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閱讀

易烊千璽、雷佳音聯手辦案‎,年度中國最大影視IP《長安十二時辰》令人窒息的古裝驚悚神劇

年度中國最大影視IP,文字鬼才馬伯庸長篇大作!突破真實與虛構的界線,打造令人窒息的歷史懸疑巨作,寫給看過全世界最好作品的讀者!

PHOTO / 網路

文/馬伯庸《長安十二時辰》、出版社/高寶書版

《長安十二時辰》書摘

天寶三載,元月十五日,子正。  長安,興慶宮地下。

「蕭規?」

張小敬從喉嚨裡滾出一聲沉沉的低吼,弩機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他萬萬沒想到,一直苦苦追尋的龍波,竟然是昔日出生入死的同袍。

這個意外的變故,讓他不知所措。

「咱們第八團,總算是在長安相見了,卻未曾想過是如此重逢。」化名為龍波的蕭規躺倒在地,任憑弩機頂住太陽穴,表情卻露出舊友重逢的欣慰。

張小敬沒有收回弩機,反而頂得更緊了一些:「怎麼會是你?怎麼會是你?」

「為什麼不會是我?」蕭規反問。

張小敬的嘴脣微微發顫,心亂如麻。他知道,現在應該做的事情,是一箭把這個窮凶極惡的罪犯射死,然後去阻止大燈樓上的陰謀,可手指卻沒辦法扣動懸刀。這可是當年能把後背託付出去的戰友啊!

張小敬不明白,當年那個死守龍旗的蕭規,為什麼會變成殘暴的龍波?他要毀滅的東西,不正是從前極力保護的嗎?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你這些年都去哪兒了?」這是張小敬最迫切想知道的問題。

那一日,蓋嘉運的大軍趕到了烽燧堡,擊潰了圍攻的突騎施軍隊。事後清理戰場,他們發現張小敬和蕭規摔斷了幾根肋骨,但氣息尚存,而且還在石頭縫裡發現奄奄一息的聞無忌。他從角樓掉下去的時候,被突厥兵墊了一下,隨後滾落到石塊的夾隙裡去,奇蹟般地躲過了猛火雷和碎石的襲擊。

僅存的三個第八團成員先被送回了撥換城,然後又轉送安西都護府的治所龜茲進行治療。軍方對他們的奮戰很滿意,大加褒獎和賞賜。

聞無忌沒了一條腿,沒辦法留在軍中,便把賞賜折成了長安戶籍,算是圓了心願;張小敬擔心聞無忌沒人照顧,利用自己授勛飛騎尉的身分,在兵部找了個步射銓選的差事,也去了長安。至於蕭規,他沒有接受張小敬和聞無忌的邀請,而是解甲前往廣武。從此以後,張小敬和聞無忌再沒聽過他的消息。

直到今天。

龍首渠推動著六個巨大的水車輪持續地轉動,低沉的嗡嗡聲在空曠的地宮中迴盪。落在地上的火炬終於熄滅,黑暗中的兩個人仍舊一動不動,有如兩尊墓旁對立的翁仲。

沉默良久,蕭規的聲音在黑暗中悠悠響起:「當年咱們在龜茲分別以後,我去了廣武投奔姐姐。我帶了許多賞賜,還帶了一份捕吏告身,滿心希望從此能過上好日子。可當我到家一看,卻發現屋子已成了廢墟。多方打聽之後才知道,廣武當地的一個縣丞垂涎姐姐美色,把她侮辱至死。縣丞怕家屬把事情鬧大,竟買通無賴放了一把火,把姐夫和兩個姪兒全都燒死在家中。我要去告官,反被誣陷,說我是馬匪,帶回的賞賜都是當盜匪搶的,還毀去了我的告身。」

他說得很平靜,似乎講的是別人家的事,可那森森的恨意,卻早已深沁其中。張小敬一言不發,只是呼吸粗重了許多。

「我原本指望蘭州都督府能幫我證明清白,可他們沆瀣一氣,非但不去查證,反而通風報信,把我抓到牢裡去。我在牢裡待了一年多,獄裡拿我去給一個死囚做替身,夜半處刑,結果被我抓到空隙,殺死了劊子手,連夜逃亡。我從武庫裡盜出一把強弓,射殺了包括縣丞在內大大小小的官吏十幾個,廣武縣衙為之一空。我在當地無法立足,只好攜弓四處流亡。」

「四處流亡」說起來輕鬆,裡面卻蘊含著無限苦澀。大唐州縣之間設防甚嚴,普通民眾無有公驗,不得穿越關津,也沒資格住店投宿。流亡之人,只能晝伏夜出,永遠擔驚受怕,不見天日。

蕭規能感覺得到,弩機儘管還頂在太陽穴,但其上的殺意卻幾近於無。他笑了笑,伸手把它輕輕撥開,緩緩坐起身子來。

「為什麼不到長安找我們?」張小敬問。

「找你們又能做什麼?跟著我一起流亡?」蕭規笑了笑,「後來我在中原無法立足,便去了靈武附近的一個守捉城,藏身在那兒,苟活至今。」

聽到「守捉」二字,張小敬有所明悟。那裡是混亂無法之地,像蕭規這樣背命案的人比比皆是。以他的箭法,很容易就能混出頭。

難怪襲擊長安的事情還牽扯到守捉郎,原來兩者早有淵源。

想到這裡,張小敬眉毛一挑,意識到自己有點離題了,重新把弩機舉起來:「那你解釋一下,眼下這個局面,是發的什麼瘋?」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你這是發的什麼瘋?」蕭規的聲音變得陰沉起來,「我的下場如何?聞無忌的下場如何?你被抓入死牢,又是拜誰所賜?為何到了這個地步,你還要甘為朝廷鷹犬?」

張小敬弩口一擺:「這不一樣!」

作者簡介

馬伯庸

  曾榮獲中國科幻文學「銀河獎」、人民文學獎散文獎、朱自清散文獎,被譽為文字鬼才。寫作題材廣泛,深受讀者喜愛。知名著作有《古董局中局》、《三國機密》、《風起隴西》等。

  《長安十二時辰》為其擅長的歷史懸疑推理故事,被稱為「歷史可能性」小說,即遵循歷史的固有規律,不改變歷史大事,但細節上的東西則是越精準越好,給讀者提供的是一種可能性,一種解釋。

  網友讚嘆小說的結構設計精巧,也極具畫面感,於網路連載時即備受關注,出版後更雄踞各大網書暢銷榜第一位,總銷量突破50萬冊,網路閱讀量也已超過8600萬。

  全書(上、下冊)共分24章,一章只寫半個時辰,章章都像在倒數計時。而一百零八坊星羅棋布的長安城,恰似一張棋盤,每一輪見招拆招都在這之間:有人在暗處行凶,有人在明處追捕,有人在案前推演全局,還有人在深宮之中坐收漁利。

  文中包括配角在內的大小人物,在歷史上大都有真實出處。往往一段不足百字的簡短描述中,就有六七個「專業術語」,了解這些語彙、感受當年的語境,給讀者增添了許多考據的樂趣。而文中判斷身分高低先看「魚袋和袍色」,煎茶不用心以至於杯中有「四散的沫餑」這些細節,也都因為高度還原了唐朝風物,而被頻頻點讚。

  文學博士、類型文學研究者李廣益認為:「《長安十二時辰》中的許多細節是有實感的,帶來很強的歷史復原感,令人身臨其境,而從史料的蛛絲馬跡中衍生出來的劇情,也能讓人信服。這需要相當深厚的歷史功底。馬伯庸寫三國題材的《風起隴西》的時候,還特意去蜀地的古戰場,沿著諸葛亮伐魏的路線走了一遍,這就是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