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專訪/《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艾怡良,懺悔貪心後的吿解,在痛感中學會原諒

唱而優則演的金曲天后艾怡良,在初入戲劇領域,就擔綱演出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女主角,並以自然又反差的驚艷表演,雙雙入圍了今年台北電影獎和金馬獎的最佳新人獎項,且聽她這段時間影歌雙棲懺悔後的吿解。

採訪撰文/陳佑瑄 攝影/Hedy Chang 攝影助理/Lil Light、Zoey Wang、Chiu Hsin Mei、J.C. Pan 造型/徐敏軒 化妝/簡淑玲 髮型/Walter Chen @ hchairculture

專訪/《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艾怡良,懺悔貪心後的吿解,在痛感中學會原諒

堪稱是電影圈最強怪物新人黑馬的艾怡良,以純然零戲劇演出經驗下,接演了徐譽庭導演執導的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女主角郭勤勤一角,並與她視為影視神壇的影帝吳慷仁和金馬影后謝盈萱對戲。

戲劇初體驗的痛感

艾怡良回想起一開始從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挑戰,驚喜萬分接下活在情傷中的臭臉心善理工女郭勤勤這個角色,到開拍前排戲訓練時的無比挫敗感,和沒自信的本性使然下,不僅壓力山大如排山倒海而來,更因為自己本身的愛情觀和人生觀一直和女主角大相逕庭,「起初都是以旁觀者艾怡良的角度來看郭勤勤,很氣她在戲裡為何這麼食古不化,就有點像是二十出頭那個想要變成堅強大人的我,而跟她感情很不好,在內心 Fighting 了很久,才漸漸藉由譽庭姐出的功課,每天以郭勤勤的身分寫日記,練習和她相處,來融入角色中。」

同時也在許多《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中眾多實力派演員引導下,慢慢抓到演技步調,越演越自在的艾怡良找到自己詮釋角色的方式,「就是用我自己的本能,一切都要來真的,才能演得自如,也替自己增加一點信心。」更因此讓總是在意別人眼光的艾怡良,「學會如何平衝思緒、學情緒的中庸之道,懂得在焦慮並存中自處。」

當中最令艾怡良印象深刻的是在電影最後幾幕,「我和飾演同母異父的哥哥吳慷仁和好如初,兩個人一起走在去買鞋的路上閒聊,突然我就和他說:哥!我們不要再討厭自己了好不好?」這段讓艾怡良感觸最深的是,「歡愉的人總會用歡愉的方式掩蓋他討厭自己的事實,然而我們都該學會原諒自己。」

溫暖你我的赤裸贖罪

為自己首次電影戲劇初體驗表現打了65分勉強及格的艾怡良,也在「譽庭姐教會我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要活在當下,用於角色,用於自己都是,一定要誠實的面對自己。」


然而在音樂創作上,一直受到電影啟發良多的艾怡良,更在今年誠實剖析自己的貪婪、自卑、慾望和懶散……從電影女主角身份回歸到唱作歌手,把這三年來生活裡的小碎片,經過她精心深情的詞曲表白後,包含《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電影主題曲〈我這個人〉共發表11首歌曲的第五張個人全新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是艾怡良對自我與世界表達懺悔的告解之作,她希望藉由「誠實到12分,老天會原諒我」的這份赤裸的贖罪,能獲得聽眾粉絲的認同和諒解,進而溫暖療癒你我許多。

特別的是在首波主打歌〈貪〉又再度與謝盈萱攜手在比爾賈執導的MV飆戲;第二首主打〈我多想變成她〉則與新銳電影導演殷振豪合作「我以為我輸給了根本不存在的她」的腳本企劃MV。另外還有和 9m88 繼電影合作後,一起合唱的〈偏愛〉,以及首次 feat. 李玖哲深情對唱的〈痛感〉。


除此,艾怡良也推出新專輯同名畫展,展示她多幅繪畫創作;在明年一月還將在北流舉辦「從夜晚出生的我們」演唱會,讓大家從她的音樂中獲得救贖。


影響自己人生最深的一部電影?

《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這部改編自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同名的科幻小說電影,承襲他抑鬱的文學風格畫面,取景於陰雨綿綿的英國郊區,沒有任何動畫和誇張的音效配樂,看似靜謐的氛圍,因為演員精湛的演技和故事鋪陳出的沉重感,給我滿大的視覺震撼,挑戰了藝術和人性的價值,只不過看完會心情沉悶、不太想講話,若要再看一遍的話,需要深呼吸提起勇氣才行。

心中覺得最經典的電影,可以重覆看的片?

人稱鬼才導演的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執導的一系列充滿個人特色風格、線條感很大的黑色幽默,部部都充斥著波霸美女、無止盡的飛車和報復的戲碼,以及老式的西部決鬥音樂等等,都是我會反覆一看再看的電影作品。他的電影畫面影像常帶給我很大的衝擊,比如荒漠殺戮、抑鬱又充滿娛樂性的情節,都啟發了我滿多音樂的創作,像是我第三張專輯《空頭支票》的靈感即是來自於他的《惡夜追殺令》而帶有窮途末路的氛圍感。

最欣賞的演員?

我超喜歡「鞏俐」,從她早期年輕演出張藝謀導演的《紅高梁》、《大紅燈籠高高掛》一直到《秋菊打官司》、《霸王別姬》與《邁阿密風雲》裡既性感又柔情,我就決定我這輩子都愛她。她真的演什麼像什麼,可以是個女王,又能是個農婦,每個詮釋的角色又都有一種象徵女性硬骨子的倔將,她是很有個人魅力和韻味風範,常令我大呼~天啊!這才是女人,如果有一天我的戲劇表演也能達到她那樣的成就,就很想像她一樣散發那種獨有的女人味!

如果拿到金馬獎,最想做的事情是?

我會把獲得的金馬獎金捐獻給流浪動物之家,因為一直很心痛不捨多浪浪們的際遇,希望多少能盡點心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