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閱讀

想擺脫罪惡感、不想再自責?「原諒自己」是最重要的起點,否則無法解決問題。

犯錯之後,常在午夜夢迴時身負罪惡感、陷入自責的輪迴嗎?這個甩不開的夢魘,到底該怎麼解決?根本裕幸《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一書中,教你如何擺脫。

Photo/IMDB、采實文化

文/根本裕幸《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出版社/采實文化

原諒自己是最重要的起點

不原諒自己,問題不會解決

因犯錯而心生罪惡感時,大概都會責備犯錯的自己,而且,如果已經傷害對方,便會採取某種行為來補償該痛苦。不過,若非惡意,而是一種失誤,那麼犯錯的行為該受到嚴厲譴責嗎?

況且,你出於罪惡感而自責,不斷做出補償行為,甚至到了連對方都說:「夠了夠了,我原諒你啦。」的程度。一如之前介紹的,如果你不原諒自己,就會不斷自責下去。

獲得對方的諒解,多少具有減輕罪惡感的效果,但不會徹底解決。如果「自責等於持續傷害自己」,即便對方已經原諒你,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因為,你一點都不幸福快樂。

「原諒自己」比什麼都重要。換句話說,「療癒罪惡感」的意思,等同於「原諒自己」。

心理師想對你說:

即便獲得原諒,如果你自己不接受,繼續自責的情況就不會改變。原諒自己,才能療癒罪惡感。

接受、理解、原諒自己

因寂寞而犯錯,無法擺脫自責

接下來介紹的案例,或許有人會覺得生氣、無法理解,也或許有人會主張這樣並沒有錯,我們心理諮商師很少去爭論「對/錯」,我們的目標是擺脫罪惡感,讓人輕鬆一點。

這一節,我要介紹一個很適合用來探討「原諒」本質的案例。希望各位能夠以「對事不對人」的概念來看待以下的案例。

有一位離過婚的女子來找我晤談。離婚原因是自己外遇,然後遭到老公責怪而引起的。詢問之下,我才知道她的父母在她年幼時離異,她是由母親獨力扶養長大的。

為了扶養她,母親日以繼夜地工作,也因此她常常一個人在家,覺得非常寂寞。

二十歲那年,她和大她十歲的男友結婚,對方是個經常出差、工作忙碌的人。兩人一直沒有小孩,她下班後回家,都是獨自過夜,即便向老公訴苦,也只得到「工作啊,哪有辦法,妳就忍耐忍耐吧」的回答,於是內心相當空虛。

這時候,她遇見一位對自己很溫柔的男人,很快就被吸引住,沒多久便發生關係。但是,這個男人已有家室,她依然得獨守空閨。這名女子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正在做的事情,皆懷有強烈的罪惡感。

「我這個樣子,有資格幸福快樂嗎?」她問我。恐怕她已經問過自己好多遍了。

「因為寂寞而外遇,不算是一種罪過吧。」我說。她做的事或許背叛了她先生,但我認為事屬無奈,情有可原。換句話說,這是不得已的。

她嘆了一口氣,說:「雖然我沒辦法立刻接受你這種說法,但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整個心一下輕鬆了起來。」然後,我開始問她童年的事,了解她內心寂寞的原因。

從情感角度來看,諒解情有可原的狀況

一個年幼的小朋友在夜裡獨自等待母親回家,這是怎麼樣的心情呢?閃電打雷、狂風吹得窗戶?吱?吱作響的時候,又是怎麼度過的呢?雖然母親已經把飯準備好了,但每天晚上一個人吃飯,那是什麼樣的味道呢?還有,一直殷殷期待母親回家,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這名女子長大結婚後,依然過著與童年時代一樣的生活。搞不好在等待丈夫回家時,便會想起童年的寂寞。當然,大人的感受不會跟童年一樣,但要是看到家人一起快快樂樂地走在路上,看到別人家中燈火明亮的模樣,很可能會有一股胸口悶痛的感覺吧。這種時候,出現一個很體貼自己的人,就算明知不可,恐怕也無法抵抗吧。

處理罪惡感時,我建議以「為何如此不得已?」的角度來看待。因為我們的內心世界沒有法律、倫理,也沒有社會人情世故,只是「有那樣的情緒」而已。

換句話說,不必用「對/錯」、「好/壞」這個標準來判斷。為什麼?因為這個標準只存在於理性「思考」中,並不在我們的「情感」當中。這麼一來,即便是被社會視為禁忌的事,我們也都能夠「理解」才對。

如果當成「會這麼做都是情非得已」,你就不會自責了吧?

不判斷「好/壞」,去接納與理解

這種處理方式稱為「接納與理解」。平心接受她說的話(接納),然後「理解」為何她不得不那樣做,這種態度才能幫助她。

這裡的「理解」,不是理性的、邏輯性的理解,而是「感性」的理解。這點很重要。

換句話說,你會認為,不論是誰,只要心理狀態同這名女子一樣,那麼,即便理智上明知不可,還是會做出同樣行為。這個「接納與理解」,在探討「寬恕」時非常重要。

很多人會根據表面上的行為、態度,來判斷其「好/壞」。但是,那樣的行為背後,隱藏著不得已苦衷的情形並不少見。像這樣,接受、理解自己做的事,才有可能原諒自己。

心理師想對你說:

以善惡、對錯判斷一件事,是屬於思考層面。如果我們關注內心(情緒),就會看到「情非得已的苦衷」。只要能夠理解該苦衷,就能「原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