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香奈兒2019 Metiers d'Art早秋工坊系列,迷人細節一次看懂!

Chanel 每年一度的工坊系列,這次來到了紐約。而所謂的工坊系列,也是由前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一手創造的獨特模式。這一次就讓我們從2019年的工坊系列,一次看懂這個只有小香獨有的特殊創意。

Chanel

孫怡帶路

再次來到 Chanel 位於巴黎市北部的各個工坊,這一回,孫怡除了和我們深入探索這個工坊系列的迷人細節,更重要的還是當中所保存的傳統工藝的核心價值。「這是一個以極致工藝所打造呈現的,而在工藝當中,存在著藝術性,一種展現淋漓盡致的藝術。一門關乎應用的藝術。我認為這個系列相當程度是關乎它的精緻性,是需要近距離觀賞,甚至觸摸,去真切地欣賞其中的工藝之美。」已故的 Karl Lagerfeld 曾這樣說道。而這也相當程度地解釋了為何 Chanel 為何要收購這些老字號的工坊,並且把延續工藝看作自身的責任。

延伸閱讀:

Goosens 金銀工坊

Goosens 工坊的工匠正在製作聖甲蟲手鐲。

主仕各式金工作品的 Goossens 工坊,也許不是品牌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品項,但絕對可以說是能為 Chanel 各個系列畫龍點睛重要存在。尤其是在這次的2019工坊系列中,運用了大量的聖甲蟲元素設計的飾品,皆出自 Goossens 工匠之手。而其中一個系列中非常有趣的作品,便是各款靴子上的華麗鞋跟。工匠必須依照設計圖製作好鞋跟外部,再交由 Massaro 工坊完成最終的鞋履製作。

孫怡手上的聖甲蟲手鐲(半成品)與工坊系列的鞋跟裝飾,都來自 Goossens 工坊。

Lemarié 羽飾山茶花工坊

顧名思義,這座工坊掌握了 Chanel 兩大重點工藝,一是在高級訂製系列與工坊系列當中經常被應用到的羽毛刺繡,一則是品牌最廣為人知的山茶花元素。而無論是羽毛裝飾或是山茶花,共通之處便在於所有的材料都需要一片一片地手工組裝。一朵山茶花的製成還須經過裁減、熱燙塑形、縫製組裝…等過程。至於羽飾工藝,則依設計的需求而發展出不同的處理方式。

羽毛刺繡和手工山茶花是Lemarié 工坊的拿手絕活。

Lesage 刺繡工坊

許多特殊異材質製成的手工斜紋軟呢,都是來自Lesage刺繡工坊。

雖然說是刺繡工坊,但 Lesage 工坊能做的可不只有刺繡。除了擅長處理各式異材質與創新材料外,這個工坊另一個最知名的工藝,就是 Chanel 最著名的手工斜紋軟呢。在過去,Karl Lagerfeld 就曾依照系列主題,讓 Lesage 工坊內的工匠開發出織入PVC、亮片、或各式特殊材質的面料。而 Leasge 發展至今,已擁有超過七萬五千種刺繡樣品。

從前身Michonet刺繡工坊到後來的Lesage工坊,創立至今已累積超過七萬五千件樣品。

香奈兒一路向西

在紐約登場的2019工坊大秀,並不是品香奈兒的第一次西進。如同每一個開疆闢土的冒險故事一樣,故事得說回1931年,當時已在法國擁有一席之地的香奈兒女士,搭乘遠洋郵輪歐洲號(Europa),應好萊塢製作人 Samuel Goldwyn 之邀設計電影戲服,在好友米西亞的陪伴下,首次踏上美國的土地,由紐約市埃利斯島入境。對於大多數的美國人而言,香奈兒女士代表著道地法式風情,標誌性的深色短捲髮、及膝裙套裝,以及她隨身配戴的珍珠項鍊,成為名媛們爭相模仿的風格,香奈兒女士不只是獨立女性的象徵,更成為大洋彼端的偶像與傳奇。

Chanel 女士在30年代前往美國的資料圖片。

Chanel女士初訪紐約,在當地成為媒體爭相訪問的對象。

延伸閱讀:

香奈兒重返紐約

每年十二月,Karl Lagerfeld 每年都會選擇一處和品牌擁有深厚淵源的城市舉辦工坊系列發表,今年則選定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中薩克勒廳舉辦,展廳中保存著被稱為鎮館之寶的丹鐸神廟。埃及丹鐸神廟建於古羅馬時期,據說埃及艷后的靈魂在此被喚醒,受到金色神聖泉源的洗禮之後,得到永生;黃金也具有永不變質的特性,因此被視為「神之骨肉」。

Chanel 2019 工坊大秀後台。

無獨有偶,金色正好是香奈兒女士鍾愛的色彩之一:圍裹式修身白洋裝搭配米金色斜紋軟呢套裝,彷彿烈日下閃耀的蜿蜒尼羅河;讓人想起埃及法老的弧形領口設計,搭配以金絲線及黑金石色交織而成的雙色洋裝,與黃金色、玉髓紅、青金色、綠松石色等如華麗彩釉般的疊搭首飾,交織出異域情懷。而由帽飾工坊 Maison Michel 打造出的金色壓印皮革平頂帽則勾勒出更為摩登的輪廓線條,秀上反覆出現的氣勢長靴,則由 Massaro 製鞋工坊,搭配 Desrues 服飾珠寶工坊製作嵌飾在鞋跟上的圓形寶石,在行走間自帶氣場。除此之外,在配飾上隨處可見的聖甲蟲標誌,則是象徵每日重生循環的太陽,為此,Goossens 金銀工坊特別循用創辦人 Robert Goossens 的原創模具製作而成,充滿古埃及神秘氣息。

Chanel 2019工坊大秀後台。

埃及符碼與工藝揭秘

Look 5:Lesage 工坊(斜紋軟呢)

首次使用鳳梨葉纖維,抽絲處理成為不織布網紗後,再混合織入斜紋軟呢中。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列。

Look24:Maison D’art 工坊(皮革壓紋)

古埃及神話中,鱷魚神向來是被人們歌頌的神祇,因為他們過著兩棲生活,據說能溝通人間與天界,本系列服裝、包款及鞋履,大量運用3D熱壓紋打造出鱷魚紋理。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列。

Look49:Barrie 工坊(長版針織外套)

長版針織外套呼應古埃及壁畫風格,繪有蓮花、聖甲蟲,及香奈兒女士的星座標誌;蓮花象徵風火水土四大元素,及創造與再生的意義,聖甲蟲則在古埃及壁畫中則代表再生,常見於兼具保護及裝飾的護身符上;獅子則是王權的表徵。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列。

Look68:Montex 工坊(洋裝領口)

此件耗時600小時的斜紋軟呢洋裝以刺繡工法繡以超過一萬多個多彩寶石,靈感源自品牌於1920年,一件具有 Art Deco 風格,如紐約天際線般的珠寶作品。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列。

Look70:Lesage(刺繡)、Grossens(胸前寶石)、Lognon & Lemarié(下擺)

耗時480小時,烏干紗上佈滿超過四萬個各色亮片刺繡,飾以圓頂寶石,前胸處特別以鑲嵌檯面設計,下擺處的黑色網紗摺飾由手工結合布料與紙模後,再以傳統蒸氣定型,並以金絲線刺繡裝飾。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

Look84:Lemarié(洋裝)

耗時1,010小時,為本季作工最長的服飾,將各式染色羽毛裁剪為幾何形狀,手工貼著於烏干紗洋裝上,呈現出木片嵌鑲的紋路質感。

Chanel 2019 Metiers d'Art 工坊系列。

延伸閱讀:

最後就讓孫怡帶我們一同探索 Chanel 位於巴黎近郊的 Goossens、Lemarié 和 Lesage 三大工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