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破處》挑戰情慾地方姐姐!曾珮瑜,「女人一定要談戀愛才會漂亮,而且要有好的性生活!」

你大概很難一秒說出她的名字,但你知道看過她。她是《雙城故事》裡回台尋根的舊金山女孩Jo、《最佳利益》裡腹黑的女律師蔡妙如、《俗女養成記》裡愛自己的二姑姑,也是《做工的人》裡狂飆台語的美鳳,在即將上映的電影《破處》裡,她又化身帶領處男小鮮肉前往 Wonderland 的地方姐姐。她有千萬種樣子,她是曾珮瑜,一個厲害的演員。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Manbo Key & Chien-Wen Lin @ MW Studio 特別感謝/双喜電影

為什麼想演《破處》裡的「萬德蓮」喔?站在演員的角度考量,覺得這個角色一定會讓我演得很爽哈哈哈。萬德蓮是我從影以來尺度最最最大的角色,她是一個非常正視自己慾望跟需求的人,願意去探索並從中找到愉悅。像萬德蓮這樣的女人,其實在社會上真實存在,卻鮮少在影劇作品裡面被提到。

地方姐姐帶你上天堂 

我覺得台灣社會對於女性擁有慾望這件事非常鄙視,你身為一個女人,尤其當了媽媽之後,怎麼還可以有慾望,應該要 fulfill 你的社會角色,不應該為了開心而想要更多。我們社會對性真的非常保守,但身而為人就是會有慾望,沒有一個人是穿著衣服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為什麼父母教你穿衣服之後、你去學校讀了書之後,你就把自己的身體、裸體視為一種羞恥,或是把它視為一種淫穢的象徵?這也是我想演《破處》的原因之一。

韓國或日本的影視作品,其實對裸體不太避諱,在合理的劇情裡應該要發生的事情,就會自然地發生。我想重點在看的人身上吧,如果你覺得低俗淫穢,那不管我用什麼方式表演,你都會這樣認為。對演員來講,我的身體就是我的表演工具,如果符合劇情,那我就應該要去做。

電影《破處》劇照
電影《破處》劇照

一夜長大的惆悵

如果要用三個 hashtags 形容《破處》,我會說是「#慾望」「#友情」「#一夜長大」。這個故事在講兩個急於轉大人的少年,做了一個決定之後,導致隨之而來一連串一發不可收拾的事件。當初看完劇本有一點點想到《大佛普拉斯》,充滿很多台式的白爛跟荒誕,很可愛。

電影《破處》劇照
電影《破處》劇照

兩位男主角之間的友情很重要,一個來自普通單親家庭,跟著媽媽生活蠻辛苦。一個是有錢人家小孩,生活好像很優裕,卻是真正寂寞的那個。還有另一個角色,是不活在社會規範裡的棉花糖女孩,但她也想要戀愛,有她的慾望。包含萬德蓮,這部片探討許多關於人的慾望這件事,透過在社會上看似蠻正常,其實很邊緣的人們,陰錯陽差湊在一起,講一個故事。

電影《破處》劇照
電影《破處》劇照

整部戲殺青之後我有問導演,你最想講的是什麼?那時候他說,很多時候我們卡在快成年的年紀,常常想要跟世界證明我是個大人了,想要脫離父母、原生家庭的控制,但反而做出太匆促的決定,而這種一夜長大,往往再也回不去了。

叫我變色龍

12年前剛入行的時候,我演了很多千金小姐,其實那些角色都不是我本性,我的長相是個很好的保護,但對演員工作來說也是累贅。我覺得我最大的優勢,是還蠻能演什麼像什麼。觀眾看我的戲,看到的是那個角色,而不是曾珮瑜。但相對這也是我的弱點,後來我才知道很多人其實都看過我的作品,但他們都不知道是同一個人演的,因為實在太變色龍。不過,這才是我追求的演員狀態,我想要完全隱身在角色裡。

近幾年我很幸運演到一些作品,這些角色裡的「她們」或多或少傳遞了女性的樣子跟價值,讓大家知道其實女性在社會上不是只能當媽媽,不是只能做特定工作,或是當了媽媽還是有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追求,而非被限制在某個身份上。我們很容易不小心用自己的標準去評斷很多事情,希望大家可以透過我的詮釋,有機會更敞開心胸去接納、去了解跟我們想法不一樣的人。

不想結婚很奇怪嗎?

我超級討厭「剩女」這個詞,基本上這是社會的惡意,把女人的價值定義在「唯有走入婚姻跟家庭,你才是一個完整的人」。我覺得很可悲,不婚不生是我自己的選擇,並不是我「被選擇」。我覺得愛一個人是你對自己跟另一個人的承諾,為什麼要去簽一張紙證明「那是我的」,再去履行衍生的義務?兩個相愛的人無論哪種形式都可以在一起,如果不在契約關係底下,還能心甘情願陪伴照顧,才是最真實的,也是我想要的。

某種程度上影視作品也要負一點責任,現在20幾歲的年輕妹妹一樣憧憬婚姻,不斷販賣這樣的觀念,把這些夢幻化。女人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覺得好像這輩子沒有結婚生小孩就少了什麼,即使不走入家庭還是能對社會非常有貢獻。

不過,女人一定要談戀愛才會漂亮,而且要有好的性生活!女人應該要意識到這一點,這也是為什麼我想演《破處》裡的萬德蓮,就是想告訴大家,女人應該要正視自己的慾望,要活得夠快樂。


《破處》7/3上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