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台北女孩】無法定義的彩色!Wednesday 拜三,「要活得像條河流,什麼也不能真正傷害你的流動。」

好像很難定義 Wednesday「拜三」,她是服裝品牌的視覺總監,每天用前衛繽紛的造型走跳人間;同時也是樂團主唱,把人生幽暗晦澀的時刻寫入歌裡。她是擁有彩色鱗片的人魚,輕盈地在非主流裡優游,溫柔地捍衛自己的聲音。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Manbo Key & Chien-Wen Lin @MW Studio

拜三很習慣了,很多第一次見到她的人總愛在她身上貼標籤,有人欣賞她龐克搖滾的前衛穿搭,覺得好酷好帥,但更多的是混著竊笑或蹙眉的「恐怖」「可怕」「你看那個人」「卸妝好嗎?會嚇到小朋友」。

但在層層衣物顏色底下,她是個平凡的上班族,九點半打卡,晚上八、九點回到家,抓午休空檔在社群發一下穿搭照,利用晚上和周末寫歌、練團、製作影像。「我也只是個熱愛奇異打扮的普通人而已。」她輕輕地說。

美感不是公式

中學時代,拜三穿著上的叛逆其實很基本,「改制服跟染髮、打耳洞這種,算是不太願意屈服在體制底下吧,也沒有到太壞。」直到大學時期她念了視覺傳達與設計系,才打開通往異世界的大門,瘋狂從音樂、電影、文學和繪畫裡汲取各種文化元素,從歌德、搖滾、龐克、另類、Trip-hop到電子無所不沾。

「我最常從非主流電影與當中的音樂人物去挖掘風格養份,讓我視覺大開的愛多得不勝枚舉,電影如經典邪典《洛基恐怖秀》、宗教神性各種奇異的《聖山》、被大衛鮑伊恨一輩子的華麗搖滾電影《絲絨金礦》、雌雄同體的《Liquid Sky》,甚至逆常規影集《Noel Fielding's Luxury Comedy》,音樂影響也多到不知道怎麼開始怎麼結束,像 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Nina Hagen、Siouxsie & Banshees等,對當時的我來說,好像這些知識突然打開了前半生的黑幕,此時此刻全世界只有你手中握有火種那般感動。」

「我的穿著風格是由音樂文化開始燃燒。」她開始實驗將喜愛的元素混搭疊加在身上,「還真沒辦法定義自己屬於什麼風格,概括來說應該是前衛吧!所謂前衛不是要多潮流、未來感,而是搭配出前所未見的風貌。我覺得自己是彩色的,身上有色彩能讓我產生自我存在的特殊性。每個人出生即原創,何必長大之後反而成為他人的複製品?」

越違和,越好玩 

追求恆久不衰又絕無僅有的風格,就是拜三的信仰,「還有什麼比規規矩矩穿衣服令人心生倦怠?到現在我的搭配手法也還在不斷進步中,服裝藝術可以用一輩子去磨到入魂的地步。」

每天早上,拜三會先挑一件想穿的單品,再照那件單品的主色系去搭配,將相容的色彩貫穿全身。對天秤座的她來說,從乖張衝突裡找到平衡是無與倫比的樂趣,「我經常會買風格落差很大的單品,例如羽毛與塑料。近期我非常喜愛玩相反風格的結合,比如把金屬面料這種硬派又冷冽的未來感單品,配上像網紗蕾絲這種軟性浪漫元素來中和。再更進一步,就是去突破身體曲線,讓穿著顯得具有靈魂且有趣味性,試著讓自己玩出獨有性,在我的觀念與經驗裡,最好的創意總是出現在控制與失控之間。」

裝扮跟藝術是我的解毒劑 

「我每天打扮已經有15年之久了吧,但我認爲真正開創及格的 Wednesday 風格是近五年來的事情。」即便意味著得格外早起,得應付日常裡各種異樣眼光與不禮貌的言語,但就算生病或颳風下雨,這些年來她絕不允許自己懶散。「經過多年堅持以後,我開始感謝自己的偏執,讓我在某些人眼中成為生活態度的守護者。」

拜三深知「裝扮」這件事是有力量的,「當你又要面對重複且辛苦的日子而沮喪時,穿著是個出口。生活也許不總是那麼美好,但你的穿著可以,畢竟每個日子只有你能造成它的不同。時裝和藝術會一直是我面對現實生活與自卑心態的解毒劑,我甘心為它們中毒,再由它們為現實解毒。」

面對不解、耳語和嘲笑,拜三淡然以對,「其實以外貌評斷我的事件並不少,感覺像是明明住在同一個區域,卻有一輩子的時差。我們總是不斷淪陷在了解不到10%就擅自定論的情況下看事情,但要消遣別人之前,是否先好好閱讀一下自己?我們都應該要學會尊重自己不懂的人,文化發展才有往前推進的空間可言。」

薄情的日子要深情的活

拜三的另一個身分是「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的主唱。〈邊境孤兒〉〈怪物〉〈我是連月亮也討厭的墳墓〉,一首首晦暗的詞曲氛圍配上拜三雌雄難辨的復古嗓音,彷彿一座冷酷迷離的異境,但冰層下卻暗湧著無限溫柔。「我並不渴望他人可以透過音樂了解我,比較希望我們的音樂會是一種陪伴、一只浮木,陪伴聽者面對人生大海,找到情緒出口。」

拜三說,她的藝術天分遺傳自很會畫畫的父親,而向來開明、放手讓她做自己的父親在前年離開了。樂團吉他手吹斯達是她的伴侶,「他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但現在有嚴重的憂鬱症。」最近,她寫了一首新歌〈雨季唯一的花〉,「希望生命中重要的人都能為我留下來。」

彩色的人魚啊,不被理解也無所謂,只願對著月光唱出自己的相信。拜三說她有一些話想傳達給感覺被現狀困住的人,「要活得像條河流,有時候滾滾洶湧,有時候靜謐而過,什麼你都得經過,但其實,什麼也不能真正傷害你的流動。」

蓮花燈

工作上需要很多道具,我桌面旁邊有很多莫名的東西,像蓮花燈、蠟燭,還有早餐店的籃子。如果有人來參觀,一定會想說這人真怪,一定是長輩。

人魚耳朵

我喜歡人魚的鱗片跟奇幻感。

婚戒

老公特別挑了 Vivienne Westwood 的經典款戒指,覺得這才適合我,還託朋友從國外寄來。前年他在演唱會中場向我求婚,我嚇到整個腦袋一片空白,也忘了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