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迪奧Tie & Dior系列把彩虹收進珠寶作品裡!帶你看懂工藝亮點與設計DNA

儘管珠寶與時裝的物料截然不同,藝術意念與創作邏輯其實相通。全新《Tie & Dior》系列將紮染概念融貫,再挹注轉入珠寶設計,一場聚焦於配色與形體的對話就此展開。

Text/Kate Photo/Dior

2020年對 Dior 珠寶創意總監  Victoire de Castellane  來說意義非凡。二十前接下當時才剛創立 Dior 珠寶部門的掌舵大位,她即以大膽的主題、用色、取材、造型(如吸血鬼的愛情故事、彩漆、非傳統的半寶石),為珠寶圈注入新血。瀏覽  Victoire  二十年來所打造的每個珠寶系列,盡見亮麗繽紛的色彩組合、自由肆意的疊加或混搭寶石、不對稱線條的輪廓、張力十足的體積感、不外顯但作工仍舊精準到位的內裡背面,而她也以此獨到設計手法,為珠寶迷獻上全新《Tie & Dior》系列。

延伸閱讀:


迪奧《Tie & Dior》的靈感與亮點

《Tie & Dior》系列作品日前才於台北場珠寶暨腕錶展亮相;會場接待區一字排開,由女裝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以此次珠寶新品量身打造,從粉紅、鵝黃、草綠再到深藍色的高級訂製禮服,各件裙襬本身更因為紮染效果或布料層疊,呈現或淡或濃的變幻色度;這是  Dior  首度結合珠寶與高訂兩大領域的絕佳創意聯盟,給人驚喜之餘,也點出系列主題故事。


用於時裝設計的紮染,其能遊走於不同輕重、漸層色階的本事,藉著 Victoire 的引薦,登上珠寶藝術的舞台。呼應紮染的渲暈表現屬性,輕盈粉彩、強烈撞色、同色異調的選色,與造型形體的奇特美感,就是系列一大賞析重點;忽大忽小、各種車工或品種的彩色寶石群,以及偏心置放的溫潤光澤珍珠,除了各自擔綱要角,更為彼此烘托「引色」。


迪奧《Tie & Dior》的解碼系列DNA

關於顏色,Dior 先生曾說:「顏色精彩而迷人,我所說的顏色,指的是耀眼的顏色。」如萬花筒般變幻的色彩組合,也佔據 Dior 珠寶與《Tie & Dior》系列的絕對主導地位。「杏仁綠祖母綠戒指」以祖母綠寶石為軸心,周圍由內而外環繞著蘋果綠色的沙弗萊石、翠榴石、黃色與藍色藍寶石,最後由一顆折射出金色光澤的養殖珍珠來收尾;「春綠色祖母綠不對稱耳環」從開心果綠色的養殖珍珠開始,逐漸變化為祖母綠、藍寶石、粉紅藍寶石、沙弗萊石以及螢光感藍色的帕拉依巴碧璽。


看似隨興堆砌的澎湃配色當然也有一番道理,Victoire 在過去的採訪中曾表示,不論是跳色或同調的彩色寶石,要找到可相互搭配的寶石篩選,是最耗時的珠寶製作步驟,因為一點點色澤或亮度的微小差異,就會破壞整體呈現的平衡。而各式車工或克拉數的波光粼粼白鑽,則在種種色調之間扛起創造不規則邊緣的任務,猶如墨水擴散的最外圈,也使得濃烈彩色寶石能不搶彼此光彩,扣回  Victoire  所說:「我認為將寶石的運用與時裝面料聯繫起來會很有趣,而我想像的畫面是墨水滲透於紙張或織物面料上的效果。」


另外值得一提的,如果你曾關注  Victoire,從公開創作到私下穿搭,不難發現她對蛋白石的偏愛;《Tie & Dior》系列作品中,不見此具有彩虹光譜遊彩的有機寶石,反倒是珍珠成了曝光度最高的材質。這是  Victoire 在 Dior 二十年以來如此大量使用的首次嘗試,她挑選運用的原則手法也相當有原創性—金、橘、粉紅、開心果、白、灰、淡紫色珍珠,看似隨意地鑲嵌於作品偏心處,溫和柔嫩的質感與線條分明的透亮寶石形成微妙對比。


《Tie & Dior》或許是 Victoire 總結過去二十年歷程的最佳寫照,在紛擾的世代之中,世界仍舊繽紛愉悅,而設計或穿戴珠寶不只能表達自我風格,更可以是療癒感官的一帖靈丹妙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