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藝術

德國藝術家Sven Drühl台灣首個展《風景4.0》:見山不是山的現代風景畫

Sven Drühl是藝術史迷也是數學家,用向量素材轉化為擬真風景,創造出獨特的繪畫新脈絡。

photos/Bluerider ART

「科學與藝術在山腳分手,在山頂會合 」──法國詩人Gustave Flaubert。


風景畫自古代以來即存在於繪畫史,在 16 世紀前皆是繪畫中的次要背景元素, 從未被當作一種正式主題,直到 18、19 世紀,風景畫才成為藝術家們特別描繪的主題,並漸漸蔚為風潮。

Bluerider藝廊本月起,於台北敦仁館舉辦新代理德國藝術家Sven Drühl首個展《New landscape 4.0 新風景 4.0》,展出藝術家的最新繪畫作品。Sven Drühl 的純漆畫(lacquer painting)系列,使用電玩遊戲中的矢量文件及背景紋理來創作,轉用這些虛擬世界的矢量素材再轉化為相當擬真的風景,他形容自己的創作如DJ 一般,截取不同領域各種的曲目來做混音,並融入自己的表情風格,重生一種新的感官享受。


Sven Drühl是個數學家,又著迷自文藝復興時期以來藝術歷史中的風景繪畫。他曾撰寫很多關於當代藝術的研究,也認為這影響他創作的方法,尤其對 1990 年代後結構主義及後現代主義其中論述關於作者、原創、組合、混合、混搭、跨載體及跨類型等方向感到興趣,而風景,一直是他創作的重要主題。

藝術家經常漫遊在歐洲博物館典藏中擷取風景繪畫的元素,使用挪用作為創作手法之一。利用非傳統的材料如矽氧樹酯、油彩、漆料等,其化學組成不同的特性,描繪山景、樹木、火山等不同的自然主題。從歐洲藝術史到日本浮世繪自在地轉換主題,長時間地觀察山水的表面以及引誘人的光線。近年Drühl亦使用黑漆來創作,黑色作為一種光的顏色,畫面中與油畫相融的啞光與閃耀的黑漆(lacquer)及勾勒線條的樹酯,固定在岩石、雪地與天空的表面上。大量的繪畫性筆觸,背後卻有秩序性的安排,遙望著19世紀平面繪畫的各種嘗試,並與當代超扁平(Super-flat)的繪畫風潮作出了區辨,可以說Drühl是個藝術史迷,卻又以理性架構出神秘的繪畫風景。


在不同視角觀看層層疊疊的廢墟、山峰結構、樹梢、開闊視野與不平坦的岩層,將感受無限的震動與閃爍,光與影、透視與空間都是重要關鍵。

觀賞者可以在Drühl的系列繪畫中感受到藝術家擁有數學家般的客觀思維,讓他思考藝術裡頭秩序及精確的重要性,並使用優雅的方式,去排列、重新定位,找到一種新的、屬於Drühl的公式。他曾說自己總是不循傳統,他的作品有意識地將自身與傳統繪畫區分開來。


藝術家最新的繪畫系列,始於 2014 年的純漆畫(lacquer painting) ,Sven Drühl使用遊戲公司提供的矢量文件及背景紋理來創作,他轉用這些虛擬世界的矢量素材再轉化為相當擬真的風景,自此也不再與藝術史中臨摹的真實風景有關係。Sven Drühl持續地將「風景」 再轉化為新的呈現,他所描繪的「新風景 4.0」,並非眼前所見的大山大林等真實自然風景,而是曾經在藝術史上由各個藝術家所記錄、描繪、轉譯成藝術語言的風景再抽象化。


New landscape 4.0 新風景4.0- Sven Drühl斯芬.杜爾 首個展

展期:7.11-8.30,Tue.-Sun., 10am - 7pm

地點:台北市大安路一段101巷10號1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