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李心潔:「生了孩子後,我希望能有特別的出發,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一切變化」

為了拍《夕霧花園》,李心潔放下這三年的媽媽生活與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兒子,來說一個關於馬來西亞最黑暗歷史的故事。

採訪的這天,我們到的是李心潔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房間裡有化妝師、髮型師、心潔的助理、電影公司的宣傳,但是房子裡極其安靜,沒有任何音樂,每個人說話輕聲細語。心潔坐在椅子上化妝,眼睛緊閉。她時常會這麼靜思冥想,讓自己的心靜下來。(看更多→入圍名單、獨家專訪!線上直播與話題新片懶人包都在這

三年不見,很少人能這麼放下身段,什麼也不管,就生孩子去了;可是,李心潔卻寧可專心做好一件事,她沒有眷戀地把自己全然奉獻給孩子。「這是我人生中新的階段,我懷的是雙胞胎,醫生千交代萬交代不能工作,而且我40歲才懷雙胞胎,很小心翼翼。生完以後,我全心照顧孩子,雖然有家人朋友幫忙,但這還是很重要的階段,所以我沒有想很快出來工作,只想先把這件事做好。」

在家裡,李心潔不是演員,她只是兩個小男孩的媽媽,喜歡帶著兩個孩子在路上觀察螞蟻、昆蟲,晚上抱著他們說故事;不太讓孩子看電視電影,受的是華德福教育,保存他們的想像空間與創造力;花最多時間思考的是,想要給孩子什麼樣的人生。唯一一次看電影,是到馬來西亞的兒童電影院,音量調低了30%,周遭燈光也較亮,但大兒子說聲音好大聲,李心潔就決定未來先不看電影了,再讓他們等等,不急著讓孩子受太多聲光刺激。

老公彭順則是天生愛拍影像的人,在家裡頭大大小小事都會拍起來,甚至連李心潔生下雙胞胎時,都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的敘事,先是拍第一個孩子出生,再拍時鐘,再來拍第二個孩子出生。李心潔笑說,「我們家應該隨時都可以翻出一個人的一生影片。都是因為老公的愛拍,我才能記得自己幾點生下小孩的,前陣子看到這支生小孩的影片,我就大哭了」。

整整三年家庭生活,直到這陣子出來宣傳,李心潔再次開始化妝、打扮,不知道媽媽是明星的兩個兒子,看她變這麼漂亮,一時不習慣,問:「媽媽你要幹麼?」,她回:「我要去工作啊」,兒子們繼續問:「你不用工作啊,爸爸工作就好啦!」媽媽笑了,因為,這次她等到了一個好劇本啊。

等一個值得的劇本

「我是一個女演員,所有外在的一切,都會影響我事業的方向。生了孩子後,我希望能有特別的出發,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一切變化,所以雖然中間也有別的電影劇本找上我,但我總想再等等。直到我收到《夕霧花園》的劇本。」

「其實我一直很關心馬來西亞的各方面,也包含電影。很多時候我都在台灣、香港,演一個外國人,我當然希望可以回到家鄉,演一個熟悉的人物,更可以因為我在國外累積的成績,能夠把馬來西亞的故事推廣出去。」

《夕霧花園》說的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日軍仍在馬來西亞有紮營,將當地人俘虜、當作慰安婦,而心潔飾演的雲林從中逃出來,夾帶著失去了妹妹的傷痛與愧疚,遇見阿部寬飾演的日本園藝師,兩人有一段深刻的感情。「收到劇本,看完的時候覺得很豐富,也是我沒有演過的年代,是很重要的存在意義,不管是小說情節,或是時代歷史背景,很需要被記錄下來,可以透過這個劇本,讓更多年輕人明白這段歷史,更何況電影裡有這麼美麗的愛情故事。」

英文是練出來的

為了詮釋好這個角色,李心潔下足了工夫。原來導演希望她一併演出中年的雲林,但她拒絕了,只想演好一個階段,「我們常說編劇是來創造角色,演員是把靈魂帶到角色,我是讓雲林活起來。」

「開拍前我花了很多時間做基本功課。這是我第一次完全用英文對白演戲,我以前英文程度不夠好,但是我一直很努力在學習。我中學畢業的時候其實不會講英文,我在馬來西亞的北方長大,那邊是不說英文的,我來台灣的時候也還不太會講英文。直到第一次去柏林影展,我覺得自己是啞巴,完全沒辦法溝通,又沒辦法跟人家交流,我就發誓要把英文學好。」

「後來,我每去一個地方第一件事是找英文老師,其他都不重要。我到香港跟過兩到三個英文老師,後來回馬來西亞之後,還特地請了一個助理是受英文教育的,只能跟我說英文。這部片子訂了以後,我馬上找了兩個英文老師,一個是英國本地人,一個是馬來西亞的英文老師,因為當時曾是英屬殖民地,因此我必須講英式馬來西亞口音。然後,張姐(張艾嘉飾演中年時期的雲林)也得學我的口音,張姐的對白,我全部錄一次給她。」

「再來就是看第一次世界大戰、慰安婦,還有看當年馬來西亞第一個女律師的自傳。其實雲林年輕時候就是當軍事法庭的律師,專門找資料提告日本人,她在小說裡就是念法律回來。我滿以這人物感受那個年代的氛圍。」

長達半年無法出戲

然而,李心潔坐在那間日式屋子裡的榻榻米上,望著窗外的庭園造景,窗景正如一幅畫。說也奇怪,她鮮少有這樣的感覺,但某天,她突然像踏進了雲林這個角色,彷彿不必再揣摩情緒、講什麼話,因為她就是雲林。

「我住在吉隆坡,每天都跟孩子通電話視訊,不是我請假回去,就是他們來看我。拍片過程中我寫了一篇文章,我是沒辦法抽離,孩子來看我是很好的,因為我很痛苦,所以他們來可以讓我暫時忘記一下,陪陪他們,跟他們吃吃飯。回去以後我需要滿長時間調整,我有一種魂不守舍的感覺,大概用了半年時間才恢復正常。但這個角色真的是很多人生經歷,特別是跟中村有朋的感情,她很憤怒,沒辦法接受心愛的男人就這樣走掉,那種憤怒跟不捨,一直放在我心中。」

崩潰、怒摔東西、害怕,李心潔感受的每一種情緒都很重,即便只有拍到她的背影,都仍然要把表情作到位。她開玩笑說:「我是不看回放的,不管什麼醜不醜,才能更專心在演戲,但書宇跟這次印度的攝影師真的很棒,當然我看了以後是很滿意啦(大笑)。」

不必樂觀也不必悲觀

李心潔曾經在幾年前出書之際受訪,提到:「身邊每個朋友跟我在一起都很快樂,我從小就很懂事獨立,但是自己長期壓抑的後果,卻在長大後顯現。」

最茫然的時候,她曾經去印度找答案,她曾經去上心靈課程,她曾聽到一位師父說:「孔雀只吃有毒的食物,卻開出了最美麗的孔雀屏」。

眼見著當年拍《20.30.40》的少女,如今已經邁入40歲,似乎業已不惑,安定不再需要追尋。「到了40歲,你不用樂觀也不用悲觀,只要想如何用最少的力氣解決,好好放下。」

「我現在越來越能運用這樣的心境。還好我一直有關心自己的心靈,也許體力、樣子沒有以前好,但整體來說,我還是滿享受年紀越來越大,它是一種智慧,讓你更自在、更從容。以前我們要面對這麼多人,如果可以從容面對,就比較能享受,不會有那麼多情緒干擾。」

我曾見她如孔雀,華麗閃爍,服毒如飲水;但更見她此刻不爭豔,凡世塵囂如雲煙。


2019.11.23第56屆金馬獎friDay影音獨家線上直播

fiDay影音金馬獎線上直播官方站:https://video.frida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