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日劇《擅入寄居者》赤楚衛二捲入「水蛭」世界!與坂口健太郎交戰人性下限,五大看點尋覓困居他人世界的幽靈房客

「水蛭」在吸取血液後,肉身軀殼雖得以存活,但也終究受困皮相,為了主宰慾望,對付外來抵抗,牠們將不再是單純的為了生存,而是毫無徵象予以宿主致命一擊。

Photo / LINE TV

日劇《擅入寄居者》赤楚衛二捲入「水蛭」世界!與坂口健太郎交戰人性下限,五大看點尋覓困居他人世界的幽靈房客

「水蛭瞞過寄居對象,偷偷吸血,以別人的物品過活」。一段對白下,多麼衝擊無奈人生。LINE TV與日本同步播出最新日劇《擅入寄居者》即是描繪了一群生活在社會體制外的人,靠著複製鑰匙偷偷進入屋主不在的房子內,過著幽靈房客般的生活,而這群人稱自己為「水蛭」。

這樣「寄居」題材影片架構的「警世梗」,除了備齊懸疑元素,也深入了人性貪欲的形象,讓角色陷進極其荒謬,卻又無法自拔的生命困境。

該劇集分兩季,分別以被奪走日常生活的青年和傳說中的「水蛭獵人」為主角。除了書寫社會底層的生活困境外,也將人性的善與惡帶進模糊地帶,宛如對社會寫實中隱蔽的灰暗生活霹靂一擊。只是當逃離自身或被他人設限人生時,該如何抵抗或覬覦於他人之血繼續生存?正值開播之際我們也一併整理五大看點,帶觀眾一起同步走入「水蛭世界」一探究竟。

人氣男星赤楚衛二揮別「處男」後,竟過起陰鬱人生!

以《如果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爆紅的赤楚衛二揮別燦笑形象,這回演出陰鬱且過著隱形人般生活的青年。劇中演出「四宮勇氣」的他因為父親是殺人犯,長期被貼著標籤下,不得不與社會保持距離,雖然憧憬普通的生活,但只能隱藏身份,與世界隔離。

只是沒想到某天,仍獨自一人、連朋友也沒有的他,於結束夜班兼職清潔員的工作回到住處時,發現房內坐著一位腹部被刀刺傷的陌生男子。陌生男子送醫後卻跟到場的刑警說自己叫「四宮勇氣」,還指著勇氣說:「就是這個人刺傷我的」。倉皇逃離現場的四宮勇氣竟變成了逃犯,不僅名字被奪走,還被捲入了水蛭們的世界!

赤楚衛二為該劇集主演第一季,他形容拍攝期間常感到痛苦、憤怒,劇中他顯見了對世界無所希望的眼神與孤寂的內心,更揮別的生存的價值。劇外的他則稱拍攝時彷彿已將自身沉浸在陰影處的水蛭世界,更嘗試斷絕與身邊多數人的聯繫。首集播出即可見他展露另一層內斂演技,無可奈何模樣,演活了成長於破碎家庭下,早已宣告青春不治的青年。

坂口健太郎成「水蛭獵人」,活於善惡邊緣的復仇者

沒有偶像包袱的「鹽系男子」坂口健太郎,因自然無害臉龐成為少女們的清新男神,除了帶起一股鹽臉風潮,出道已超過十年的他至今人氣仍處於不墜之地。這次與赤楚衛二同框接力演出,一改以往形象,將帶來暗黑的詭譎的秘密,同時也在實力派稱號上,再添一筆成績。

劇中他所演出的角色「卡拉」就是教會如何奪取他人身份、如何作為「水蛭」才得以於社會生存的「傳奇水蛭」。但曾因一位猶如他的母親存在的「水蛭」被戴著面具的男人殺死,所以他一直抱著復仇之心而生活,並成為「水蛭獵人」。

「水蛭之間是有規矩的,妳不遵守的話會被殺掉」他告水蛭們,讓他們明白自己終將狩獵破壞規矩的人。

在亦正亦邪的人格上,也傳遞了人心道德的分際,一面滿足報復的快感,但其實是大幅增加自己生存風險。這樣的善惡邊緣人,也於坂口溫暖的外表下,演繹了強烈反差的失格人性。

人氣漫畫改編,水蛭是不存在於世上的人

除了兩位人氣男星主演外,該作品改編自漫畫家今井大輔的同名漫畫作品《擅入寄居者》,原創中即是描繪寄生於他人者的命運與貧富懸殊,「寄居者」在自認安定下,可能才是促成社會危機的開端。

翻拍為劇集後,也以獨居營造懸疑感的氛圍,從寫實人生反映困境中崩毀的人性,其實才更令人懼怕。

而該劇集也是漫畫作品完結 8 年後進行翻拍,作者今井大輔在知道兩季故事分別由赤楚衛二、坂口健太郎主演時,即期待在他心中有著開朗及溫柔形象的兩位將如何詮釋有著陰暗面的角色。

果然在拍攝之際就搶下話題熱度,這群故事裡被環境所逼,必須找出與時俱進生存之道的寄居者,如何鋪排成局,將是後續開追重點。

格差社會的黑暗面,創造與以往懸疑劇不同世界觀

劇集首季就透露出赤楚衛二「四宮勇氣」心境變化,從原本有家卻痛恨家的人,變成在社會中宛如已「死去」的青年。他的內心滲透孤獨又寂寞的聲息,當人生被「水蛭」再次瓦解時,反而開始尋找自我的人性歸宿。

赤楚衛二看著劇本時就想著身邊是不是也有水蛭的存在,只是戲劇仍在隱然困境之下要找出一絲光的背後,角色中的他終將於暗藏玄機的暗黑世界觀中,了解那些人為何成為水蛭、為何無法融入社會!

「對一切常存疑心,這是做為水蛭活下去的基本技巧」,另一主角坂口健太郎的台詞中也表明寄居者就算有俐落的戒慎心理,也難逃遲疑、瑟縮所產出的內心恐懼。同時對一切產生懷疑才能存活的心態中,埋起弱勢的處境與困境是如何的悲情無奈。那些喳喳呼呼地內心抗爭之外,更是格差社會的黑暗面。

暗黑題材綿延不絕,交戰人性下限

人性的下限目前也在影視作品中,不斷的挑戰起價值感的討論,包括了韓劇《少年法庭》、《殭屍校園》,都運用了寫實心態去架構黑暗的無底洞。而《擅入寄居者》同樣把把社會寫實的價值感拋向觀眾,劇中一句「只有弱者會被掠奪,只怪你們太弱小」即帶起人在命運底下的逆來順受。只是那些犯罪痕跡下,共犯又到底時誰?

小人物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無奈,甚至欲望燃燒起的罪惡,在無依的處境下,就算想喚醒同情,在面對自己都不了解的衝擊下,面對援助,該懷疑?還是接受呢?

滿腹難解的問題拋出同時,又一部襲來人性下限交戰的作品上演。這些綿延不絕的暗黑題材,也彷彿隱喻著無奈的問題永遠存在。而社會現實層面中無以為繼的感受,也只有在戲劇故事發出正式提問下,才能繼續被討論著。

LINE TV 《擅入寄居者》即日起每周五晚上12點更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