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玩味特搜

不必百分百做自己,秀最有賣相的20%就好

作為頻道「上班不要看」的首腦,43歲的YouTuber呱吉曾因改名「邱議員」而聲名大噪,2018年底,呱吉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市議員,成功從網紅轉戰議會。人生改版後的呱吉,一邊努力民主開箱、跟團隊準備議會質詢,另一邊也在競爭的網紅市場中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photo/廖祐瑲攝影,邱威傑服務團隊提供

早上10點半,呱吉抱著自己的滑板出現,他匆匆趕來、難掩行程滿檔的疲憊。但一講起話來,好像有盞燈打在他身上,呱吉馬上又回到直播時快速的節奏。

呱吉,本名邱威傑,2015年底,40歲的他辭職、賣掉房子創業,成為「上班不要看」工作室創辦人。2018年,YouTuber呱吉拍影片宣布以無黨籍參選,他主張用拍開箱影片的精神,開箱台灣的民主政治。

不走傳統跑樁腳行程,呱吉改用街頭演講、拍影片講理念等方式,請粉絲一人拉一票,最後募款120萬元,總支出共148萬元,選上第13屆台北市松山信義區市議員。

從網紅轉戰民意代表,把人氣化做選票,呱吉堪稱第一人,成功寫下從小螢幕站上政壇的紀錄。

就職後,呱吉拍攝起一系列「民主開箱」影片,不僅實際「秀」出「喬」小巨蛋的過程,也大膽揭露議員年薪。2月底,呱吉的「選服魔鏡號」網站正式上線, 400多件選民服務案件、進度全都公開上網。

打破規則:用輕鬆影片軟化嚴肅議題

採訪空檔,只見呱吉不斷跟3位助理核對議會行程和拍片時間,不難看出,他多努力在緊湊日程中拚命「榨」出空檔。

問呱吉如何在「網紅」跟「議員」兩個身分間找到平衡,呱吉說,他盡可能讓兩個角色是同一件事。對他而言,政治人物和網紅都追求曝光、都要不斷與社會溝通。差別在於,網紅可以只講自己有興趣的話題,而現在,他要做的是讓社會大眾對公共議題感興趣。

呱吉做影片、發文前必定先自問:為什麼觀眾會想看?看完覺得有趣嗎?如果不有趣,有什麼公益性嗎?這種「服務觀眾」的DNA,同樣反映在他對目前的直播內容企畫上。呱吉希望找出另一條路,讓影片盡量完整傳達資訊,又讓觀眾看得下去。

看到「網紅」與「年輕人」間的強大連結,呱吉不諱言,不少檯面上、檯面下的總統候選人團隊找過他,甚至願意「付費」上節目。

但呱吉說,他的前提很清楚,不拿錢、不特別吹捧、不會對來賓不客氣,但他雙手一攤說:「但萬一觀眾對你反應不好、有留言攻擊,我也不會幫你說話。」光這一點,就讓許多人打退堂鼓。

對倡議議題的呈現方式,呱吉也自有堅持。5月2日的〈呱吉電台〉系列影片中以職場性騷擾為主題,沒想到,他在直播上放「上班不要看」5位員工預錄的職場性騷擾經驗。只見呱吉一臉尷尬、邊聽邊掩面,後半段再跟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一起討論觀眾徵稿案例與勵馨的“#MeToo”活動。

那些員工自白的片段,簡直就像另類控訴呱吉這個「老闆」,不禁讓人為他捏把冷汗,怎麼會有這個企畫?呱吉說,當勵馨基金會希望透過訪問紀惠容,讓議題在節目上露出時,呱吉認為,與其採訪其他人,不如讓員工講自己經歷過的性騷擾經驗,觀眾反而覺得更真實、更有共鳴,之後再扣回嚴肅議題,節目更有可看性。

打團體戰:員工各自開頻道,互相拉抬

從面對粉絲到面對民意,身為一個立下「里程碑」的指標性網紅,回頭看,呱吉反而認為,「會不會紅」沒有特定公式。不如好好做喜歡的事、不要盲目跟風,「萬一沒流量,至少還是開心的,」他說。

呱吉觀察,許多當紅YouTuber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觀眾從影片中覺得他很真實。但呱吉直言,鏡頭前的呱吉,也不是真正的自己:「我並沒有虛構一個人格。只是我抽取出20%的人格給你看,其餘8成就不用了,」呱吉講得直白。

換言之,在進入網紅行業前,呱吉指出:「你要先想你的20%是什麼?」他認為許多人的確在鏡頭前真誠「做自己」,但網紅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究竟是哪20%受人喜歡,「如果沒搞懂,那影片內容怎麼做都不會對,」他說。

市場愈來愈成熟時,YouTuber的下一步是什麼?呱吉認為,觀眾對娛樂、媒體的需求並沒有變,只是此刻正逢傳統媒體跟新媒體彼此競奪資源,網紅必須更有自覺,提前思考轉型。

他指出,其中一條路像計程車靠行,網紅去找強大的內容製作團隊合作;另一條路是找屬性相同的創作者,大家互相支援,加快各自成長:「像玩遊戲破關一樣,組團比單打獨鬥來得容易點,」呱吉說。

像呱吉成立的公司「上班不要看」就走團體戰路線,希望讓節目的創意與呈現形式有更多組合。

呱吉認為,下個世代能留下來的網紅,必須有專業節目製播概念和技術。

2019 年3月,「上班不要看」首次舉辦大型活動「第一屆走鐘獎頒獎典禮」,近3小時的影片創下160萬點閱率,呱吉直言,活動目的,就是要累積團隊的製播能力。

走出同溫層:讓立場不同的網友也支持

相比於多數網紅想著怎麼「紅」,整場採訪下來,呱吉一心想的卻是怎麼「贏」。

這個「贏」不只是選戰打贏、影片流量比別人多而已,也包括他支持的特定議題與言論被更多人認同。 

呱吉坦言,提早宣布不打算連任,除了他對政治沒那麼大的熱情,也基於政治必須犧牲很大一部分自由,做事必須更考慮外界觀感。被拿走一部分自由,卻讓呱吉發覺自己擁有另一部分打破同溫層的影響力。 

▲呱吉上任後,他在台北市議會首次質詢柯文哲,6分鐘發言主題圍繞居住正義和公宅租金訂定方式。

4月底,呱吉在Facebook轉貼反核遊行資訊。貼文累積近兩萬個讚、兩千多則留言,儘管超過一半的留言表達「呱吉我支持你,但我不支持反核。」他卻認為,這樣的社群很珍貴。

他自認,目前應該只有他跟另一位網紅──館長,有能力跟同溫層外的世界溝通,「只在自己熟悉的圈子批評或評論,改變不了任何事,」他說。

如果4年後離開政壇,呱吉坦言,他有另一項計畫,期望「上班不要看」能成為規模更大的節目製播組織,甚至不排除建立自己的新聞採訪團隊,好跟主流媒體抗衡。

呱吉不只一次公開表示不滿意台灣媒體環境,他曾在「民主開箱」第一集影片直播中直接詢問中天電視台業務政論節目的業配價碼,引發熱議。相比於中天資本額10億元,「上班不要看」資本額1,000萬元,呱吉半開玩笑說,未來4年希望可以縮小兩者落差,做出能「打臉」中天的內容。

資本額差100倍並不簡單,不過如同選舉前,許多人不相信呱吉會認真選一樣,他最終憑著熱血加上務實的行動,現在坐在議會辦公室裡,談著他就職後的初體驗。

想必這計畫,也不只是說說而已。

呱吉用「角色軍團」戰法,擴大打擊面

目的:

呱吉提到上班不要看會成為多成員的類型,是因為他觀察到綜藝節目裡,會有各種角色:主持人要懂得掌握節奏、起鬨的人負責炒熱氣氛、吐槽的人負責把氣氛拉回來,也要有被欺負的人。

「就像玩RPG要帶著不同角色一樣,今天拍一支片,我們就來挑選可能帶哪4個角色出場,」呱吉說。

至於每個成員都經營頻道,難道不會擔憂互搶粉絲?呱吉認為,這是把餅做大的概念,「創業者思維,就是要想辦法1加1大於2,」他說。

成效:

目前10位成員訂閱人數加總為100.9萬,呱吉提到,目前還沒有強制成員更新頻率,但如果太久沒更新,自己也會提醒對方一下。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李國毅:我的生命中沒有遺憾2個字
林書豪淚灑講台:當你知道你是誰,你不是誰就不重要
「百萬點閱」沒有公式──骨灰級YouTuber蔡阿嘎:就算被罵也要挑戰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