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茶金》與連俞涵、薛仕凌回到1950,重現那年的美麗與哀愁

台劇過往鮮少拍攝以1950為年代背景的故事,在公視與LINE TV熱播中《茶金》於美學上不斷受觀眾討論,不論服裝或造型皆有濃厚的時代感,這其實來自於導演林君陽以知名傳記歷史影集《王冠》的視覺風格為提議,讓造型仿製該年代服裝,從主角到不用露正臉的小配角,總共高達500件服裝皆以特別訂製方式製作,讓角色們帶觀眾回到1950年,重現那年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 LINE TV

《茶金》與連俞涵、薛仕凌回到1950,重現那年的美麗與哀愁

影集《王冠》以細緻美學呈現英國皇室面貌,從皇家私人住所,到逼真建構劇中宮殿場景,都一再形塑皇室生活真實情境,件件佈置也彷彿成為藝術珍品,這是挑戰,更是與故事取得相互的平衡。台劇《茶金》播出後,也因美學進而受到讚譽,所尋找到的是帶給觀眾另一種視覺情境,在沒有分散故事焦點下,去建構當時的場景氛圍,人物造型也給予諸多的加分效果,營造起人物的心境轉化,也將一股時代氣息傳遞給觀眾。

連俞涵層層套疊的人物關係中,用不同的物件來表露當代情懷

視覺上能帶動起故事獨特深度並不容易,尤其在螢幕的框架中,如何放大觀眾的感官進而透入在情節中,美術設計的存在更容易讓人看見角色間的生活與隱喻。尤其在層層套疊的人物關係中,不光是鏡頭的深遠來感受,反而有時是不同的物件來表露當代情懷。其中女主角連俞涵生活在當時的新竹北埔的富裕家族,上流族群中生活樣貌更需表達出細緻的感受,如今被稱為豪門感的氛圍,必得拿捏的恰當得宜。尤其欲把她的生活之重,情感之輕處處藉由造型展現出她內心層面的親密與疏離外,更要回溯1950年代的時尚流行,並透過服裝來呈現階級差異。

戲劇雖非記錄片,但輕巧帶入真實反而帶出的是層層驚喜,《茶金》光是在造型上就從1940開始做田野,包括要從當時遺留下來的鄉紳家族照片去考究,找出穿搭上的蛛絲馬跡,不論是燙髮或洋裝也要呈現優雅的時髦,其中包括帽子或衣領皆藏有玄機感,甚至在配件上的細節也要囊括在內,什麼樣的風格才能突顯人物特色,而哪款的服裝可符合樸實感,對比之下進而還原當時大家閨秀的風采。

薛仕凌蟄伏心中的欲望,甩脫內心哀愁下漸漸華麗

共12集的劇集《茶金》,連俞涵在每場戲中幾乎不會出現重複的造型,總計88套的服裝,就有45套是以訂製來設計,同時有包括睡衣也有時代感,不論是富裕或生活都得符合人設需要。當然除了女演員在服裝造型上有諸多難處,男演員也得注意許多細節的著重,從最顯而易見的領帶,到領帶夾、懷表、袖扣到打火機、煙斗的物件,都處處堆疊角色模樣。

其中金鐘雙料影帝薛仕凌演出的范文貴,雖是一整套西裝的書生形象,但為了契合劇中他在家族裡不受觀眾的地位下,也從服裝傳達出他總是穿著哥哥所留下來的衣服,所以總是那麼不合身,但也順應的他在乖巧敦厚的外表裡,其實潛沉著亟欲功成名就的野心。

上周播出的集數中,他即帶出反轉的性格,在最初集數時,他是父親的籌碼,被連俞涵演出的薏心退了婚事後,看似溫文的他,反而沒就此受到打擊塵封起內心,而是在深淵的谷底慢慢蟄伏心中的欲望,彷彿要一次全力的出擊來反轉窘境。於是就在連俞涵家族茶行面臨出貨危機時,前來拯救,讓自己不再是從小就聽話的那個人,不在內心哀愁下,漸漸華麗。但他的野心或許是因為愛,也因為愛,看見了隱於內心的某處陰暗。不過,這時的造型也將隨著性格轉變,讓觀眾也顯見藏於內心的細膩之處。

泅水泳渡的小人物,也一如七十年後的我們

相對另一由溫昇豪飾演的劉坤凱,因曾至南洋被俘虜的臺籍日本兵,好不容易飄洋過海回到臺灣,卻又意外捲入中美雙方的角力,歷經滄桑下的他總帶著一股莫測的神秘感,正因歷經低潮,所以造型上就曾現出較為喪志至隨性,多了些生活的寫實。加上熟男韻味的鬍渣,更顯出某種令人想多照顧的反差,那梳著油頭卻不經意會落下的幾根髮絲,也總讓人想為他輕輕撥上,難怪連俞涵也默默的受他所吸引。

《茶金》所帶出的1950年的商戰秘辛,在一個沒有「女商人」的時代,學習談判、妥協、忍辱、抉擇,穿梭在以男人為主的商場上,以行動證明自己的能耐和本事,在一場場「茶葉商戰」中,帶領著搖搖欲墜的公司尋找生路。導演林君陽就形容距今七十年前的臺灣,《茶金》裡的這些人們,雖說著各自不同的語言,但仍努力在風雨飄搖的時代裡尋找自己生存的方向,同時他們也都是在大時代的洪流裡,對映七十年後的我們,皆一如是泅水泳渡的小人物。在故事中開枝散葉的條條大路,承載歲月烘托的刻痕,反觀如今,也是貼近土地的質樸匠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