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LIFESTYLE 藝術

朽木亦可雕,專訪當代藝術家周世雄:從石油畫到概念藝術

今年三月,周世雄擔任《美麗佳人》客座編輯,推出「Ready-Made Object」特別企劃及聯名展覽。創意腦與行銷腦皆發達的他,這幾年的確在台灣社群媒體上濺起一波水花,相信關注相關領域的人都無可閃身。

採訪撰文/劉哲學 攝影/Troy Wang 造型/Alfie Hsu 造型協助/關婷玉 執行協助/楊羚 妝髮/高媛媛 花藝設計/Ohmydeer 金工飾品/Wen-Ju Tseng

朽木亦可雕,專訪當代藝術家周世雄:從石油畫到概念藝術

周世雄的形象很多元,藝術、設計圈的人都知道這個人,也知道他做過很多展覽,總有一些奇怪的點子或跟很多品牌合作等等。例如這次拍攝,他親自參與了所有企劃,從影像發想、採訪內容和現場執行都參了一腳,對於將呈現的方方面面都無微不至地照看到。


但,他覺得自己離傳統藝術家的方向已經有點遙遠了。「傳統藝術家多是工作室做作品,然後籌備佈展、結束展覽,我覺得我不是那種藝術家。我的作品在於我個人跟展覽的結合,我可以玩空間又能跟品牌合作,以跨領域來講在台灣算是比較少見的。」某種程度上,大家總認為他是精於行銷、包裝、推廣,甚至 Branding 的藝術家,但周世雄說他的本意不是這個。「我就是覺得無聊的事情也可以把它變得有趣。」

他有非常學院的藝術訓練,先後在英國聖馬丁學院和美國耶魯大學獲得學士、碩士藝術學位,作品也曾獲頒紅點設計獎和iF設計獎等等國際獎項;回台灣後,北美館、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等等代表性機構也都與他合作過展覽和作品。若說起周世雄的作品,最為人所知的當然是他的石油畫系列,因為家族產業的關係,讓他自然而然地以此為起點,用石油做為創作媒材。


這一系列令眾人眼睛一亮的石油作品,對他而言其實沒有破格之處,他解釋:「對我而言,油是最無聊的東西,也是最實用的東西之一,實用度跟衛生紙差不多;連油這樣的主題都可以把它千變萬化了,那我要把其他的東西變得更有趣,應該不會太難。」的確,創作、設計、行銷和經營……好像沒有什麼難得了他,周世雄總能玩出一番吸人眼球的新意。這次,周世雄也在聯名企劃之後,終於與《美麗佳人》深入聊聊他的創作反思,以及自身與藝術的關係。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你認為大眾怎麼記得你的作品?

周世雄(以下簡稱周):基本上還是石油吧,然後是「永生旅店」。永生旅店在這幾年算是代表作,所以我認為應該把我的符號從「石油藝術家」拉到「概念」。我的重點還是在「概念」這件事,因為我常常會想一些「為什麼?為什麼不能這樣?」和那些視覺藝術很強的設計師、藝術家比較,我算是一個掉書袋出身的藝術家,都是跑學校裡面念書的那種,視覺美感那些都是從生活裡培養出來的,去逛街、買衣服、欣賞漂亮的東西,美感是可以陶冶出來的,但我認為我跟大家最不同的地方,在於我的想法跟熱情還有堅持。

M.C.:提到「堅持」,過去有曾想過放棄的時候嗎?

周:做藝術是真的滿累的。有兩種層面,客觀地來說,藝術真的不好賺錢,而藝術家的影響力也是一個源源不絕的價值,可是前期來講是比較煎熬的,為了現實考量不再創作的就不在話下了。一直堅持在第一線崗位的開拓型創作者是很孤獨的,當然還有面對像家庭、整個社會對這件事的不抱期待。並非是不認同,做美、有趣的東西有什麼好不認同呢,重點是大家對於做這件事情的價值並不抱期待,這是我想改變的。

M.C.:曾想過不再使用石油創作嗎? 

周:不會啊,因為從「Ready-Made object」開始又是一個新的樣貌。應該說就像一個歌手唱R&B、唱饒舌,也可以唱抒情歌啊,你問我可不可以繼續唱饒舌,當然可以,去演唱會我還是照樣唱那幾首,但新的歌可以不要是饒舌。所以其實這不衝突,成名作宣傳都比較商業化一點,必須要讓它商業化一點,它要去支持你新的創作。又例如去年是 Louis Vuitton 先生冥誕200週年紀念,品牌就邀請了全世界200名藝術家每個人做一個行李箱,我就用石油的概念去做,現在這個行李箱就在全世界巡迴展覽,最後會登上歐洲的蘇富比拍賣,是我現在最期待的事。

M.C.:你覺得你跟藝術的關係是怎樣的?

周:以這次拍攝的畫面來說,就是在講藝術跟我的關係,另外兩個畫面很明確在講黑白跟生死,這兩個主題都是藝術最基礎的兩件事情。人家講「為藝術犧牲」聽起來很好笑,很像在諷刺、搞笑,但事實上這是一句真的話。搞藝術這件事情真的要犧牲很多你的生活,你真的忙起來就沒時間去健身、約會,沒時間回家陪爸媽聊天、遛狗,週末沒時間出去玩…。一個不小心,它就會取而代之生活很多部份,更何況我是在風暴核心的那個人,但是我覺得「Art is trust」,至少它是不會背叛我的事情。

M.C.:前面已經稍微提到過,你對這次參與的拍攝有什麼想法或感想?

周:這個又能推回上次聯名的「Ready-Made」主題,其實畫面裡我被油淋,我也是個 Ready-Made object,就是那個促成作品的物件。而我的石油畫不就是把油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嗎,有機玻璃框不過是一個展台,把油忠實地呈現出來,也是 Ready-Made 的概念。我用過各種角度去思考過石油畫:極簡主義、單色版繪畫、油畫的歷史、顏料的歷史、鏡像的歷史、攝影,大概都從這六個角度去講我的畫。我過去沒有想過 Ready-Made 這個概念,因此覺得有趣的是,多了一個角度去讓我回歸探討石油畫這個作品。


我最早那些石油畫染黑的機油都是回收的,是我去英國那些郊區的修車廠要來,然後把它灌到框裡面去。所以它就是一個 found object,一個找到的產品,就跟杜象的馬桶是別人丟掉的馬桶一樣。因此我認為 Ready-Made 最美好的地方就為一個東西找到新的解釋,重新定義並化腐朽為神奇,這件事難道不是藝術的本質嗎?「朽木不可雕也。」如果你連朽木都可以雕,就是作為一個藝術家最有趣的地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