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桂綸鎂,開始一場自由的革命吧!

很能喝酒,自己拉行李箱坐經濟艙去工作,去張孝全新居落成的派對、還記得要送一個相配的鍋具。我們從桂綸鎂的同學、化妝師怡俐、楊雅喆的口中,拼湊了完整的樣貌。沒有落差,她都一樣倔強單純,唯一或許需要改變的是,慢慢變得更自由自在吧。

採訪撰文/楊茵絜 造型/關婷玉 化妝/陳怡俐
髮型/Sydni from Zoom Hairstyling 攝影/邵庭魁

很能喝酒,自己拉行李箱坐經濟艙去工作,去張孝全新居落成的派對、還記得要送一個相配的鍋具。我們從桂綸鎂的同學、化妝師怡俐、楊雅喆的口中,拼湊了完整的樣貌。沒有落差,她都一樣倔強單純,唯一或許需要改變的是,慢慢變得更自由自在吧。

一.我認識一個愛看煙火的女孩
大學隔壁德文系同學談小鎂-蕭霈雯


第一次看到她,一個人坐在淡大文館教室最後頭,那是堂下午的課,外面斜陽正照進來。從教室後門一進來我就看到她,短髮素顏穿著很簡單,坐的離其他人有段距離,低著頭表情冷冷的,看起來與大家格格不入。我其實根本不是這門科系的學生,只是正好來找朋友玩,隔著她幾排坐在教室後頭,看著她實在特別,便跑去攀談,我先說要把筆記借給她(其實我哪有,我根本不修這門課。後來她都開玩笑說,我是要把她)。跟她要到電話以後,因為我們有不少共同興趣,音樂電影藝術,一下就聊開變成好朋友。

她是我見過最誠實、最真實的人,情緒經常寫在臉上。開心的時候抱著你跳、憂鬱的時候一聲不響,無需猜疑,跟她相處很簡單,全然是最直接的反應。噢不,只有那麼一次—坎城煙火事件。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生氣。事情是這樣的,我們為了顧包包,分開出去餐廳看煙火。她很客氣簡單地說,你先去看吧。我以為她不想看,還很勉強地把整場看完。回去以後她臉超臭,劈頭把我罵了一頓,因為她其實最愛看煙火了。過了十年,我們聊到這件事,我才知道她超愛看。

喔,還有,她酒量很好,每一次一起喝酒,我快醉了她都還徹底清醒,一邊說,跟我喝酒超無聊的。


二.超級文青但行為卡通
化妝師陳怡俐談小鎂


她是一個害羞卻從事表演(超怕給人添麻煩)、怕鬼卻愛逛墓園(特別是歐洲墓園)、時尚卻愛老事物、文青卻行為卡通的女生。

初次見面是在光啟社的攝影棚。那天雨下很大,走進去我就看到一個女生拿著一碗麵,筷子拉了一大口,但化妝師來了,不知道該不該吃,有點為難,很緊張。我故意說,我要去旁邊買個東西再回來。

過去工作比較辛苦,沒有助理。以前出道沒多久,我們去跑宣傳、影展時,出國的預算很低,兩人都坐經濟艙,還要一人身兼多職,我會當她的經紀人、宣傳、妝髮、助理,也會幫她燙衣服,培養出了革命情感,哪怕我們住出租式公寓,她也幫我把行李箱拖到三樓。

她會大量閱讀跟看電影,是標準文青,但也是大家的開心果。有次她在咖啡杯蓋上作記號,以免喝錯杯,她喝時正好把記號印到鼻尖上而不自知,等發現時還很認真的問:「為什麼要把我鼻尖化黒黒的?」還有一次在內地拍廣告,外頭下雪,我們在休息室等打光,她一時興起拿著髮型師的梳子當麥克風,開起即興演唱會。也曾經在趕赴機場出國前,到我拍照的現場,帶一罐高濃度維他命C給抱病的我。

從前她有時會緊張、容易害怕;現在,她的改變,是變得更自在跟放鬆了,不變的是依然堅持自己的信念。依舊真誠跟善良,總是在給身邊的人溫暖。


.讓她變多一點,自由一點
導演楊雅喆談小鎂


很多年前,我是《藍色大門》的副導,當時我做的是前置作業,包含訓練演員、找場地,不過開拍之後沒多久就離開了。那一年桂綸鎂17歲,還有點認人,在片廠裡就認易導。選到她的時候,感覺她有點叛逆,戴著一個黃色有色鏡片,還在高中熱舞社,但是在那樣的外表之下,你還是能感受到她的自律跟個性。然而,在《不能說的秘密》紅了之後,她做事也變得更謹慎,不會公開地哈哈哈大笑。

後來,我們很長一段日子沒一起工作,找她拍《女朋友.男朋友》時,她看腳本很小心,想很久才決定要接角色。我想在中國事業發展順利,在周遭都是硬底子演員的環繞之下,她的表演方式也變得更內化。一開始進劇組還有點ㄍㄧㄥ,對自己要求很高,後來兩個男生進劇組後,她越來越放。我其實並不知道她沒拍過床戲,拍的那天本來還幫她準備浴巾,上半身都貼了膠帶、下半身是短褲,只看她裝做不在乎,把恐懼藏起來,後來浴巾都不用了,演得比男生還入戲。

記得戲殺青半年一年以後,我們想補拍一場三人吃飯的戲,那場戲衣服跟頭髮都不太連戲,但是也沒有什麼人發現,我想那場戲有說服觀眾。演完的時候,大家都因為情緒很激動,所以很累。但是陽明山上餐廳的老闆很好心,要請大家吃特色料理,於是小鎂一句也沒說,開開心心跟大家一起吃完,然後吃完以後飛車下山。下山以後,傳簡訊給我說,這場戲是她演戲以來,其中幾場能夠完全享受演戲感覺的戲。那讓我覺得很真心。

其實我希望她能變多一點,能享受角色,讓每一個角色變成人生的一部分,那就能離她已註定的身分遠一點、自由一點。

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Marie Claire國際中文版》第252期2014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