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電影

《咒 2》確定拍了!佛母咒語、邪教村是真的?7大揭秘解析!110分鐘確診祝福病毒,導演預計打造三部曲!

由柯孟融導演,蔡亘晏、高英軒等主演的驚悚電影《咒》,在3月18日上映獲得佳績,全台累積5000多萬票房,並在社群掀起討論。

Edit/派脆克、Photo、影片/牽猴子電影粉絲俱樂部

《咒 2》確定拍了!佛母咒語、邪教村是真的?7大揭秘解析!110分鐘確診祝福病毒,導演預計打造三部曲!

5年時間籌備拍攝,《咒》2021年8月釋出首支預告片,讓眾人嚇破膽,令人非常好奇正片會是怎樣的作品?果然不負眾望,3月16日上片首週末票房成績亮眼,熱衷恐怖驚悚題材的柯孟融導演交出漂亮成績單,社群反饋推薦佳評如潮,不少名人紛紛推薦!110分鐘壓力破表的恐懼體驗,讓人感受到身心靈的五感震撼。前所未有的驚喜感,確立了台灣恐怖驚悚片國際級的新標竿。有不少觀眾把《薩滿》與《咒》作比較,然而事實上兩部作品只是用了相同的影像手法,在故事上有著截然不同的核心立意。

《咒》創造首週創造票房佳績
《咒》創造首週創造票房佳績

延伸閱讀

以下巨雷

以下巨雷

以下巨雷

以下巨雷 以斟酌參閱

《咒》7大揭秘解析!

身歷其境黑魔法

沈浸式「偽紀錄片」手法不是新鮮事,藉由新的拍攝技術或特效,運用更多不同的影像媒介,都能使達到讓觀眾身歷其境之感。《咒》在這方面的邏輯可以說是極具巧思,不同的敘事視角,透過後設的拼貼手段,流暢地展現了高超的黑魔法。事實上,由於不是順序法以及旁觀角度,這並不是件容易事,必須思考故事對觀眾來說,是絕對陌生且未知的,而如何將之設計成勾動人心的懸念?並最終透過「腦補」,形成一張驚悚的故事網絡?導演邏輯勢必得非常清楚,本片執行精準,令人驚艷。

《咒》鏡頭邏輯非常清晰流暢
《咒》鏡頭邏輯非常清晰流暢

此外,沒有過度特效、也沒有硬要嚇人的Jump Scare,更是令人激賞!

《咒》沒有矯情的假特效與驚嚇點
《咒》沒有矯情的假特效與驚嚇點

邪門的寫實日常

既然是紀錄片形式,那麼人物在故事中的「日常感」顯得格外重要。導演表示,這次特別煞費苦心,專注在「邪教」亦即大黑佛母的設計上,包含偶像、儀式、遊行、咒語(火佛修一 心薩嘸哞)、咒文等樣態,角色在其他生活場景便以原始樣貌為主,不多做特別陳設,以達到所謂的「偽」真實感。不僅如此,導演也有意地用台灣人熟悉日常元素,轉化成恐懼的新體驗,諸如邪教暗室通道有如墳墓外觀、當有陌生聲音喊你或是問你名字時,不要亂回等等,藉此勾起觀眾內心的邪門記憶。

《咒》專注於邪教的設計與呈現
《咒》專注於邪教的設計與呈現

《咒》的邪教場景和台灣人記憶緊緊相連
《咒》的邪教場景和台灣人記憶緊緊相連

祝福如病毒感染

由於受到黑暗力量的侵蝕,如劇中台詞「這個神明,當你知道的越多,就越不幸」,「火佛修一 心薩嘸哞」最終有著驚人反轉。導演表示,無論是恐懼或是咒語,希望達到像是病毒般的傳播,觀眾身心出現病徵,而觀眾則在感官上達到「中毒」的現象。這種病毒傳播的概念,和《七夜怪談》用錄影帶的方式,看過的人都會心肌梗塞而亡,透過感染、複製、傳染步驟,達到恐懼的最大值,而《咒》在此概念下,發展出了新的恐懼結構,在故事結尾時,揭曉了整部「影片」主旨!

《咒》中的恐懼如病毒傳播
《咒》中的恐懼如病毒傳播

《咒》的原意原來是對觀眾下咒
《咒》的原意原來是對觀眾下咒

聲音也要嚇破膽

配樂音效找來金馬獎得主《紅衣小女孩》系列李銘杰、《月老》高偉晏聯手出擊,營造聽覺的震撼力。導演認為,恐怖片的聲音詮釋佔比極高,不僅只是營造氛圍,更重要的是隨著劇情畫面,做出起承轉合的敘事,注重每個音效的切點,音符的變化。而《咒》精密地隨著觀眾的呼吸情緒前進,以至於在看片的過程中,讓人喘不過氣,無形中形成巨大的壓力,讓人身心皆感異常不適,瓦解了觀眾聽覺神經。

《咒》的配樂音效設計極具巧思
《咒》的配樂音效設計極具巧思

導演特別解釋,在若男載著女兒想回到邪教大宅的夜晚山路橋段,收音機傳來心理醫生死亡消息後,路邊的火爐、腳尾飯與電線竿上的白色人形,不斷重複的道路景象,最後車子停下來後,鏡頭往電線竿上掃處,沒有看見東西,但下一秒出現物體掉落車頂的重擊聲,爾後不斷連續敲打的音效,是導演與配樂音效認為最難,也最自豪段落。(真的是要嚇尿了啦!)

《咒》鬼打橋橋段令人不寒而慄
《咒》鬼打橋橋段令人不寒而慄

《咒》寫給女兒的遺書 VS 《薩滿》信仰的崩解

片中所有角色的演出也值得探討,其中飾演若男媽媽的蔡亘晏,與女兒朵朵黃歆庭的互動,在不同的進程中也有細膩之處。為了替女兒驅邪,原本得嚴守多日不能進食的規定,但若男實在受不了,躲在樓梯吃麵包的橋段,導演自己也覺得無論看了多少遍,都覺得非常心酸。

《咒》描述母女關係頗為動人
《咒》描述母女關係頗為動人

而在解救女兒朵朵的過程中,蔡亘晏也發文表示,是一封媽媽寫給女兒的遺書,儘管看似戲謔,但也直指全片核心,走火入魔的若男沒有退路,藉著影片散播詛咒。

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咒》與《薩滿》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作品,《薩滿》更強調的是「信仰的崩解」,如果還有印象的觀眾,首先《薩滿》並非第一人稱敘事,而是紀錄片團隊的側拍,屬於旁觀視角。而當巴揚神被邪惡能量斷頭後,當靈媒尼姆開始信念動搖,自己也抵擋不住黑暗勢力而死去,最後敏一家與驅魔大師都招來毀滅性的結局,全片沒有任何憐憫與救贖。而《咒》相對來說,更能感受到若男對於朵朵愛的力量,以至於最後片尾字幕「謹獻給我最愛的小天使(朵朵)」。

邪教村原來在這裡!

許多觀眾對於電影中祭祀邪神大黑佛母的邪教村感到印象深刻,原來村落並非美術搭建,而是真有此地!

《咒》邪教村令人毛骨悚然
《咒》邪教村令人毛骨悚然

《咒》邪教遊行非常詭異
《咒》邪教遊行非常詭異

名為「李崠山莊」的民宿,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介紹寫著「努力保衛組先的獵場~所以在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回到李崠山莊繼續守護這塊組先的地」,民宿主人也經常在臉書上發文分享日常點滴,看來是非常好客的慈祥大叔。不管是導演或是山友都有替民宿掛保證,絕對沒有不好的東西!

《咒》邪教村取景地是位於新竹的「李崠山莊」
《咒》邪教村取景地是位於新竹的「李崠山莊」

電影中出現下雪場景,也是真實發生的,由於位在海拔高處,因此每到冬季都有機會遇雪。

「李崠山莊」冬季常有機會遇到下雪
「李崠山莊」冬季常有機會遇到下雪

在電影上映後,也不忘發文替電影宣傳,非常可愛。

《咒》邪教村取景地主人發文宣傳電影
《咒》邪教村取景地主人發文宣傳電影

打造黑暗三部曲

要把《咒》定義成鬼片,不如更精確來看是「五感肉體驚悚」傑作!在觀影過程中,由外而內的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離開戲院後,不時想起來時,儘管知道是假的,還會有點發毛!導演透露,在《咒》之後,接下來還有兩部關於台灣恐怖故事的《困》《醃》,已經進入構思階段,但並非《咒》的續作,也不會使用紀錄片形式呈現,而是希望三部作品可以成為具導演個人特色的黑暗三部曲,期待也用較為前衛的手法,呈現在觀眾面前。

《咒》導演柯孟融已在構思新作品
《咒》導演柯孟融已在構思新作品

令人不禁聯想到,八O年代香港導演桂治洪的《邪》《蠱》《魔》三部曲,對接下來30多年的驚悚鬼片創作者,有著深遠影響。

《咒》導演宣布兩部恐怖新作《困》《醃》
《咒》導演宣布兩部恐怖新作《困》《醃》

導演最後表示,自己的每部作品只要時間允許,都會自己買票進戲院好幾次,想看看大銀幕呈現的模樣,也想知道現場觀眾反應,說不定你也有可能遇到導演坐在你身邊呢!

《咒2》確定成真

《咒》在疫情肆虐前大賣破億,非常不簡單。許多觀眾都要問是否會拍續集?導演親自解釋道,自己不喜歡拍續集。不過深夜滑手機時,發現了自己早前無敵想拍的恐怖片題材,而這個題材只能發生在小孩身上,不過核心卻非常成人。當時沒有可以掌握的小孩演員,現在非常適合朵朵,而且意外跟《咒》的同步率高度貼合,又有其絕對獨門之處,真是開心到跳起來,終於讓有機會拿出來拍了!因此,《咒2》確認成真,導演更表示,它不是前述的三部曲之一,而是外傳。會以朵朵為主角,延續第一集的故事,但是續集手法會徹底不同,顛覆觀點與視覺,敬請期待。


《咒2》確認成真
《咒2》確認成真

柯孟融導演,蔡亘晏、高英軒、林敬倫、阿Q主演靈異驚悚電影《咒》,全台熱映中,絕對不能錯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