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饒舌詩人「軟嘴唇」蛋堡:「有了女兒之後,我好像找到了那把跟世界和解的鑰匙。」

睽違七年推出《家常音樂》,饒舌詩人蛋堡當了爸爸,脫離老東家自組工作室「任性的人」。新專輯不上數位串流平台,堅持在快閃店販售實體CD,卻依舊創下東區經濟奇蹟,這,就是蛋堡的魅力。

採訪撰文╱李昭融 化妝髮型╱Fiona Li 攝影╱潘怡帆 造型╱林智強 造型助理╱張佳瑜

脫離了老東家,軟嘴唇蛋堡自組工作室「任性的人」,並且推出新專輯《家常音樂》,想要分享他當下對音樂、對人生,對家庭的看法。他說:「會自組工作室,是想要用自己的節奏和方法做事,愈大的唱片公司會經過愈多層,在一層一層的溝通中,原本的能量會消退。我這個人比較喜歡踏實的感覺,也不太習慣什麼事情都有人幫我,有時候反而有心理負擔。所以自己來做一次,我就知道所有事情的原委,當然不輕鬆,但很踏實。」


炒一盤音樂的家常菜

七年可以讓一個小朋友上完小學,相距上一張專輯《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內部整修》也已經過了七年。蛋堡在這七年內,花了很長時間調適心態,他坦言剛有小蛋花的前三、四年創作得比較慢,因為還沒習慣生活的全新步調,是這兩三年比較習慣,才找到平衡。

新專輯的同名主打歌〈家常音樂〉歌詞裡寫著:「你闖入我的日常,變成我的家常」,曲調也將嘻哈和他向來鍾愛的爵士相融,是一首可以詮釋他當下狀態的曲子;把音樂這件事情轉化成家常創作,就像不複雜但雋永美味的家常菜。「有一陣子大家很愛講日常,我就會思考自己的日常是什麼?Hip-Hop 音樂是我們家常放的音樂,也是我的家常。我把嘻哈音樂作的像家常菜,跟以前的專輯比起來,這次的音樂比較淡,沒有強烈大氣的情緒,也可能沒有明顯的起承轉合,但我覺得更有溫度。」

蛋堡說新專輯的每一首都很有故事,特別是〈心不在焉〉和〈小妹小妹不要哭〉。「前者是在講我作這張專輯的狀態,不斷在音樂和家庭間來回、拉扯,當我在陪家人的時候,心裡常在想音樂或是一個韻腳,反之亦然,當我在作音樂的時候,反而在想家人。〈小妹小妹不要哭〉這首歌就是寫給女兒的。從她還是小嬰兒需要抱著、哄她睡覺,到第二段她的現在,最後是我去幻想她未來的人生,這首歌對我來說意義比較重。」


回歸嘻哈音樂的初心

談到音樂,蛋堡說,現在的嘻哈音樂在 Beats 上比較無機,比較工整、完美,但他現在的狀態,則更喜歡有機一點的創作過程,也可以說成比較 Old School。「我現在做音樂不再要求完美,不想用很工整的作法,唱法的表演也更隨興一點,我想找出有機的方式,所以歌曲變得簡單,快閃店、CD設計上也強調純粹,捨棄掉不需要的東西,回歸初心。」

會想要在東區開快閃店,其實也是回溯到他年輕時的回憶。台南長大、台北出生,他不僅外婆家在東區附近,以前更時常從居住地淡水騎車到東區找女朋友,東區對他而言有一種微妙的情感,或許是一種青春時代的緬懷。更不用說因為媽媽以前開服裝店,所以一直有開店的夢想。「新專輯沒有上數位串流通路,想要聽,就只能來東區買,會堅持這樣作,是因為我一直覺得有天會全世界大當機,你就只能聽CD了。」


開始與世界和解

因為只能來店裡買,所以蛋堡也有很多機會跟粉絲真實互動,遇到很多有才華的粉絲,還有歌迷用瓦楞紙做了一隻蜘蛛送他;把他的〈等待佛陀〉寫成譜子。回顧過去這七年,蛋堡語重心長地說,他終於可以自在地跟這個世界相處了。

「我的想法還是跟很多人不一樣,但我理解到可以保留自己的步調,不需要用這麼強烈的方式去衝擊。主要還是因為當爸爸,現在比較隨緣不強求,也喜歡自然簡單的東西。有時候聽上一張專輯,會感受到自己很用力表現,現在覺得一切自然就好。以前的堅持是鑽牛角尖,當爸爸之後發現有更重要的事,我脾氣也好很多,可能還是會生氣,但圓融很多。」

那個過去比較多稜角的饒舌詩人,在當了爸爸、有了家庭之後,真的變了很多。以前惜話如金,現在則是侃侃而談,看著他跟女兒超甜蜜的互動,蛋堡笑說,有了小蛋花之後,他好像找到了那把跟世界和解的鑰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