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謝欣穎:「唯獨在演戲的時候,我才會有那種原來我還活著的感覺」

以前大家總稱讚她的演出自然、不造作,但謝欣穎的下一步,要讓大家在螢光幕前無法立刻辨識她是誰,由此真正成為她所詮釋的每一個角色。

採訪撰文/林佳蕙 造型/蕭景引 攝影/Hedy Chang 化妝/Wen Lee髮型/Isiah哲立

由模特兒成為演員,是不少人進入戲劇圈的路徑之一,但對走過這條路的謝欣穎來說,倒不絕對是最理想的選擇。雖然現在的她是大家心目中的漂亮寶貝,小時候的她練游泳曬得肌膚黝黑,長輩總覺得妹妹比較可愛,那樣的無心之言就這樣深深地烙印在她心中,令她缺乏自信,「成為模特兒之後,看到出來的成果都蠻漂亮,才發現原來我可以成為讓別人羨慕的那個角色,但那也僅限於外在。」

他人對模特兒投以的羨慕眼光,一度讓她建立了某種程度的自信,然而,當她成為演員、再度面對鏡頭時,她發現自己反而困於從前展示商品的被攝模式,歷經一段撞牆期,讓她好不容易擁有的自信歸零,她的演員之路,從一開始就不簡單。

延伸閱讀:

只要一點肯定就有動力

她的第一部電影《殺人計畫》在瞿友寧導演的帶領下拍了半年,完全沒有戲劇底子的她,得靠著導演一點一滴捏塑,特別辛苦,「我的個性比較像男孩子,但我得演一個很女孩的角色,所以他會一直磨戲。那時候年紀也還太小,才16歲,用講的我可能無法理解,他就會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地演給我看,告訴我女孩子該是什麼樣子。那時候雖然覺得很痛苦,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覺得那半年真的好難熬,也幸好他願意這樣,角色才會成立。」

儘管過程磨人,卻沒讓她就此打了退堂鼓,她說:「我比較隨遇而安,甚至沒有什麼企圖心,但是唯獨在演戲的時候,我才會有那種原來我還活著,原來我可以為這樣的事而努力並得到認可的感覺,只要導演一句話,哪怕只是一句『你怎麼那麼會哭啊』,那麼一點點的肯定,我才知道我的價值在哪裡,會繼續演下去的原因就是這樣吧。」

黑絲絨上衣,Saint Laurent;Serpenti 骨董珠寶腰帶,Bulgari。
黑絲絨上衣,Saint Laurent;Serpenti 骨董珠寶腰帶,Bulgari。

手機拍片打開視野

最初,一邊當模特兒一邊演戲的她,倒沒有特別把演戲當成志業,「還沒專注演戲的時候,覺得每天好像就是去玩,會覺得比較自在,大家都說演得很自然,因為我沒有在演,就是去玩。」也許一半是運氣,一來也真有天份,以輕鬆態度演戲的她,很快就得到金馬最佳女配角獎的肯定,並接連拿下義大利亞洲影展最佳女演員獎。沒想到,當她開始對這件事情認真起來之後,一切倒變得不易。

進入看山不是山的時期,讓她的自信再次面臨考驗。直到上半年她接演了《怪胎》這一部僅以 iPhone 拍攝的電影,在導演對於走位範圍的精準要求下,過去總覺得自然的現場反應最好,因此排斥事先排戲的她,首次認真的在開拍前與男主角進行了一個月的排戲練習,「大家都以為用 iPhone 拍片很簡單,但機器就這麼小,很容易晃到,導演給了位置,就不能有太大的偏移,所以事先得練習。這次因為導演排戲的堅持,讓我知道原來到現場不會緊張的感覺是什麼,因為我們都已經知道這場戲要講什麼、情緒要在哪裡轉折、該在什麼時候生氣。而且我跟林伯宏的默契已經累績,所以我們給出的東西,都會比排戲的時候更多更好,」

一眼看不出的超然境界

帶著對演出全然不同的體會,結束上半年的演出、等著明年初電影上映並在家中調養身體的她,又陸續看了不少電影。近期讓大家熱議的《小丑》,讓她大受震撼:「我看完以後,才知道他就是《雲端戀人》的主角。後來我也看了希斯萊傑在《黑暗騎士》演出的小丑,他也很經典,那才是我近期領悟到的『演什麼像什麼』。就是你看到他,不會想到他就是瓦昆菲尼克斯或是希斯萊傑。」

找尋精進自身演技方式的過程中,她發現「忘我」又是一個更高的境界。但那樣的演員之路難免有些代價,難道,她不怕陷入瘋狂而無法自角色抽離的狀態中?「那樣我覺得會很過癮。未來想挑戰的是不管是說話方式、動作都可以脫離謝欣穎去詮釋一個角色。以前都走自然派,大家都說你的反應很自然、不像用演的,但現在我不想要那些東西,我要讓人家完全認不出來。」她的眼神發著光,這樣的她,非常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