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Netflix《咒怨之始》斷裂時序看不懂?清水崇《咒怨》經典1&2集難超越,翻拍前傳無法比擬恐懼經典!

Netflix影集《咒怨之始》,在電影《咒怨》上映後的17年,希望再度以凶宅的慘案詛咒,掀起另一波靈異驚恐高潮。

Edit/派脆克、Photo、影片/Netflix、網路

《咒怨之始》在2020年7月3日全球上線,短短6集,每集只有不到30分鐘的內容,儘管日式恐懼的氣氛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之上,不過由於斷裂的時序沒有得到完整地處理,導致許多觀眾看來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究竟在演什麼?加上鬼怪的造型不夠恐怖,許多細節沒有安排得宜,儘管說是發生在電影《咒怨》前的故事,並且導演很有野心地說是「改編自真實故事」,戲中也能看見許多日本八O至九O年代駭人聽聞的社會慘案,但不上不下的說故事方式,《咒怨之始》不管是分開來看,或是看做是一種精神的發揚,難以成為此系列新版的佳作。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2020 Netflix《咒怨之始》

回顧2003年上下半年接續上檔的《咒怨》1、2集,接續的故事,延續了一整年的詛咒恐懼,《咒怨》的故事並不複雜,故事圍繞在一棟被怨氣詛咒的房子,當年佐伯家的滅門慘案,讓房子依舊留著極大的怨氣,只要進入過房子的人,不管是居住或是探險,都會被最兇悍女主人伽椰子索命。

2003清水崇《咒怨》
2003清水崇《咒怨》

從喉嚨發出勒斃的聲音,成為了整部作品讓人印象深刻的記憶點,還有全身白的造型(俊雄以及伽椰子)至今讓人無法忘記。最有趣的是,清水崇在《咒怨》兩部作品中,所用的敘事是以人物為主,將不同的人物分為不同的篇章,並且用「後設」的導演手法,讓故事充滿更多懸疑以及張力,這點在第2集中更加明顯。這裡所說的「後設」,就是《咒怨之始》中,觀眾看到的「斷裂時序」,過去與未來的記憶,不是線性的,而是多重的,有點類似平行時空的概念,而這寫片段拉遠來看,與其說是人物的時空,不如說是整棟房子的記憶。進來過的人,或是即將進來的人,冥冥之中都註定有一樣的結局,被「咒怨」纏身而死。這樣的導演手法,讓鬼片在當時長出了新的樣子,有了新的拍攝方式,相當值得讚賞。

2003清水崇《咒怨》
2003清水崇《咒怨》

2003清水崇《咒怨》
2003清水崇《咒怨》

嚇人的手段靠的不只是音效,更多是用低氣壓的堆積,讓鬼怪在現身時,達到了極大的張力,並且不斷逼觀眾直視恐懼的中心,不管是劇中人或是觀眾,誰都無法倖免。過去《七夜怪談》的編劇以及導演有闡述過,在寫鬼故事的時候,並非只是當作靈異事件來思考,而是以一種「病毒」的概念去開發,這種病毒無法治癒,劇中人物會無條件致死,而觀眾則會永遠活在恐懼中,只要聽到某種聲音,或是看到相似的形象,都會聯想到當下所看過這恐怖的故事,深深埋在觀眾的心中。

2003清水崇《咒怨2》
2003清水崇《咒怨2》

2003清水崇《咒怨2》
2003清水崇《咒怨2》

《咒怨之始》時隔多年,再次希望用《咒怨》的敘事模式傳遞出恐怖的訊息,但可惜不僅無法超越,也落於自己在編寫故事上的陷阱,當編劇導演沒有將想說的話說好,那就不是一個完整個作品,而只是創作者心中的情壞而已。《咒怨之始》全6集,已經在Netflix上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