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當小三、范少勳跨坐激纏!黃秋生:人必然有病

《四樓的天堂》9日首播,由謝盈萱、范少勳、王真琳飾演的形形色色小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沉重的傷口,神秘的推拿師黃秋生,舒緩他們的身體,也解開他們心結。

圖/公視提供

雷/《四樓的天堂》謝盈萱當小三、范少勳跨坐激纏!黃秋生:人必然有病

療癒劇集《四樓的天堂》由黃秋生、謝盈萱、范少勳、王真琳等超強卡司主演,更有陸弈靜、丁寧、孫可芳等實力派演員助陣,戲未播映就引起許多觀眾期待。9日播出第一、二集,諮商心理師張琪(謝盈萱飾)與母親(潘麗麗飾)的關係、還有混亂的感情,讓她的身心都疲憊不堪,「心裡的傷,身體會記得」,她找上了推拿師「天意」(黃秋生飾),展開了一場療癒之旅……

延伸閱讀:


以下含有劇情內容,請斟酌閱讀

▲▼謝盈萱在劇中飾演諮商心理師。(圖 / 公視提供)
▲▼謝盈萱在劇中飾演諮商心理師。(圖 / 公視提供)

身心都「不通」的諮商心理師

山河湖海、阡陌縱橫、大城小鄉……所有脈絡都是身體的縮影,置身在其中的人們心有千千結,身體也跟著複雜的人心打了結。天意在公寓四樓開設推拿工作室,因為沒有名字,熟客都叫這裡是「四樓的天堂」。


張琪和母親的關係劍拔弩張,陪母親到醫院看診,她們在醫院巧遇張琪的學長、小兒科權威「莊子」莊子銘(馬志翔飾),莊子打了招呼,讓媽媽開始浮想連翩,只是催婚的起手式還沒有說完,就被張琪以「學長已婚,老婆小孩在國外」截住話頭,兩人的對話不像在同一個頻率上,同台車上的空氣令人窒息。

▲▼謝盈萱和母親潘麗麗關係僵硬,她找上黃秋生推拿抒壓。(圖 / 公視提供)
▲▼謝盈萱和母親潘麗麗關係僵硬,她找上黃秋生推拿抒壓。(圖 / 公視提供)

張琪在住處沙發睡著,莊子進來的聲響驚醒了她,兩人確實不是純粹的學長與學妹關係。莊子關心張琪的媽媽身體狀況,反而讓張琪渾身帶刺,更守緊心裡的防線,「我不喜歡越線,不想定義關係」,諷刺的是,張琪是莊子的外遇對象,莊子笑笑表示,只是想關心她,還問她想不想吃東西,兩人的關係也似是落入某種僵局。


張琪走進「四樓的天堂」,找上天意推拿,天意發現她的身體十分緊繃,詢問她身體不適的原因,張琪說是因媽媽生病,她反問天意問題,天意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讓她諮商心理師的「職業病」發作,忍不住錄下對於天意的觀察。德瑞克男友阿邦要下廚,邀張琪和莊子到家中吃飯,但張琪拒絕,說她和莊子互不干涉生活,兩人只是想法契合的「partner」,張琪就連擁抱都想太多,讓德瑞克大喊受不了。

▲范少勳飾演一名塗鴉客,有著悲傷過往。(圖 / 公視提供)
▲范少勳飾演一名塗鴉客,有著悲傷過往。(圖 / 公視提供)

劇場演員和塗鴉客,關係與心都扭成結

小綠(王真琳飾)是劇場工作人員,公演前接到阿嬤打來的電,說鄰居家遭到拆遷,讓她心事重重,意外在公演時摔倒,沒想到戲劇效果意外地好,劇場導演德瑞克(陳家逵飾)有意培養她成為正式演員,但個性內向的小綠無意走到幕前,回到她和阿嬤的家,對阿嬤像是交代後事的話語滿懷心事。


宇宙(范少勳飾)在電視新聞上看到小綠的身影,他的表情似是認識小綠,平日接案,夜裡化身為塗鴉客的他,和伙伴一起塗鴉聲援被迫拆遷的社區,但他撤退時雖蒙面卻被小綠看見,兩人四目相交、愣在原地,小綠似已猜出對方是誰。


推拿師天意做了個夢,夢中有兩名弟兄(太保、范少勳飾)和他一起逃跑,天意驚醒後忍不住撫著心,晨起外出的天意,巧遇因塗鴉被警察追趕,逃跑時不慎摔倒昏迷的宇宙,天意攙扶他回家,幾人的故事交集正要展開。

▲▼在黃秋生的推拿下,范少勳終於學會釋放情感。(圖 / 公視提供)
▲▼在黃秋生的推拿下,范少勳終於學會釋放情感。(圖 / 公視提供)

「人必然有病,人因病而完整」

宇宙在夢中拿著一張撕碎的照片失神走著,醒來卻發現躺在天意家中,天意為他推拿,發現他身體不平衡、右手長期疲勞、沒有睡好,宇宙不願接受他的關心,猛問:「你是誰?」天意發現宇宙感情長期壓抑導致胸悶,宇宙在推拿過程中忍不住流淚,進了電梯後情緒有些失控,也對陌生的自己手足無措,天意認為他「沒有常常通水溝」,所以進行推拿就感情潰堤了。


琳琳(黃姵嘉飾)從外面回來,和怒氣無處發洩的宇宙激烈性愛,過程中琳琳屢次想觸摸宇宙胸膛,卻被他一再推開,最後宇宙掌控身體的主導權,似是也掌控了這段關係的話語權。宇宙蜷縮躺在琳琳腿上,琳琳告知塗鴉在媒體和社群網路大紅,反迫遷聯盟發出聲明稿,希望塗鴉客聯繫「背鐵鍊小女孩」,琳琳才知道宇宙有個分手5年的前女友,表情有些複雜。


煩躁不已的宇宙再度回到四樓的天堂,天意替他推拿,問他:「你多久沒哭過了?想哭就哭,別憋著。」宇宙回想起和小綠相愛但爭執的過程,不禁痛哭到淚流滿面,天意說:「人必然有病,人因病而完整。」

▲范少勳和黃姵嘉、王真琳在劇中有著難解的三角關係。(圖 / 公視提供)
▲范少勳和黃姵嘉、王真琳在劇中有著難解的三角關係。(圖 / 公視提供)

身體痛楚源於過往心傷

中性女孩何宜曼(葉慈毓飾)因腳部不適進了四樓的天堂,認為自己可能不適合推拿,一開始想逃走,最後還是留了下來。她的工作是食品賣相管理員,個性敏感又壓抑,加上一直想做平胸手術、長期駝背,才導致身體出問題,她說自己生下來就是這副身體,不是很喜歡,但又不是真的確定要做手術。隨著天意推拿的節奏放鬆,感覺自己就像在海中自在泅泳的海龜,壓力終於獲得緩解。


官邸外圍牆被塗鴉,和其他塗鴉串聯成一幅小女孩對抗政府官員的圖畫,小綠說自己可能認識塗鴉客,疑似她5年前突然不告而別的男友;宇宙打鼓發洩情緒,卻感到胸悶,回想起從前和大家一起抗議迫遷時,兩人抗爭失敗,小綠哭說好累,宇宙背起她拚了命的奔跑。小綠身上的鐵鍊刺青,是宇宙親手設計,把她的傷疤連結在一起,失聯5年的兩人因塗鴉恢復聯繫,場面卻有些尷尬,小綠開口問宇宙消失的理由,宇宙說自己也不知道,小綠煩心的掉頭就走,宇宙只能在原地發呆。


小綠到劇場試鏡,釋放出自己真實的情緒,讓德瑞克十分讚賞,希望由她演出女主角。德瑞克訪問張琪,兩人在談心理創痛、破碎的靈魂,「有時候你沒辦法原諒對方,其實是沒辦法原諒一部分的自己」。

▲黃秋生在劇中也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圖 / 公視提供)
▲黃秋生在劇中也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圖 / 公視提供)

天意坐車上山進了一座舊房子,他對著照片上了香,照片中驚見一名和宇宙神似的男子。他想上樓走動,卻發現腳步沉重,抬頭似能看見一名女子抱著孩子的幻影,還會聽到有小女孩喊「爸爸」的幻覺,天意表情有些懊悔喪氣,眼眶泛紅,究竟這個平常看起來一臉從容淡然的推拿師,有著什麼樣的從前?

延伸閱讀:


播出時間

10月9日起,

週六晚間9點,公視頻道。

週六晚間10點,公視+、MOD、Hami video。

週日晚間6點,Netflix。

隔週六晚間6點,myVideo、LINE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