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神之鄉》林暉閔:野玩之後,都會需要一個支柱,媽媽就像是那個支柱

14歲時林暉閔在電影《星空》施展青春童話的夢幻的能量,相隔近10年後,他在新劇《神之鄉》中以金髮造型現身,兩部片都是冀望在青春夢想和現實找到了平衡著力點,而成長環境的失落,帶出是不同年紀的跌撞與體悟,他所展現的演技,更是角色如何在缺角的成長青春歲月中,尋找生命少了一角的拼圖。

Photo / 東森、映畫、LINE TV、林暉閔IG

《神之鄉》林暉閔:野玩之後,都會需要一個支柱,媽媽就像是那個支柱

林暉閔在新作品《神之鄉》中頂著一頭亮眼金髮,他說接拍前看到該角色時內心就想著怎麼有人會敢頂著這種髮型、穿這種衣服走在路上?「會覺得這種人太奇怪了吧!是怎麼一回事」。拍攝前內心對該角色有一點質疑,但慢慢的去了解到他的動機後,反而走進了角色賦予的溫暖,也彷彿被劇裡的體貼給暖化了「比如我會想著他在劇中台台的穿搭,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對面攤販的阿嬤在賣這些衣服,然後看著阿嬤今天沒什麼生意,就會去跟阿嬤買一下,這樣體貼別人的特質很吸引我,而且也很有魅力」。

憶及《星空》阿里山那段時光,開啟愛拍戲的期待

這回劇中有深刻濃厚與疏離的家人情感,離家後返鄉的遊子心境也都是該劇延伸的議題之一,林暉閔憶及小時候拍攝電影《星空》時就曾短暫離家,但心情相當快樂,「因為那是第一次拍電影,而且還到阿里山裡面住,一切都是新鮮的嘗試,當時離家一個多月,回憶想來至今還是很美好」。他說哪怕過了要十年,心底都還是把該電影導演林書宇當成哥哥或爸爸的角色,「星空這部電影對我影響很大,那時到阿里山上跑隧道、看檜木,很多在都市裡未經驗過的都在那時體會,這應該也是開啟我喜歡表演的起因之一,有種不知道會去到哪的期待」。

不過小時候幾乎都住在阿嬤家的林暉閔,透露小學以前比較沒有與媽媽相處,思念下也常跟阿嬤吵著要找媽媽,那時愛哭的他,最後都是吵到被掃把打才安靜,所以現在潛意識裡相對更珍惜跟媽媽相處的時間,而媽媽也在他很多事情上都給予自由,也因此讓自己多了許多可以拓展不同可能的空間。

這次在戲裡從小和姊姊被飾演阿姨的王彩樺養大,這位劇中辣姨常以刀子嘴豆腐心的心態教養,對應劇外與媽媽相處,林暉閔形容媽媽本身宛如劇中阿姨王彩樺與姐姐林玟誼在個性上的混合版,「我媽很活潑、可愛,但有時候會用很嚴厲的言語責難,但我知道每當她說出口後,內心也相對會心疼」。他就形容媽媽豐富了他心靈上某一部份的完整,「像我出去野玩之後,都會需要一個支柱,媽媽就像是那個支柱」。青春的成長容貌,總在發洩與遮掩的複雜心緒中游移,林暉閔不論是不是曾在青春期裡躁動不安,媽媽在他內心宛如保護傘,暖暖的情感下釋出日常、工作所需要的溫度。

想辦法與「活潑」變熟,找出陌生的另一個自己

該劇所描述的主軸源自大溪的624 慶典,集結大仙尪、童仔、扛神將、跳三太子等遶境文化,同時改編自同名漫畫,林暉閔認為改編為戲劇後,角色雖看起來是比較大剌剌的個性,其實他本身發生了很多深層的故事,只是他不想要把這個負面的情緒帶給身邊在意的人。而劇中呈現開朗性格的呈現,也與私下的一面有些不同,「我私下不會讓自己一直維持在一個這麼躁動、這麼High的情緒裡面」。他坦言自己比較屬於內向性格,很多事情很多話都放在心裡面,會先選擇默默的看,安靜,選擇當一個旁觀者。

林暉閔這次角色相對過往演出都要活潑許多,角色塑造上他形容個性像吉娃娃,一直活蹦亂跳,雖與私下形象有很大反差,不過他坦言可能在某些方面比較陌生的自己,「我就得想辦法與它變熟,不過另一難處就是台語的語調腔調本身就是高難度」。尤其更難是連說國語方式也不能照著本人的樣子,要怎麼表達才符合形象是給自己的一項思考功課,包括舌頭要偷懶一點,咬字需要不清楚些,講話有時要黏在一起,「因為演出中若有一個語調不對,就會覺得不對勁」,如何把台詞成活生活化腔調,成為他在該部戲劇的挑戰之一。

回想屁孩階段的自己,以生命經驗為表演塑形

林暉閔透露某一場戲本來就已花比較多時間去記台詞,明明就已經背好,但又覺得不行,想要把台詞順到最好,結果讓情緒處在一個很高漲的狀態,真正上場時演到臉都抽筋了,「當時嘴巴動不了,後來才發現我太注意咬字,腦袋裡迸出相對的壓力」。

門檻跨過後,林暉閔除了在表演上又往前跨出一大步,個性因該劇產生了微妙的轉折,「性格上有了些變化,比如有時候會比較雞婆一點」。他形容每回演出不同角色形象時,都會架構一個比較陌生的自己,但演出過程中,就會慢慢發現每一個角色的出發點應該都還是來自於自己的生活經驗。這回因帶點叛逆的少年樣貌,演出中他就會想自己在哪一段成長時期比較像劇中角色,「可能是國高中時叛逆的階段,我就想到那時候我會說什麼話、做什麼事?若想起來很好笑、很屁、很智障之類的,就會集合那些曾有的經歷當作表演素材」。

不過聊起叛逆期,林暉閔坦言就是貪玩,好比高中時半夜不睡覺,瞞著家人偷出門,跑去跟朋友打了一整個晚上的球,如今看來雖然都是小事,但回溯當時的心裡狀態就很不一樣,因為角色的對應個性,為了入戲,他回憶過往某段心境去找出青春期的膽大包天與無懼無畏。

除了角色個性上揣摩需要多做些功課外,這次拍攝在技術上也很多挑戰,包括扛神將就是動輒四、五十公斤以上的體力活,他說這需要有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但對他其實並未造成體力太多負擔,「我以前練跆拳道時,已經很習慣三不五時在腿痠腳痛,身體機能知道若產生的痠痛是負荷不住的,就會讓自己好好休息,過兩天又是一尾活龍」。


讓逆向飛行的青春,成為某一段人生滋味

就讀北藝大的林暉閔,目前已接近學業結束期,前幾年的他較將生活重心放在學業上,雖然近期作品接連推出,但他也曾經惶恐過,不過他把惶恐細分成大惶恐、小惶恐,「我內心的小惶恐的情況就滿多的」,他舉例大二時知道再過兩年就要畢業,會害怕自己不知道表演路會走到哪裡?這就是屬於他小惶恐的一塊,不過大約從大三開始就漸漸體悟人生無法處處跟別人相比,唯一能自我超越的,就是要跟自己比較,「我現在步調就是一步步把每一個接到的角色 盡力達到期許目標,用作品來告訴大家過程的努力」。

好比《神之鄉》中,林暉閔的角色在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與內心創傷,就算長大成人,被隱藏的心理問題仍如影隨形,渴求被愛與關懷下,更加害怕失去,所表現的層次就得有所拿捏,才能讓觀眾感同深受。相對劇中跌撞之間,也皆是現實生活中在不同青春養成階段下會產生的困惑,能不能得到和解,進而重燃生活熱情的遙想?林暉閔將在劇情下半段展露不同過往的情感演出,也自我期待入戲後的感染力,能為觀眾在該角色上尋求到的似曾相似自己,讓那些逆向飛行的青春,也成為某一段人生滋味。

《神之鄉》共計十集,即日起於LINE TV、公視、東森播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