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水瓶座很正常啊!」林柏宏自認不是怪胎,「在愛情裡大家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上次遇到廖明毅導演,林柏宏被逼出《六弄咖啡館》裡愛鬧奔放的蕭柏智。騎了金馬,踅了圈江湖,他和廖導再度相逢,化身《怪胎》裡整天洗刷刷的清潔強迫症患者陳柏青,在2020春天掀起一場怪咖級的傾城之戀。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CHOU MO 造型/Kate Chen 化妝/瑋瑋 髮型/Garden @ 80’s Studio

「水瓶座很正常啊。」林柏宏秀出他人畜無害的酒窩誠懇發言,邊說邊把玩手中的塑膠玩具錘子,「欸它這底下是笛子,可以吹欸!」然後他就快樂地吹了。「你剛問我水瓶怪不怪噢?真的還好。」

真的不用解釋了。不愧是住在自己小宇宙的水瓶男,連守護星天王星都自顧自躺著自轉,硬要跟太陽系其他行星不同款。就像十多年前,人家大學生都在圖書館印期末報告,林柏宏偏偏在印星光大道報名表。比完賽他又演了電影,就這樣默默被神秘力量導向演員的軌道,「依我十年前的個性,我可能沒辦法想像我做一件事情可以持續十年,而且還保有熱忱。」

不是亂,只是把東西擺出來

能讓自由爛漫的水瓶堅持十年,他一定是很愛演戲啊。三年前一聽到廖導開講《怪胎》的故事雛型,就觸動了「好想演RRR」的神經,「所有演員肯定都想嘗試不同類型,這部片就是很怪,看到劇本會覺得很興奮。陳柏青有清潔強迫症,對細菌很恐懼,因為這樣的心理狀態,他的動作行為就會特別綁手綁腳。」

劇中,柏青頂著一頭V型劉海,尖角還要置中眉心,不停洗刷不停洗刷,不停對齊不停對齊。「我個人平常就是…不一定這麼熟悉打掃的行為」,林柏宏笑說為了揣摩柏青,他開始在家認真掃地、拖地、擦桌子、擦櫃子、擦窗戶、洗馬桶、洗碗、洗流理台,「越去打掃真的會越在意,發現有一點點髒就會馬上想再去清理。其實我生活中非常放鬆,偏執的只有工作。像忘了帶什麼,桌上有200樣東西,我可以清楚告訴家人,你幫我看一下桌子靠近櫃子右邊那個角落有個什麼東西放在一本書下面。我不是亂,只是把東西都擺在顯而易見的地方而已。」

愛情裡誰不是怪胎   

被困在孤獨無菌宇宙裡的陳柏青,遇見了同樣有清潔強迫症的女子陳靜,「他們遇到了彼此生命中唯一可以理解自己的人,但他們一樣會遇到感情難題,其實又回到了愛情的本質,在愛情裡大家都是怪胎,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相信大家看到電影會很有共鳴。」

「愛著」不就是這樣,規則都不規則了,只想不顧一切靠近彼此,攜手劃出新的版圖。這個水瓶男二年多前受訪時曾說,「我很佩服我的女朋友們,我對別人很嚴格,雞蛋裡挑骨頭,心血來潮就很黏人,心血來潮又不黏人」;年過30他對愛情有了更新版體悟,「以前會覺得理所當然,反正今天錯過一個人,可能過兩個禮拜又會遇到一個新的人。但其實兩個人要能互相喜歡很不容易,任何來到你身邊的感情都值得珍惜。」

宇宙老大拜託了

對陳柏青來說,談戀愛真是把自己如同顯微鏡下的細菌一樣毫無防備地交出去。對林柏宏來說演戲也是這樣,「演員跟導演的關係很親密又拉鋸,那個親密感是他一直要你做你不一定熟悉或擅長的事情,但你全然相信他,讓他幫助你,你也在過程中完成他的作品。我非常享受在這個劇組創作的氛圍,《怪胎》可能是我2019最快樂的表演經驗。每一年能交出至少一個自己覺得很棒的作品,耗盡精力但是好開心,就是最大的滿足。希望每一年都能有這樣的感受。」

有時覺得他還是那個唱〈小情歌〉的少年,或《飯糰之家》裡的國民弟弟,但一轉眼他已是《小女花不棄》裡霸氣深情的東方炻。這些年,他把個性裡的古靈精怪幻化成不同類型的表演,但私下的他依然簡單純粹。好比問他生日願望?「希望大家都平安吧。你不覺得2019很多突發事件嗎?包括我身邊家人朋友都有發生,我真的有所體會,尤其我們在工作場合也常遇到讓我們沒有安全感的事情。大家真的要保重。」

有時 Nice,有時機車,有點戀家,很想戀愛,常常向「宇宙老大」許願,走在路上總愛自言自語,這個快樂吹笛子的怪怪男子,還真是,挺可愛的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