轉呈現了一個時代的宏觀視野。角色們各自展開不同的旅程,也成為彼此的交集,讓觀眾也可以在不同型式的作品中找到相對應的感動或共鳴。尤其劇情以人為線條,在現實所展開的無奈心境中,其實也是淬磨人性光與熱的感性環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