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有雷!Netflix 神劇《后翼棄兵》沒明說的內心戲!用服裝細節教你看懂天才棋手的心理狀態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以零負評之姿拿下2020 netflix神劇美名,解析由Anya Taylor-Joy飾演的天才少女貝絲哈蒙如何透過服裝細節說故事。

Netflix、IMDB、thequeensgambit IG

細節一:戲服設計師Gabriele Binder

除了劇本、演員和聲光技術⋯畫面要與觀眾達到共鳴,服裝巧思也是關鍵之一,戲服設計師的責任就是在流動的故事線上,利用服裝強化角色特質。戲服設計師Gabriele Binder,過去曾為《竊聽風暴》

《無主之作》以及安潔莉娜裘麗編導的《愛在⾎淚交織時》操刀造型。

本次則在《后翼棄兵》為⾓色選擇了大量格紋樣式的服裝,去實體化Beth的執著,不只侷限於棋盤方格上,也顯現在她的時裝品味。

細節二:服裝呈現主角階段性格

本劇就從Beth的孤兒生涯開始談起,經歷的時期大約是 1956 年到1968 年,其中包括了兩性分工、六零年代嬉皮與解放、甘迺迪與冷戰美蘇競賽。在孤兒院時期,我們可以看到女孩們的服裝和圓頭皮鞋,十分簡單、樸素,色彩不繽紛,甚至衣服是輪流著穿的。

髮妝師Daniel Parker解釋,在搜尋歷史照片後,發現當時孤兒院中的小孩經常蓄著極短的瀏海和無層次的短髮,原因是在孤兒院中講究實用性,便於打理,因此他利⽤也極短的瀏海,為Isla Johnson所飾演的小貝絲塑造出與外界疏離的形象。

Beth被領養後來到學校上課,相較於同學們馬卡龍色系的迷你裙,Beth的服裝則是暗灰色調,尤其格格不入,也少了青春期少女該有的活潑,取而代之的是沈著、壓抑。

隨著比賽贏得獎金後,有了治裝費,新衣服的剪裁輪廓和面料開始有了轉變,

出現彼得潘領的洋裝、蝴蝶結、皮製低跟鞋,不過花樣選擇上還是出現了大量格紋,由此可知貝絲固執的個性,以及對棋盤格的熱愛。

之後隨著Beth參加更高階的國際賽事,也開始出現面料較好的材質,優雅的針織衫搭配圓裙,吹彎頭髮角度,

而這些靈感正是取經於當時的Fashion Icon們,例如美國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的穿衣風格,當時在女孩間蔚為風潮(Alma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演員Natalie Wood、王妃Grace Kelly的短捲髮也是女性們爭相模仿的對象。也能逐漸在Beth身上看到Alma的風格影子和服裝元素,

在Alma離世之後,Beth除了搬進Alma的房間之外,也開始穿著Alma生前時常穿著的碎花開襟衫,藉此思念她。

細節三:自由年代影響

1960的美國,除了承襲上⼀個十年的優雅,也因為反戰背景,有更多自我意識的崛起與解放,

更能表達自我的街頭時尚取代高訂成為主流,裙擺的長度變短了,Beth也開始穿上緊⾝褲、七分褲和喇叭褲。

前半季的Beth 行為模式姿態舉止總是冷靜觀察,精準出手;十九歲征戰墨西哥失去養母與巴黎之戰失利後,她焦慮與脆弱的一面才逐漸騷動失控

一場酒後模仿歌手Mariska Veres的妝容與強烈眼線,正是由超模Twiggy而來的靈感

細節四:俄羅斯終局之戰

在與俄羅斯對手的最後一戰,貝絲的唇色轉為鮮紅,女性象徵非常明確。整體也比以往更成熟、更加確定,同時也將女性氣質襯托到最高峰。

在最後的鏡頭,Beth⼀⾝雪⽩的悠閒的在公園漫步,巧妙呼應著她與俄羅斯對⼿的棋局,正是以白色王后棋子取下勝利,⽽⾝著⽩白色⼤衣和雪帽的她,就是在男⼦當道的64⽅格世界中,取下勝利的王后。


對服裝編輯的眼光與角度分析電影造型有興趣嗎? 你還可以看這些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