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mc愛電影

水中產子畫面好美!《祝我好好孕》探討居家生產的可能,紀錄下女人對生育的喜樂與憂懼

記錄片導演蘇鈺婷、陳育青孕育多年的《祝我好好孕》,大方討論台灣女性生育自主議題。記錄胎位不正但仍想自然產的媽媽、堅持溫柔生產的媽媽,以及眾多女性最誠實的生產歷程訪談,構成這部破除恐懼,期盼能讓台灣女性「笑著生孩子」的溫柔作品。

Text/魯編 劇照/海鵬電影

記錄片導演蘇鈺婷、陳育青,從短片《祝我好孕》出發,拍攝同為助產師的高嘉霙與高嘉黛姊妹,重現日漸稀少的助產職業,也看見溫柔(居家)生產的另類風景,該短片於2016年上映。兩年後,短片發展成長片《祝我好好孕》,鏡頭轉向選擇溫柔生產的郭詩薇、黃琬婷,與陪伴兩人的助產師萬美麗;導演們拍著拍著,也親身經歷過生產及育兒的過程,在片中加入眾多媽媽們的訪談,呈現台灣女性在懷孕與生產過程中的勇氣與掙扎。

生小孩好可怕,我不想吃全餐

灌腸、剃毛、禁食、打點滴、催生、剪會陰……被媽媽們暱稱為「吃全餐」的這套流程,就是台灣的媽媽們迎接新生命的SOP嗎?許多經歷過剖腹產的媽媽回憶生產歷程,唯一剩下的感官記憶是「好冷」,穿上病人服,光著腳,被推進去後意識逐漸模糊,從體內湧出寒意與孤單,在強烈的燈光下急匆匆和寶寶打個照面,還沒來得及「感受」到什麼,產程就這樣畫下句點。當然,對某些媽媽們來說,生小孩就該交給醫院「讓專業的來」,所有程序也願意概括承受,降低過程中可能的「麻煩」和穩定寶寶狀況才是優先考量;但對某些媽媽們來說,她們渴望有其他的選擇,過於強調標準流程與效率的醫療措施,有沒有可能反而阻礙了孕婦去感受生產過程中幽微的身心變化?她們想拿回感知的能力,自主的權力。

《祝我好好孕》導演陳育青曾在訪談中提及,「在台灣有一個普遍的現象是,當妳懷孕之後,妳的身體就變得好像是大家的,每個人都可以對妳的身體說上一兩句話。妳要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妳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更不用說到生產,在醫院的環境裡,妳就是整個人交給這個體系去控制。很讓人傷感的是,大部分的女性,對這一點沒有什麼自覺。我們從小的教育,影響了我們怎麼看待自己的身體,是疏離還是親密,一直到我們如何在生產的時候,把這個身體交給別人去處置。」

生與死,原來距離那麼近

《祝我好好孕》中,記錄了兩個結果不同但一樣美麗勇敢的故事。琬婷是崇尚自然的芳療師,參與劇場演出時她意外懷孕,她在舞臺上大喊「我不要剖腹產!」但現實中,她卻有個胎位不正、頭部在上的寶寶,在家生產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她換了多間產檢醫院、嘗試各種轉胎方法,最後在醫師支持下在醫院自然產。郭詩薇選擇在家生產,在助產師萬美麗的協助下,一邊享受老公與女兒親密的陪伴,一邊溫馨地等待迎接家裡的「長男」。然而,老天卻帶來殘酷的考驗。記錄片暫停拍攝了一陣子。直到詩薇傳來再度懷孕的消息,故事才再繼續下去。

根據衛福部105年的統計,台灣由醫師接生的產婦比例高達99.87%,僅有0.07%孕婦選擇由助產師接生。這些選擇「非主流」生產方式的女性,有時會被認為故意標新立異、獲得這樣太危險、太自私的批評;但在導演蘇鈺婷眼中,她們其實非常認真,「她們通常會做比一般人更多的功課」,每一個決定與選擇都經過深思熟慮,好比琬婷就寫了四個版本的生產計畫書,詳列各種生產狀況下的產婦意願。

溫柔生產絕非浪漫的角色扮演,也需要務實的風險評估與責任承擔。「生產這件事還是有它的風險跟危機存在,我們是拍紀錄片,不是推廣某一個觀念等於絕對的好,有必要把關於這件事情的種種讓更多人知道。」因此,兩位導演在《祝我好好孕》中也不光只是呈現「生小孩好偉大」的單一面向,同時也毫不避諱地觸及「生產」與疼痛、死亡、產後憂鬱與悲傷的聯結。陳育青說,「生死其實是一個輪迴,生和死的接點其實是在一起的。並不是只有女性單獨面對生產這件事,而是每一個人都會經歷生產和死亡,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事情。」

這也是《祝我好好孕》想傳遞的觀點:在對生的期盼與對死亡的恐懼之間,每一個妳是否能夠有意識地做出關乎身體的選擇、去感知自我身體的變化?畢竟,迎接孩子的那一瞬間,是多麼珍貴而神聖的一刻,理應有歡笑,有淚水,有疼痛尖叫也有溫柔相伴。

《祝我好好孕》6/6上映 6/6上映 6/6上映

【上映戲院】
台北/真善美戲院、信義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
桃園/桃園統領威秀影城、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
新竹/大遠百威秀影城
台中/老虎城威秀影城
台南/真善美戲院
高雄/台鋁MLD影城、大遠百威秀影城

更多資訊:追蹤「祝我好孕」FB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