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玩味特搜

參加選秀節目、重唱小情歌…吳青峰談離開舒適圈:音樂,是我抵抗倦怠感的唯一方式

2.4萬張在台灣小巨蛋舉辦的演唱會門票,只花了7分鐘就完售。在蘇打綠休團期間,以「怪物新人」之姿單飛的吳青峰,8月推出的新專輯《太空人》,橫掃各大排行榜冠軍,接著從十一月到農曆年後,積極透過演唱會與歌迷見面。

text,photo/cheers

12月上旬,正在巡迴演唱會的他,抽空接受《Cheers雜誌》專訪,當天他除了身體微恙,私下面對工作人員、鏡頭也不太自在,直說自己「怕生」,有「天生的鏡頭恐懼症」,和他平時在舞台上說話、與粉絲互動時的妙語如珠,差別頗大。 

「我就是非常害怕鏡頭,就是不喜歡照相。」吳青峰說,就讀政大廣告系時,他修了攝影的學程,分析自己是「喜歡拍照的人通常都不喜歡被拍。」但是在新專輯的握唱會上,面對認識十幾年的歌迷,他一見面卻可以話家常,「有人不了解就說,你明明就是這樣(活潑)、平常私底下又裝的很害羞。其實不是,我都是看程度。」 

出道15年的吳青峰,獲獎無數,單飛這年的迴響熱烈、正以為攀上音樂生涯新高峰,卻遭恩師林暐哲提告違反著作權法,雙方十幾年的關係,一夕間鬧的滿城風雨,連帶使「蘇打綠」明年復出計畫恐受影響。 

為此,在11月底的高雄演唱會中,他兩度落淚,先說自己從小到大就是一個負責任的人,沒想到,到了快40歲,因為自己的事讓媽媽擔心;後又對歌迷說 「我很謝謝你們,我一直不是很喜歡把這種事跟任何人分享,我覺得當一個歌手,出來唱歌應該是帶給大家快樂,我很在乎你們舒不舒服、愉不愉快,我這輩子都在盡力做這件事,在我覺得沒有對不起任何人的狀況下, 很感謝你們給我力量。」 

新專輯《太空人》探討的是人與人的「溝通」,吳青峰沒有避諱地說,溝通總是充滿了問題,「我的原則是不違背自己真實的想法,很難說出(違心之論)」。

他覺得,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好聽的話,所以自己常常說了一些真實的話,就有如怒犯天條。 

「前幾年是被誤會得蠻辛苦的,但是撐過來就是我的,因為我現在真的蠻自由的。」個性很「真」的吳青峰,提起自己平時不玩線上遊戲,卻接了《劍與遠征》遊戲代言,也跟他不想做假的個性有關。當時廠商找上門求代言,直接跟他說,「我們知道你不玩」,這反而勾起吳青峰興趣,「對我來說,就不用說謊嘛,反而因為他們這樣,我才對這個東西產生好感、去了解這個遊戲,發現其實我也喜歡這個遊戲,就答應了。」

「有時候會少說點話是真的、或是乾脆就不說了。」吳青峰認為,如果說太多、解釋太多,以至於重要事情都還沒做,卻花大把時間浪費在溝通,那就違背他的初衷。 

「以和為貴」的華人社會,做人圓滑似乎是王道,但吳青峰自知做不到。 

「有運用圓滑的能力,有時候真的會比較輕鬆吧,但我的個性也不會因為輕鬆而快樂,或許我會羨慕、但我不需要。」  

一路走來堅持做自己的吳青峰,最怕別人照他的書單看書、聽到他任何建議就跟著做。他認為:「沒有人需要別人的哲學,因為適合每個人的方式都不一樣。」語畢又補上一句:「他就算看過我所有看過的書、聽過所有我聽過的歌,也不一定會了解我的作品;相反的,我覺得什麼都沒看過的人,還更有可能理解我的作品。」

也因此,幫大半個華語歌壇都寫過歌的吳青峰,對於各界的推崇,反而直接了當地說:「不用把我的歌當一回事,甚至拿來當研究的對象,我覺得是蠻浪費時間的。除非他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自己得到很多快樂,那對他來講,是值得的。」

這幾年,吳青峰跨出舒適圈一段不短的距離,例如重唱〈小情歌〉、在選秀節目擔任導師。他說,「很多事情從不做到做,有時候大家會稱作是打臉,但對我來說,是某一刻以前不了解事情的自己,突然想通了而已。」

「以前不唱(〈小情歌〉)是因為,我覺得明明是發自內心寫一首感動自己的歌,卻要被說成是討好商業而寫,為了證明自己不是這樣,即便是發片期,我也不唱。」吳青峰說,後來他發現,如果一首對他來說用情至深、極為重要的作品,連自己都不去唱,「那不是去幫著這些不理解的人來欺負這首歌嗎?那時候我就決定想唱就唱、不用管別人怎麼講。」

從那次之後,吳青峰對於他人的眼光,多了一點坦然。「因為每一張(專輯),你做得再另類,還是會有人說你商業化,我就覺得這都是喜好的問題。」他認為,人總是會為自己的喜好做辯護,以至於有時候要「踩踏別人」。但只要看穿這點,其實就不怕別人怎麼說。 

「只有你自己了解你在做你自己嘛,並沒有對不起說你的那些人。」 

另一個突破,是他從單純演出的歌手身份,變成選秀節目《明日之子2》的導師、星推官,又在《我是歌手》以參賽者身份出演。對吳青峰來說,這些的確都是過去他一想到就會說不的事,但是後來卻「想通了」。

「那一年(2017年蘇打綠休團)從休息、到繼續創作、到決定一個人出來唱歌的時候,我感覺到很多人是帶著成見在看待我的作品、工作;如果我一開始就對很多工作說不的話,我是不是也是帶著成見在看這些節目?」他自問。

所以吳青峰的作法,是不直接答應製作單位,但先去和節目組的人開會、了解狀況。「往往在這過程中,我就被說服了。因為我看到這些做節目的人,他們對音樂的熱情和理解,比我看到很多嘴巴說很愛音樂的人,還更專業,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他談到,在《明日之子2》。雖然擔任的是導師,但是對他來說,在聽完很多參賽者的創作後,反而覺得自己可以從他們身上學東西。「我可以換個角度去想,不是當老師,是用學生的角度當好導師的身份。」直到如今,吳青峰和節目中的學生仍保持聯繫:「他們都會跟我分享作品,我也覺得自己在了解新的世界跟成長,很開心自己打破那些成見。」

「吳青峰 明日之子」的圖片搜尋結果
「吳青峰 明日之子」的圖片搜尋結果

愛才、惜才的吳青峰,知道自己做好這樣的角色,能幫助「這些辛苦的小朋友被大家看到」。他親自幫隊員編曲、也曾因隊伍表現不佳時自責落淚,最後成功將選手之一的台灣選手蔡維澤推上該季冠軍寶座。吳青峰的真情演出,讓許多網友直呼,看了《明日之子2》後,都被他「圈粉」了。

步入中年,37歲的吳青峰,對於人生的「有所為、有所不為」,心境更開闊了。自承與世無爭的他,在大學時期,因為家境困窘,每天都只花50元台幣用麥穗蘇打餅乾搞定三餐。受訪時,他毫不遲疑地表示:「我重來一遍還是可以這樣,過苦行僧的日子。」

物慾超低,對音樂卻充滿執著,是吳青峰生活的一切。二十年來、超過200首的高產量創作,還有很多首未完成、未發表的作品,仍躺在家中櫃子待續。對他來說,創作不是計劃性的產出,一切都是自然而然,「音樂,是我抵抗倦怠感的唯一事情。」

在訴訟風波中,他在臉書留下「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的泰戈爾詩句。就是這樣細膩、充滿感性的吳青峰,讓人很難不愛他,那種對音樂的純粹、對人性透徹的觀察,也許最後都化成他2019年發表的〈蜂鳥〉歌詞裡所說的,「我想要成為自己,也成為你的光。」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歌手吳青峰:一旦決定就執行到底,甘於自己的選擇  

盧廣仲:拋開多愁善感之後,我找到敲破人生瓶頸的石頭  

鄭興:離開台北並不傷感,因為在這裡我完成了對自己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