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陳庭妮|Modern Vintage

SUBSCRIBE

ENTERTAINMENTmc愛追劇

《星漢燦爛‧月升滄海》分集劇情!趙露思霸喊「這男人是我的」,吳磊寵妻床頭吻

由吳磊、趙露思主演的《星漢燦爛》拆分成上下部,27集完結後,連結下部《月升滄海》,串起屬於少年將軍凌不疑與程家小女程少商的故事,劇中吳磊不僅展現超蘇原因,好身材更是大放送。

Edit/Eva、Photo/星漢燦爛微博

《星漢燦爛‧月升滄海》分集劇情!趙露思霸喊「這男人是我的」,吳磊寵妻床頭吻

與其賣力討好那些對你早有成見之人,不如對自己好些,對他人期待少些,活的才能更自在。—《星漢燦爛》程少商

以下有雷!!!

《星漢燦爛》分集劇情

改編自小說《星漢燦爛,幸甚至哉》,講述程少商(趙露思飾)因戰亂自幼與將軍父母分離,負責照顧她的嬸嬸與祖母卻意圖將其養成廢人,程少商為了生存而變成性格頑劣的女孩,自小缺愛的她,在遇見凌不疑(吳磊飾)後,漸漸學會與人的相處之道,與自己和家庭和解,兩人也在種種遭遇裡相互治癒,成為彼此的餘生。

第1-6集 程家鬥法,全員戲精

程家家主程使與夫人蕭元漪離家多年凱旋途中,他們唯一的女兒程少商卻被祖母、嬸嬸惡意丟在鄉下庄內,任由其自身自滅,為了不讓壞事露餡,嬸嬸急忙派人前來帶人回家,還順勢將犯事舅爺帶到庄內,不知少將凌不疑追犯自此,程少商上馬車便覺蹊蹺,面對少將詢問,一抬手便把舅爺出賣。

回到家中祖母對自己視而不見,甚至處處和她搶關注,從前就不被婆婆善待的蕭元漪也被冷落一旁,程少商不甘自己的忽視,戲癮大起,和祖母比慘,裝病裝暈樣樣來,不妙卻被眼尖的母親看出,開始對其嚴加管教,從前被嬸嬸有意養殘的她,在母親眼裡便是蠻橫女子,處處比不上堂姊程姎,也因為母親三番兩次的比較與不關心,讓程少商感受不到親情溫暖,與母親更加離間。

不論是在送走二叔的途中,還是程家搬新家的日子,母親總對程姎禮遇有加,更直言將其視為親生女兒看待,然而,真正的親女兒少商卻在一旁,始終沒能換來一眼相待,就連程姎的婢女故意以少商三哥贈給少商的書案作文章,她也不加思索怪罪在少商身上,三叔母看在眼裡都覺得不該,便對元漪說;「世上有些人為了彰顯自己的剛正無私,有時反而厚待旁人,卻苛待自己的骨肉。」

第7-12集 程少商魅力驚人,三男傾倒

程家小女不出家門無人知,一出世便驚天下人,程少商只憑纖纖素手就讓凌不疑無法忘懷,在元宵燈會上,又以驚人的理工才智獲得智慧出眾的袁慎公子另眼相待,連站在一旁的樓垚也感到欽佩,僅此一晚,程少商的生活便與這三名男子糾纏不清。

先是程家喬遷,袁慎不請自來,後有少商避難到萬萋萋家中遇見凌不疑,還幫助他拿到犯罪圖畫,只因他掌握了少商的小心機,兩人這場交易獲得的結局卻是精采絕倫,少商在危橋上動手腳,凌不疑則幫忙吸引眾女子注意,讓那些曾說程家壞話的女孩們全都落手,場面荒唐又搞笑。

事後被蕭元漪看出是少商詭計,在強壓責問下少商依舊不認錯,即便受軍棍也一聲不吭,三叔母心疼少商,便提出將少商帶在身邊,與丈夫一同前往驊縣赴任,卻不知赴任途中遭叛軍設陷,一路跟著的樓垚先去走救兵卻遲遲未歸,少商眼看自己的女兵被抓走殺害,叛軍殺進宅子,正當想拚搏時,凌不疑及時趕到,在叛軍手中救出少商,為她報仇,原本就帶著箭傷不疑看見少商位士兵醫治,便藉口療傷,讓少商親自為他拔箭,看著心上人近在眼前,冷面少將的眼神瞬間化為一汪清水。

第13-18集 程少商訂婚他人,凌不疑暗中獻大禮

為了追捕叛軍,凌不疑不得已離開程少商一行人,而少商與三叔一家及樓垚則繼續前往驊縣,抵達後發現戰況慘烈,前縣令的小孫女更因被賊匪踹中胸口,傷勢嚴重撐不了多久,見到懂事的的小孫女還在安慰自己,少商看著一旁尋死的罹難者說出內心實話,他們如今能有放棄的念頭,都是老縣令與家人們的犧牲才換來的,別人的付出怎能就此放棄。

一席話驚喜百姓,少商為了重整家園,更想辦法籌備資金,除了自掏腰包外,他也以才智想出捐錢給與牌匾的方式,鼓勵商賈出錢重建縣城,凌不疑接到消息,也匿名出資,為善不欲人知的他只想以自己的方式,盡可能幫助心上人,卻不知不懂愛的少商,因樓垚一路上的陪伴與幫助,漸生訂婚念頭,本就心儀他的阿垚更是急不可待,立刻通家中獻上聘禮。

聽到此情,凌不疑立馬啟程前往驊縣,卻意外見狀陸垚安慰因小孫女過世而難過的少商,滂沱大雨獨自撐傘,心酸只有自己嘗,雖然少商身邊已有他人,凌不疑仍用自己的方式待他好,當少商與父母回京城遇見門禁時,他會親自護送他們入城,當確定他與樓垚訂婚後,會為了讓他在婆家有臉面,私下向皇帝討詔書,在樓家訂親宴上親自宣旨,讚其仁心扶弱、恭良溫儉,駐驊縣無辜實屬閨門典範,字字句句皆讓眾人驚訝,這份御賜獎賞,便是凌不疑的私心,也是鐵漢柔情,但少商卻一概不知。

第19-24集 少商為大義退親,凌不疑求娶成功

可憐的嫋嫋好景不常,以為能嫁與樓垚遠走高飛,卻因何將軍滿門被滅,文帝為完何將軍臨終前遺願,命樓家退親娶何昭君,兩人雖不願,卻在了解箇中原委後,發現家國面前何來兒女私情,為了大義決議退親,此後,樓垚與少商以兄妹相稱,雖無法嫁娶心愛之人,卻能做凜然豪傑。造成何家滿門被滅之人,正是當年造成霍家滿門遭誅幫兇之一的雍王。

凌不疑獨自審訊,雍王卻不認為自己偷換軍械有錯,偷面閻王手刃雍王,一刀一刀為冤魂報仇,便命下人對外宣稱是雍王對聖上有愧,畏罪自盡,聖上為了安撫這些臣子心,並邀請各官家卷前往祭典,無心活動的少商自行走到雁回塔,卻意外聽見密謀廢東宮之事,幸有凌不疑及時出現,帶她躲過追查,卻也因此舊傷復發,嫋嫋回家後,面對父母的疑慮,堅稱只是偶遇,但她遺落的半邊玉珮卻落在凌不疑手中,有理也不清。

文帝聽聞此事便著急想見見程家小女,邀請程家進攻面聖,少商途中遇見其她女眷非議,甚至故意害她跌倒,險些劃破臉,亦是凌將軍的及時出現,空中攔腰抱起她,將她帶離是非之地,面對太后對少商遭退婚的言論,凌不疑也說「她的婚事不需旁人擔心,我會負責」,更在家宴上當眾請文帝作證提親,面對少商說自己性格頑劣,不服管教的提問,他仍堅定回答「子晟此生,非她不娶」,在他眼裡嫋嫋便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娘,更是最能與自己並肩同行之人。

第25-27集 喜歡就是閉上眼看到的人,少商:「我看見凌不疑了」

凌不疑求親後,便到了杏花別院將此事告知舅父,說自己準備迎娶新婦,滿心滿眼都是歡喜之情,但彼時的少商卻仍不明自己心中所想,夜裡滿懷心事吹著迪,程始夫婦聽著笛聲,蕭元漪感嘆自己在嫋嫋心中的印象,竟讓她寧願嫁人也不願在家,隔日樓何大婚,凌不疑一早差人接上少商出發,那些羨慕嫋嫋的女娘們又再度出言不遜,沒想凌不疑豪不懼現場長輩,直接將分男女席的屏風推倒,當眾維護少商。

但此時的嫋嫋卻心不在焉,甚至擔心婚後要依著凌不疑的形式生活,而且透過他,自己也明白權勢的好用,然而這些都是凌不疑的,不是他自己的。而一直都喜歡凌不疑的裕昌郡主在得知凝商夫婦的喜訊後,便開始一日三哭,知道自己大父要代為下聘時,更以出家相逼,但無奈全員挺子晟,就連少商以為可以藉此退婚,都沒能得逞,下聘當天未出現的子晟,也在回京之後馬上到程家報到。

無奈將軍威嚴過勝,一舉一動都讓全家無所適從,即便說出「子晟很好相處的」金句,也無法打破尷尬之境,之後凌不疑更以自己的貼心訓練程家上下,認為他們需要鍛鍊體力強身健體,便馬步、頂碗、射箭樣樣來,看著全家被他折磨得不成人形,嫋嫋受不了,便和趁夜翻牆到萬家找萋萋喝酒,抱怨先前是阿母管她,現在阿母不管了,但凌不疑又來管,萬萋萋有感而發,喜歡的人就喜歡,不喜歡的人就不喜歡,而少商不經情事問「喜歡是什麼滋味」,萋萋便說你閉上眼,就會出現那個人,此時醉酒的嫋嫋看見了凌不疑。

待我們很老很老了,老到頭髮都白了,那時當我想起你待我的好,定不會忘記今日。—《月升滄海》程少商

《月升滄海》分集劇情

《月升滄海》第1-5集 凌不疑信守承諾「不管發生任何事有我在」

從小就沒好好體會親人疼愛的兩人,在凌不疑表明決不會退婚後,少商也與其表明心意不退婚,但文帝始終擔心兩人婚事,怕日後有人拿少商對不疑說嘴,便命少商入宮與皇后學習接受指導,但凌不疑心疼嫋嫋從小與家人聚少離多,便提議讓她住在家中,自己每天親自接送,過程中,嫋嫋也明白文帝是自家長輩,變向他狀告經常欺負他的車騎將軍之女王姈。

王姈生母是落魄皇族遺孤,因始終不滿自己的皇后之位易主,並對當今皇后充滿怨懟,一知道女兒被狀告,便急忙到皇后的春秋宮撒野,與皇后相處的日子,嫋嫋第一次感受到偏愛,皇后告訴她不要自卑,她會許多人不會的事,不會地慢慢學便會了,因為感受過溫暖,她便看不慣別人欺負皇后,不僅言語抵抗,更為她擋下掉落的燭台,幸而文帝與凌不疑及時趕到阻止這場鬧劇。

之後少商更屢次遭到鍾情子晟的三公主騷擾,因此在霍氏祭奠上,少商便就計讓她在眾人面前出醜,宮中提倡樸素風氣,滿身商賈奢糜氣息的三公主仍舊穿著花里胡俏進宮,嫋嫋故意讓其衣裙著火,露出內里大紅衣裳,立馬引起文帝大怒,同母的三皇子更親自揭露她在封地私鑄貨幣的惡舉,就連親母也不替她求情。雖然子晟看出是嫋嫋故意為之,但也只是告誡她不要和宮中人過多往來,即便如此,嫋嫋依舊和待自己極好的東工儲妃極好,就連太子虎符弄丟一事也向她求助,最終仍是凌不疑在幕後相助,以霍將軍最後的虎符遺物代替,才瞞過眾臣,此舉也印證他對少商的誓言,她可以大膽去做,不管發生任何事,都會有他在。

第6-9集 疑商夫婦公然撒糖「我的命門就交給你了 」

經過虎符一事,嫋嫋終於知道子晟對自己的用心,原本還在鬧彆扭的她一出家門,就看見守在家門口的他,子晟開口便先求原諒,並非霸道而是為了保護她,嫋嫋知其用心也以兩件事回答,第一件是自己會以後會使命對他好,第二件是幻想當兩人白髮老人時,回想今日仍會很開心,終於晴朗的雙向告白真是皆大歡喜,凌不疑也迅速把少商帶去見母親,更因為不小心被誤傷,得到嫋嫋的溫柔包紮,還有只關注他一人的承諾。

終於等來兩人的訂親宴,沒想到汝陽王妃帶著淳于氏來鬧,說少商不將未來君姑看在眼裡,更大吵大鬧到引來皇后、文帝、越妃等人,有了這群神助攻現身,疑商夫婦訂親宴可謂最高規格,兩大麻煩也輕鬆掃地出門。接著先前接過虎符出兵的萬將軍凱旋歸來,查明是王姈母族一家在搞鬼,王姈感到皇后面前求情,最終卻是少商設法讓文帝開恩,免其母親白綾改為幽禁,抱著不可為的妄想痴狂,文帝以為少商會樂見王姈一家的壞下場,沒曾想會為其求情,少商只道「因為可憐。」

為了考驗少商在宮內的學習,文帝故意將皇后壽宴事宜交其操辦,招來五公主紅眼,為了報復,五公主故意將少商推進湖裡,還放蛇入水,害少商受傷,想做好事卻被捉弄的嫋嫋滿心委屈的情緒,在聽到子晟稱讚自己時全數爆發,沒忍住的大哭出來,並叫凌不疑抱緊自己,知道事情不對的子晟也趕忙詢問是被誰欺負,奈何嫋嫋不說,他便想法子教她防身、逗她開心,高甜「命門」名場面瞬間讓嫋嫋忘記先前委屈,夫妻倆更在皇后壽宴上合力出擊,獻上最有心賀禮受眾人誇讚,又紅眼的五公主再度設法陷害少商出糗。

第10-15集 少商大膽示愛,凝不疑自請出征承諾「 用最盛大的婚禮迎娶你」

有仇必報的少商遇上五公主的陷害毫無畏懼,只要凝不疑相信自己便有辦法面對,然而,五公主再被皇帝、宣后責罰時說漏嘴,連帶過去的落水放蛇都全盤托出,得知此事的子晟因擔心少商而不甚開心,認為少商還是不願相信、依賴自己,皇后也藉此告訴少商,夫妻本一體,她獨來獨往的作風,會將凌不疑視為外人,令人心寒。

因此事,疑商夫婦又彆扭上了,凌不疑氣不過老婆被欺負,便自行懲處那些欺負過少商的女娘,連帶他們的父親都被調查,文帝知道後氣得跳腳,罰他杖責100,少商眼看著玲不疑在雪中挨打,文帝不為所動,情急下大喊所有人住手,更說「這男人是我的,平時我都捨不打捨不得罵,他怎能受這番苦」,更深情告白自己其實早就愛上他了,凌不疑也用這場苦肉計換得佳人真心。

擔心子晟傷勢的少商還趁夜溜進對方房間,看新婦為自己心疼的模樣,凌不疑便說「能得少商軍心疼,子晟三生有幸」高甜床頭吻讓人嗑的都牙疼呢,談戀愛之時,凌不疑也沒忘了報仇大業,以五公主的事趁機調查小越侯,透過越妃的幫助讓他說出實情,霍家滅門一案離大明才又看清一步,疑商夫婦剛甜不久,壽春叛變,為了平亂凌不疑自請上戰場,少商更在臨別前親自為他縫製戰甲,還提醒他是有新婦的人,務必平安歸來,卻不料,子晟在外還未有音訊,少商父親曲陵侯便被狀告通敵叛國,程家大小因此入獄,文帝為了讓子晟能早日成婚,便開恩將少商以排外,並下令將她禁足在宮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