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李宰旭:「最近的我有如一朵盛開的花!」訪問《意外發現的一天》《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大勢超新星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被玄彬提攜出道後,一連出現在《請輸入檢索詞WWW》《意外發現的一天》。李宰旭分享著演藝新鮮人的回憶,我們也看見這顆超新星熱烈燃燒的內在。

編輯/劉哲學 翻譯/王雅芳 內文/박민 造型/남주희 妝髮/이혜영、이지영 攝影/KIMYOUNG JUN

李宰旭身材高大、質樸溫暖,21歲的他在過去一年間,成為韓劇迷們總要提起的新星。因戲成名光芒耀眼,這樣的一顆星卻久視也不刺目。他在《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被前輩玄彬提攜出道,飾演痞樣留學生 Marco 深植人心,接著一連出現在《請輸入檢索詞WWW》《意外發現的一天》,在前者主演戲中戲,後者裡是「外強內柔」的角色白經,不只讓大家愈壞愈愛,更獲得MBC演技大賞「男子新人獎」的肯定。


李宰旭把剛出道的這一年塞得滿滿,全憑著學習的熱忱,從他描述與前輩、同輩合作的過程,以及自己準備角色的扎實基本功,都可見認真性子,在他分享身為演藝新鮮人的回憶時,我們也看見這顆超新星正熱烈燃燒的內在。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你在《意外發現的一天》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李宰旭:我扮演的是「白經」。他是劇中性格最剛烈、最不擅長表達的孩子。他有著一段令人心疼不捨的過去,那也形塑了他的性格。我一直認為,要演活這樣外表看似剛硬,實則內心脆弱的「外強內柔」人物最具挑戰性。譬如說,行為雖然剛強,但眼神又得帶著閃爍,這些細節都是重點,而我這方面還有待磨練。為了找出白經這個人物的本質,我也做了許多功課。總之呢,是內心滿懷傷痛艱難地長大的孩子,我想要呈現的是這種樣貌。

M.C.:戲劇的背景設定為漫畫裡的世界,你不覺得這種設定既脫離現實又荒誕無稽?

李宰旭:我在演出時,比起嘗試理解非現實的設定,更專注於相信現實中真的存在這樣的人物,然後努力去呈現。白經是漫畫《秘密》中的人物,我覺得這本漫畫的作者有想表達的事,但這個人物本身也有他想說的話。金尚葉導演是位風格強烈的人,但在拍攝現場他總是信任我們。《意外發現的一天》背景是高中,所以有許多同輩演員一起演出。年齡和經歷相似的演員們同聚,一起展開故事,這樣的作品並不多見,我在現場感受到的熱情和精力也相當獨特。

M.C.:演員們彼此的擔憂與煩惱好像也頗類似。

李宰旭:大家年齡都差不多,演出的作品數也大同小異,在這種情況下,我被激發出一種自覺不足的正面反思。當對方以我沒想到的方式來演出劇本,會給我一種新鮮又厲害的刺激。而看到比我年長且經歷豐富的前輩,用我所不知的方式演出時,雖然也覺得很佩服,但跟看到同輩的演員有這樣的表現,又是不同的觀感。我在現場學了很多。

M.C.:從《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請輸入檢索詞WWW》《長沙里:被遺忘的英雄們》到《意外發現的一天》,你在一年之中演出了四部作品。其中最受矚目的演出是《請輸入檢索詞WWW》,這也是你最難忘的作品嗎?

李宰旭:「志煥」這號人物對我來說就是充滿驚奇。他說不上強勢,但也非柔弱,可說是相當認真活著的一個綜合型人物。我想《請輸入檢索詞WWW》會以花朵般的模樣留在我的記憶中吧。一朵讓我盛開,同時盼望它不會凋謝的花。

M.C.:你有沒有想過,花也可能會凋謝?

李宰旭:我剛剛的意思就是花可能會凋謝(笑)。最近的我,真的有如一朵盛開的花。我總是抱著享受又正面的態度在工作。雖然努力工作了一整年,但現在仍有充沛的體力,可能也跟我在現場看到前輩或同輩演員充滿熱情的樣子,進而被激勵有關吧。但有時也害怕,現在盛開的花朵是否如曇花一現?

M.C.:你還記得拍攝《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第一場戲時的狀況嗎?

李宰旭:第一場戲是在西班牙拍的,那時候我在沒有經紀人的陪伴下獨自前往。導演跟我說,因為我的戲比較晚拍,可以先睡個覺,我就真的在路邊睡著了(笑)。因為我在那裡也沒什麼熟人,所以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也多。我有時頂著妝髮在拍攝現場周圍隨處繞繞,有時就坐在現場,聽著「OK!」「Cut!」等聲音消磨時間。後來覺得在現場看可能造成別人困擾,所以就跑到離現場有點距離的地方待著。那時,一切都很陌生、新鮮又帶點神祕。

M.C.:等時間一久,你那天感受到的激動和緊張也會隨之淡去吧?如果說,你希望永遠記得當時的某種心態,那會是什麼?

李宰旭:我希望和所有的演員相處融洽。演 Marco 時,我周圍沒有任何親近的朋友,所以工作人員或其他演員對我說的每句話都深烙在我的腦海,給我一種歸屬感。我希望可以和所有人處得好,讓現場洋溢著作戰情誼。我相信這種相互支持的力量,會轉化成為作品的能量。  

M.C.:那時候帶給你最大安慰的一句話是什麼?

李宰旭:導演對我說過「順著你的心做吧,你表現得很好。」

M.C.:你在拍第一場戲之前有沒有經歷過很艱難的時刻?

李宰旭:沒有。現在如果是連續劇的拍攝,每天睡兩、三小時是家常便飯,但不管再累,只要一到現場就很享受。當然我也有煩惱,這種時候,我會請現場的導演或前輩給我意見,也因此,即便是很艱難的時刻,好像都能順利度過。也因為這樣的處理方式,我不太記得辛苦的時候。

M.C.:你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累積不少的影視作品。過程中如果有獨處時間,你都怎麼消遣呢?

李宰旭:我從以前就喜歡一個人看電影。有時看完一部電影,會覺得人生突然擠進了某種難以描述的東西,有時也得到演技上的一些靈感。我最近重看了《刺客聯盟》,再看一遍還是覺得很厲害,讓子彈轉彎的特效場面和演員的演技自然地融為一體,讓我非常驚艷,有機會也想挑戰激烈的動作片。另外我也喜歡塗鴉,以前唸書時雖然成績不好,但很喜歡拿筆塗塗寫寫(笑)。現在的我仍然很喜歡用筆寫字,也會把台詞寫出來背誦。

M.C.:像背教科書一樣嗎?

李宰旭:不太一樣,我會把對「白經」這個人物的初次印象、性格、周遭環境以及台詞等寫出來,並且寫下我的疑問,然後再提出自己的答案。在這個過程中,有時我會覺得離白經給我的初次印象很遙遠。讀第一章時的白經,和他現在給我的感覺有時差異很大。我用這種分析方法來探究、發展人物的本質。不過,不曉得這點有沒有好好地反映在我的演技就是了。

M.C.:在今年,你嘗試了各種第一次。你會如何評價這些時間?

李宰旭:很認真地活了一年。啊,這就是熱血沸騰的青春呀!為了以後可以不斷累積作品,讓自己持續有這樣的感想,我現在很認真地活著(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