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重覆穿同一件衣服,直到它產生獨特痕跡吧。」灰髮、皺紋、巴黎女人,Isabel Marant的風格心法

法式風格對我來說是隨意地穿上衣服。不用刻意構思,而是適合個人生活模式。」Isabel Marant 隨性但充滿女人味,她不完美,咧嘴笑起來牙齒有小小的縫,眼角有歲月劃上的紋路,不需明豔動人卻率性自在的美麗。

Isabel Marant 、Jungman Kim、Dudi Hasson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品牌創立超過25年,你覺得時尚產業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Isabel Marant(以下簡稱I.M.):全球化和傳播速度變得非常快,對設計師來說真正改變的是,我們必須一直提供新系列,相當累人,需求也很大。我們也需要生產更多的影像,因為人們對創新還有影像越來越要求。

M.C. :你在適應時有碰上任何困難嗎?

I.M.:我像是正在賽跑的設計師。這很像是心智和體能訓練。有時候你會很沮喪,因為你總沒有足夠的時間做到盡善盡美,但你又會在另一個系列改善。這很像一個永遠寫不完的故事。

M.C.:我相信時尚產業中許多人會覺得精疲力竭、不能生產更多內容,或是不能達到自我更好的目標,你如何一直在軌道上,並且保持創意?

I.M.:對,這真的很累人。有時候真的壓力很大,就像:「OK,又來了,我還能說什麼呢?」我覺得設計師就像一塊大海綿,你要有時間去吸收跟消化接下來的事情。和過去相比,我的私人時間減少很多,但同時也是一種訓練,我比以前更有效率,你必須很快地選擇。

M.C.:你認為時尚產業應該慢下來嗎?

I.M.:當然,我覺得兩個原因:創造力還有生態。那些消耗,我認為我們不需要這些產品,真的太多了。

M.C.:我很喜歡你說的那句話:「我甚至沒有機會穿那些衣服。」(I don’t even got the chance to wear.)

I.M.:對,有時我甚至不記得那是哪一季的設計,因為(衣服)停留的時間太短了。

M.C.:那麼你對永續時尚的看法?

I.M.:對我來說,時尚很不永續。如果你聽到有人告訴你,不要用皮革、用仿皮,那其實更糟;當有人說生物棉,你研究得深一點,會發現它跟俄羅斯棉花混合,大家都在上面動手腳,你得對此非常小心;設計師多少都必須依靠著這些不是很公正的布料跟資源,或許真正的解決方式是仔細地選擇每次的消費。更多浪費來自快時尚,他們用複製的方式上架新服飾、淹沒設計師,但你也束手無策,這同時製造了很多的浪費,我喜歡買一些高單價,但我這輩子都會一直保留使用它的單品。

M.C.:但時尚是一種商業行為,很難達到平衡。

I.M.:我一直都很關心生態環境,我閱讀許多關於文化和生態責任的文章。但沒錯,有時我也感到不安,因爲時裝產業傳遞的訊息和形象,我其實並不贊同。有時候我對我正在做的事感覺不太良好,因為我覺得我在推動人們去消費、我選了骨瘦如柴的女孩來走台步,我們所處的世界在用一種框架去定義女人;但當我看到真實生活中的各種女人,我就會感覺好多了。因為我們認真過生活、對自己感到很自信,並且找到了自己的力量。

M.C.:有沒有客人曾經將你的設計,用你無法想像的方式來做搭配?

I.M.:我對時尚的目標是試著讓人們在他們穿著的服裝裡找到自己。我遇到有很多女生跟我說:「Isabel,你知道嗎,二十年前我買了你的外套,它至今還是很時髦,我不想丟掉它。」也有女生說:「妳是我的榜樣。妳塑造了堅毅的女性形象。」我才意識到原來這一點讓女人感到很放心。


M.C.:你真的型塑了巴黎女人的形象。我記得那時所有人都想要一雙你的靴子和外套,愛妳所創造出的充女性形象。你會怎麼形容你的個人風格?你的皺紋、灰髮,我都覺得非常迷人。你又是哪種消費者呢?

I.M.:我沒有時間。我不太購買(衣服),即便我不需要付錢,但我不喜歡擁有太多東西,因為我不需要啊,我總是穿著相同的款式,在辦公室我甚至不太打扮,因為我一直堅持試穿每季的樣衣。週末的時候,我喜歡園藝,所以我就穿著內搭褲和便鞋。有時候我兒子會說:「你為什麼在時尚業工作啊,你又不打扮!」

M.C.: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世界上的女人,總是渴望想要成為巴黎女人。

I.M.:每個人都這樣問我,但真的沒什麼秘訣。首先你得歡迎別人、歡迎自己。巴黎女人不太在乎別人怎麼想,我們很自由。舉例來說,我從不染頭髮,我不在意我一頭灰髮出門。在某些特定國家,教育和文化告訴你要作個完美的人,但誰在乎啊!

M.C.:法國女人非常努力地要看起來毫不費力,這是真的嗎?

I.M.:是真的。舉例來說,你化好眼線但會刻意抹掉一些,讓它不要太完美;或者當我綁好一個髮髻後,我會把頭髮弄凌亂。重點是不要對自己太執著,而是執著在那些好的感覺。

設計師Isabel Marant
設計師Isabel Marant

M.C.:你的典型生活日常?

I.M.:很早開始,很晚結束。我不太吃東西,我有很多會要開,我必須和不同團隊合作,配件、男裝、Etoile系列、主線、秀,還有一些面談、廣告拍攝,非常緊湊。一週的時間一眨眼就過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