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玩味特搜

李國毅:我的生命中沒有遺憾2個字,每個選擇與錯過造就了現在的自己

李國毅總是把自己放得很「輕」。談及演藝圈的燦爛,他歸功於「幸運」;談及在團隊中的角色,他對自己的定位是「小螺絲」。話是這樣說,但戲劇上,他的認真敬業有目共睹。在新戲《靈異街11號》中,他為了更了解禮儀師角色,頻繁地穿梭於殯儀館和停屍間,只為了強迫自己學習與成長…

photo/卓杜信、LINE TV提供

「我沒有這麼熱愛表演,但我想不到如何更快認識自己。」

李國毅曾對人生感到徬徨,不知何謂「熱情」。即使是現在,演戲之於他,與其說是「生命志業」,倒不如說更接近一種「自我成長的方式」。

一般人總以為,成功奠基於偉大的藍圖。然而,比起追逐遠大夢想,李國毅更享受日常中完成小目標的踏實感。例如,今天要把曲填上幾段歌詞、游泳要游到3千公尺,或把堆積許久的衣服整理好等等。

李國毅習慣把自己放得很「輕」。談及演藝圈的燦爛,他歸功於「幸運」;談及在團隊中的角色,他對自己的定位是「小螺絲」。

然而,背後卻有堅不可摧的執著。 

拍照時,和李國毅聊到馬來西亞,他興奮地說自己會一句馬來西亞話,可惜一時想不起來。待攝影告一段落,他還心心念念著這件事,一臉正色地說:「等我一下,我一定要想出來…」接著步往另一個房間,尋找「線索」。

為了籌備戲劇,他可以一天切8個小時的菜、學做一個月的麵包,或是天天進殯儀館、停屍間看大體縫補。「爛軟」是他對自己生活態度的解讀,但回歸戲劇,他總是頑強地強迫自己學習與成長。

每一次演出,都帶給李國毅不同的改變。《單車上路》讓他走出體育的世界;《我的自由年代》為他開啟了知名度;《麻醉風暴2》則引領他跳脫偶像劇框架,挑戰風格全然不同的角色。

新劇《靈異街11號》中,李國毅飾演的阿海,在一場黑道鬥毆中死亡,復活後意外獲得陰陽眼能力,之後因為父親驟逝,被迫接下葬儀社的禮儀師一職。而游走生死線的特殊體驗,讓他對於生死、人生,也有了不同的體悟與反思。

Q1:《靈異街11號》禮儀師的角色,帶給你什麼具體改變?

A:我整個人有了些說不上的改變,更喜歡待在家裡,也更勇於跟旁邊的人說「愛」了。老實說,從1月殺青到現在,我整個人脾氣變好、變得圓滑,感覺很像吃了什麼仙丹(笑)。

以前,我常常忙著用高標準檢視親近的人,後來我才明白,其實更應該要求的是自己。

過去很害怕死亡,現在當然也是,但是想的東西不一樣了。以前擔心的是死亡的疼痛、不舒適感,但演完角色後,我在意的是,死亡之後周圍的人的感受,不再只想到自己。

如果有人問我,你希望誰先死?我會對我身邊的人說:我會希望你先死,因為我知道留下來那個人,才是最辛苦的。

Q2:是什麼樣的時機點,讓你的人生觀有這種改變?

A:成長是在不知不覺之間發生的,不會在突然一個瞬間,哪個單元、案子中開竅。

一開始,阿海沒有「我看得見鬼,從此以後我要幫助這些人」的想法,可以說是被迫的。不過,隨著故事發展,他慢慢發現,與其說是救贖他們,不如說這是尋找自我的過程,他透過這些跟他一樣,充滿遺憾的靈魂身上,發現其實還活著的人是最幸福的。

他心裡從來沒有想要突然成長。從社會邊緣人,到變成一個幫助者、給予者,等到他回過頭來,才發現已經離過去的那個時間很遠了。

Q3:回顧過去的「人生卡關」,有比較不同的想法嗎?

A:絕對的。我相信人沒有那麼偉大,沒有辦法改變世界;既然世界改變不了,就是改變自己。以前不是啊,以前一味要求身邊人事物改變,來迎合自己,但後來發現改變自己最快。

我覺得你說「卡關」很好。大家常會問:「你有沒有低潮過?」我不懂什麼叫低潮(神情認真),我覺得低潮是「覺得自己很厲害的人」才會有的2個字,至於「卡關」則是每個人一定會有的啦。

那…(沉思)其實到現在,我個人覺得我算是蠻順利的,就算發生不順利的事情,我也會把它想成是:就還不是你的啊,時間還沒到啊。不需要為了事情不照安排、計畫趕不上變化,影響自己現在想要做的事。

Q4:整部戲描繪許多「遺憾」與「愛」的樣貌,回顧自己的職涯、人生,哪件事情是你最想補救的?

A:我生命中沒有「遺憾」這2個字,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原因。當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都是因為那麼多的錯過,那麼多的選擇,而變成現在的自己。

我覺得我現在蠻好的啊(笑)。我應該不是壞人吧,我蠻滿意現在的自己。所以那些所謂你說的遺憾,我不知道,這兩字不存在我生命裡面。

就算是不對的事,沒有得到立即的收穫,但至少也可以學到經驗!就是一直這樣不知不覺地在成長,等到自己回頭看時,已經離當初的自己很遠了。

(▲服裝贊助:暈染圖紋襯衫、幾何運動鞋 Berluti、直紋西裝褲 Dior Men)

Q5:一路走來,你的成長大家都看得到。從一開始入行時,薪水4個月只拿到7萬,到如今片約不斷,你認為最大的關鍵是什麼?

A:我是體育出身的,這個原因對我的價值觀有著很大的影響:就是「永遠不覺得自己厲害」

大家都說演員、演員,但我會說自己是一個「學習表演的人」。我真的不要把自己放太大,戲劇這東西,本來就是各個部門互相配合,你要把自己當作當中的「小螺絲」。

一開始,我找不到對表演的熱情,也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來,只是仗著運氣很好,有一張蠻順眼的臉,然後就「啊!一直有機會」。不懂得珍惜,也沒有想要提升自己的演技。

當兵期間,給了我很大的刺激與改變,當時我想:自己比許多人幸運多了,擁有比別人還順眼的外表,以及更多的機會,所以更應該珍惜。

我要做的就是「想盡辦法把戲演好」,不能仗著自己的外表肆無忌憚,因為演出來的戲都代表台灣,或者代表某個年齡層在學習的樣貌。一旦有了這個自覺,有了演技,自然會受到觀眾愛戴,而受到觀眾愛戴,也等於是救了自己。

簡單來講,就是不要怕吃苦,不要怕多做事,你可以吃得起別人吃不起的苦,你就可以享受到別人享受不到的一切。

Q5:關於個人成長與磨練,接下來最想挑戰什麼高難度的角色?

A:每一個人,不只是演員,都要有「自知之明」。

我這幾年很幸運,可以選擇一些劇本,然後都還不錯,那是因為我運氣很好。就算我想選擇挑戰,也不會挑戰高不可攀,可能會失敗的角色。我一定會選適合自己、可以幫這個角色團隊加分的。

我一直都在做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問我為什麼沒有遺憾?(沉思一會)嗯,是個謎。

我的人生最大挑戰就是成為演員,現在只有一件事可以超越這個意外,就是「成為爸爸」!哈哈,我在講什麼啊!(大笑)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呱吉專訪:不必百分百做自己,秀最有賣相的20%就好
唐綺陽專訪:在星象中找哲理,命運靠自己闖
暢銷作家女王:學會愛,先從說「謝謝」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