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忍痛斷開他!孫可芳遇黃秋生「像沒穿衣」

《四樓的天堂》已播出第5、6集,謝盈萱和馬志翔在劇中的「開放式關係」終得面對挑戰,和癌母潘麗麗的關係能有改善嗎?孫可芳在本周特別演出,為戲苦練演唱三個月,相當敬業!

圖/公視提供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忍痛斷開他!孫可芳遇黃秋生「像沒穿衣」

療癒劇集《四樓的天堂》23日連播5、6集,媒體爆出張琪(謝盈萱飾)和莊子銘(馬志翔飾)的外遇關係,兩人被輿論窮追猛打,關係浮上了檯面,心底的陰影也蠢蠢欲動、呼之欲出,母親(潘麗麗飾)的病況加重,讓張琪身心俱疲;宇宙(范少勳飾)向天意(黃秋生飾)拜師,尋找自己的「痛點」,他會在這個過程中慢慢解開心結?他跟琳琳(黃姵嘉飾)、小綠(王真琳飾)的關係也能緩解嗎?

延伸閱讀:


以下含有劇情內容,請斟酌閱讀

▲▼謝盈萱和馬志翔的關係面臨挑戰,閨密陳家逵連忙安慰。(圖/公視提供)
▲▼謝盈萱和馬志翔的關係面臨挑戰,閨密陳家逵連忙安慰。(圖/公視提供)

過去就沒事了

張琪和莊子的外遇關係被拍到,導致張琪受媒體包圍,無處可躲的她,匆忙間逃進「天堂」。張琪的父親就是因為外遇離家,她非常厭惡父親這點,卻又複製了他的行為,不由得產生罪惡感,天意看她心情不佳,帶她到郊外和自然對話、放鬆心情。返家後,媽媽眼神似有千言萬語,但還是什麼都沒說,反而是張琪搶先解釋莊子只是朋友,媽媽關心問她吃過晚餐沒,還要她早點睡,「過去就沒事了」。


張琪思來想去,留言給莊子,希望一起誠實面對,但莊子卻對媒體強調深愛老婆和小孩,和張琪「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好友德瑞克(陳家逵飾)闖進辦公室,帶張琪喝酒抒發心情,她卻意外發現德瑞克也要和酒保男友阿邦結婚,讓她痛哭自己被拋棄,哭著哭著就開始會笑了。喝醉回家的張琪收到天意的關心簡訊,起身卻發現罹癌媽媽倒在床邊……

▲孫可芳挑戰暗黑女神角色。(圖/公視提供)
▲孫可芳挑戰暗黑女神角色。(圖/公視提供)

你到底是誰?找回自己

暗黑女神歌手Leto(孫可芳飾)找上宇宙他們合作,以塗鴉和音樂表達「暗黑」的氛圍,卻被宇宙看穿「沒那麼暗黑」,Leto情急之下扭傷腳,被宇宙介紹到天堂推拿。相當依賴助理的她,不肯脫下高跟鞋,和音樂才子KZ交往的Leto,一直被說是他的女朋友,為了不被貼上標籤,她極力從清新文青的形象變成暗黑女神,高跟鞋就是她的自信心之一,怕不符形象因此總拒絕脫下。


Leto在推拿中不斷自問:「我到底是誰?是否已忘記我是誰?做自己真的會被人喜歡嗎?」男友兼製作人KZ(陳如山飾)與她彩排演唱會時,建議她脫下高跟鞋,她一開始拒絕,但最後在經歷找回自我的過程後選擇脫鞋。孫可芳在劇中開口唱歌,也讓不少觀眾都相當驚艷。

▲黃秋生影帝氣場大,孫可芳嘆被「看光光」。(圖/公視提供)
▲黃秋生影帝氣場大,孫可芳嘆被「看光光」。(圖/公視提供)

孫可芳被黃秋生「看光光」

最巧的是,孫可芳先前曾因工作腳踝扭傷、韌帶裂開,後來接到這個一樣是腳扭傷的角色,對於角色更有感覺。孫可芳說:「劇中角色Leto是一個很沒有信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這個部分跟我比較不一樣,我算是一個滿有想法的人,也喜歡自己做決定。」印象最深刻的部分就是與影帝黃秋生的對戲,「秋生哥非常和善,常會分我們分享經驗、一起對詞;他眼神非常有力,真的是一眼就會把你看透。我們第一次對的那場戲我印象非常深刻,他看著我的眼睛一句一句說角色的病徵,當下就覺得整個從前面被看穿到後腦勺,那種氣場跟穿透力,讓我好像在秋生哥面前沒穿衣服似的」。


本週播出內容也首度了曝光片尾曲《戴面具的人》,歌曲由守夜人樂團特別量身打造,歌詞由陳芯宜、樓一安撰寫。導演陳芯宜說:「寫歌詞的時候扣著『戴面具的人前人後、面具在笑但可能心裡是在流淚』的人物設定,再加上暗黑女神會包容所有找不到認同、找不到慰藉、破碎的靈魂……的人,黑夜撫慰這些人,等等的意象在想歌詞。」


片尾曲為守夜人演唱的版本,但只有在影集中才能聽到孫可芳驚喜演唱的版本,她先前曾挑戰過音樂劇,邊演、邊唱還得邊跳,非常不容易;這次除了歌唱挑戰外,導演還希望改變音色、嗓音要有滄桑慵懶與爆發力,必須唱出『替那些沒有故事的人發聲』的力量,孫可芳為戲苦練歌曲三個月,後期更與配唱老師苦練多次,敬業程度令人激賞。

▲▼陸弈靜飾演的鄰居個性急躁;太保飾演的角色剛出獄就又出事。(圖/公視提供)
▲▼陸弈靜飾演的鄰居個性急躁;太保飾演的角色剛出獄就又出事。(圖/公視提供)

不斷糾纏的過去

宇宙不斷想起他和小綠相處的美好時光,他決定向天意學習,想尋找自己的「痛點」。宇宙在尋找塗鴉地點的過程中,碰上在劇場排練受傷要回家的小綠,小綠在劇場用身體猛烈碰撞,似在宣洩與釋放心中的感情,小綠被劇場同事看穿,指她表面平和,卻有事悶在心中,宇宙關心小綠,卻被她反問:「我每天都在問自己是不是不夠好?」更追問為何宇宙5年前要離開她,宇宙夾在琳琳和自己的感情中為難。


天意樓上鄰居詹老師(陸弈靜飾)大腸長了腫瘤,即將要開刀,兒女急忙從外地回來,她開心不已的準備一堆食材,卻又要女兒照SOP操作,瘋狂碎碎念,最後竟發起了脾氣,讓兒女都不知如何是好。她找天意舒緩自己的身體和情緒,兒女各有工作和家庭難題,也受不了在家的SOP,才剛到家又想「逃走」。


傑哥(太保飾)得罪了在地黑幫,父親洪爺匯款請天意救人,傑哥借酒澆愁,天意趁機勸說,要他活得好,傑哥卻自暴自棄,說如果不是自己父親,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話語中盡是憤懣和怨懟。

▲▼謝盈和潘麗麗的母女情令人動容。(圖/公視提供)
▲▼謝盈和潘麗麗的母女情令人動容。(圖/公視提供)

生命的盡頭

媽媽對張琪交代後事,在病床上隱忍痛哭,轉過身不想讓女兒知道;接著她到廟裡拜拜,求一個自己可以活多久的答案,張琪看到這幕,站在媽媽背後痛哭,也不想讓媽媽知道,母女何其相似!


張琪在電梯裡看到孕婦和丈夫面對新生兒的喜悅,忍不住跟著微笑,又看到罹癌的年輕患者和爸爸進電梯,發出對於生命的質問,又忍不住跟著彎下了嘴角,生老病死都在這部電梯裡交匯。張琪不經意和莊子擦身而過,她進媽媽病房後接到莊子電話,張琪決定斷開莊子。張琪回到病房,有感而發對媽媽說:「你有沒有發現你要求自己每件事情都要一百分,但我們兩個都95分,其實已經都很厲害了耶!」


張琪找天意推拿,回想起兒時父親離開,母親對人托孤的往事,笑說被天意捧著頭,好像躺在棺材裡,隨時都可以死掉。但她再次對天意產生異樣情愫,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和好友德瑞克、阿邦深聊後,還是沒有答案。在病房的媽媽腫瘤破裂,張琪緊急赴院後,發現媽媽記憶還停留在張琪求學的階段,但她仍強打精神交代遺言,心痛的張琪找來天意,兩人一起對媽媽按摩,張琪更幫媽媽擦身,讓她最後的路能好走一些,張琪送媽媽回家,等待最後的時刻來臨……

延伸閱讀:


播出時間

10月9日起,

週六晚間9點,公視頻道。

週六晚間10點,公視+、MOD、Hami video。

週日晚間6點,Netflix。

隔週六晚間6點,myVideo、LINE TV

《四樓的天堂》第五集精華版 孫可芳扮「暗黑女神」,卻失去真實自我


《四樓的天堂》第六集精華版 95分的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