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鳳小岳,我心所屬的地方

門鈴一響,剛結束卡地亞代言活動的小岳西裝筆挺走進房門,眼角帶著笑意,和善地跟工作人員一個個打招呼,「咦上次也是你嘛,謝謝」,原來他都記著。還有誰能比眼前這個謙和有禮、感性又性感的男子迷人?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詹朝智  造型/關婷玉 化妝 / 彭資閔 髮型/馬克場地提供/誠品行旅
 
看小岳拍照,時而憂鬱,時而俏皮,你會情不自禁一直盯著他瞧。但與其說是那張無懈可擊的臉讓人心折,更令人喜愛的是他的眼神。採訪過的名人中,有些目光溫和謹慎,有些客套防備,當然也不乏熱情晶亮者;而小岳的眼神好乾淨,不帶立場,沒有成見,像飄浮在宇宙中一顆掛著「Welcome」霓虹招牌的星球。

 
長得帥輸在起跑點?
 
從《九降風》裡的壞小子阿彥、《艋舺》中台味十足的志龍、《女朋友男朋友》裡熱情軟弱的王心仁,到《小時代》的霸氣宮洺,一路走來越來越多人認識並愛上鳳小岳的面孔。可他內心很清楚,好看的臉給了他方便,卻也是包著糖衣的詛咒。
 
「長得太帥的人演的戲真的不會好過長得比較普通的人,那是一個現象,比方說湯姆克魯斯的戲不會好過西恩潘、基努李維的戲不會好過勞勃狄尼洛,但是演戲這個東西,它的魅力跟自在真的不是從外表上看的。或許再過幾年,我能夠推翻自己的這個理論,那也很好;但在那之前我還是保持對工作的熱忱,不需要太被外界影響。」
 
去年他馬不停蹄拍了四部電影,即將和大家見面的是《鬼吹燈之九層妖塔》,他飾演超現實事件研究機構裡的「科學狂人」陳東,奉局長之命前往妖塔探查揭密。請小岳分享難忘的拍戲畫面,他毫不意外給了個很感性的答案,「拍戲的地方是一個叫阿克塞的小鎮,離敦煌市大概一百多公里,在兩千多公尺的高地平原上。每天我們慢慢開往山坡,那時是冬天,太陽大概九點十點才會起來,看著太陽上升,我在聽碧玉,帶著自己的想像力跟角色到現場。」
 
 
最完美的時間
 
這就是小岳,回答總帶著獨特的見解,那是在藝術家父母有機教育下自然生長的小孩,習得的觀看世界的方式。好比問他最喜歡手上這只卡地亞腕錶什麼地方?他說,「我很驚艷它是透明、中空的,時間本來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但這支錶會讓你覺得時間確實存在,機械轉動著,卻又好像隨時會瓦解。卡地亞對時間真的有研究,一種對文化的了解,對時間的認知。以前,鐘是工業時代人類新的信仰和科學,像英國的大笨鐘,人類用時間在宇宙定位自己,而有了方向、規律和規則;現在數位時代手機就能看到時間,時間變得無所不在,我反而會希望能有一支錶,提醒我這些事情。」
 
沒有任何一個時間比『現在』更完美,這是我這一兩年開始能體會和了解的事情,」27歲的小岳分享他的時間哲學,「前幾年常常會太想擁有一些東西、太執著,尤其在演戲的時候,非常想把戲演好,花很多力氣想成為內心想像的那個演員。過程當中,會發現時間不停在過、事情不斷發生,你都沒有專心於此時、此刻。不光是體會,而是要享受,去面對現在的自己是什麼,而不是去後悔昨天的自己沒有把哪件事做好,或想著未來的自己要做什麼。」
 
 
隕石擊中變超人
 
「活在當下」需要覺醒,更需要勇氣。幾個月小岳很有擔當的在 Facebook 公開即將做父親,但他也坦承前幾週心裡非常害怕,「雖然下了決定說『好吧,我們來做這件事』,還是有太多疑慮,天馬行空想著唉這件事還沒做、那個還沒去……但我發現,那些東西本來就是空的。」
 
「簡單說就是意識到一份責任感,讓我非常甘願去接受。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沒想到自己也能這樣。有點像是一顆隕石突然打到你心裡面,轟的一聲突然發現:啊我要變超人了!而我現在就是處在變成超人的那個階段。我相信等小孩出生,我會經歷一個重新學習的過程。看一個生命到世界上,怎麼度過每一個階段:眼睛張開了,看到天空、沙發、接觸到人,我非常期待看到他並跟他學習。」
 
 
終於找到歸屬
 
小時跟著默劇藝術家母親四處遷徙,待過少林,住過眷村,長大了也跑回英國尋過根,小岳曾說最能形容自己的關鍵字就是「變動」。這樣的成長歷程,很容易嗅出他身上有股四海為家的寬闊包容;但看似汪洋的廣袤能量下,也曾隱隱暗流著找不到歸屬的孤獨。身為獨子也意味著只有自己不會離開自己,畢竟身邊太多人事物轉瞬成空。
 
以前常常覺得自己沒有歸屬感,需要很多外在的東西來讓自己覺得好像有點存在感,但現在很多大大小小的那些自我,變得越來越平凡、越來越簡單、越來越集中,這個集中的感受給我很多很多力量。我現在就是不要多想、不要偽裝自己、不要去做那些自己做不到,其實也沒有必要去做的事。
 
恭喜那個曾經漂泊的男孩,此時此刻找到了渴望的陸地,願意定錨的所在。我問,再也不覺得孤單了嗎?他瞇起好看的眼睛笑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