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LIFESTYLE 閱讀

生活必須講究,婚姻不能將就!我的生活我做主,做自己的主宰!

生活越是逼妳,妳越要強大。我的人生我做主,不需要別人說三道四,因為我知輕重、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我一定會透過努力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當妳突然發現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把事情做好,就不會再期待他人為妳扛起重擔。屆時,妳就是自己的主宰。

圖/高寶書版提供;翻攝自Pexels作者James Wheeler、Kaboompics .com、Monica Turlui、Sunsetoned

生活必須講究,婚姻不能將就!我的生活我做主,做自己的主宰!

文/靜水《女人有底氣,活得才高級》、出版社/高寶書版

生活可以講究,婚姻不能將就


生活越是逼妳,妳越要強大。當妳突然發現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把事情做好,就不會再期待他人為妳扛起重擔。屆時,妳就是自己的主宰。


我和靖姐結識於某個書友會。那天我應邀來到她經營的餐廳,剛踏進院門就被眼前的景致迷住了。青石板、鐵柵欄、錯落有致的花草,門側還有塊木牌,上面用小楷字寫著:可以請客,可以慶祝,可以約會,可以看書;這裡不僅有美食,還有詩和遠方⋯⋯。對熱衷文藝的我來說,這裡簡直讓人欣喜若狂。


輕輕推開玻璃門,映入眼簾的是身著淺咖啡色寬鬆衣服的女人背影。這個女人正是靖姐。她優雅地剝著青豆,眼前的桌子上是兩杯冒著熱氣的香茗,桌子一角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十幾本書。在這種美好的氛圍中,我瞬間陶醉了。


見我到來,靖姐趕緊放下手中的青豆,招呼我到餐廳坐下。她微笑著說:「知道妳要來,我特地泡了兩杯陽春白雪。妳聞聞,很香喔!」抬頭和靖姐對視的剎那,彼此眼神裡盡是默契。


靖姐帶我參觀餐廳的每個角落,熱情地向我介紹每處布置的寓意和來由。洗手池是青石槽,點綴著精緻的鵝卵石,樓梯是紅木材質的,小房間竹木吊頂、唯美古燈,透明的紗簾隨風飄動,喜慶的紅色小鼓靜靜地坐在牆角。這些古色古香的布置,讓我對精緻有了新的理解。我想,和這麼講究的人做朋友,我平凡的人生也會變得更加有趣。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Kaboompics .com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Kaboompics .com

參觀完畢,靖姐和我坐下來喝茶聊天。當她聽我說起我的婚姻和家庭時,她的眼眶溼了。我問靖姐怎麼了,她說她想起自己和前夫的婚姻,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傷痛記憶。


靖姐讀大學時,是學校裡的校花。前夫是大她兩屆的學長,人長得帥氣,會畫畫、會唱歌,性格開朗,上學期間就和朋友合夥在校外開了畫室。當時有許多女生喜歡他,可他只中意靖姐。靖姐大學一畢業就和學長結婚,等他們有了女兒,前夫要靖姐放棄工作,回歸家庭照顧孩子,靖姐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沒過多久,靖姐寡居鄉下的婆婆賣了房子來城市投靠兒子,順理成章地和靖姐住在一起。婆婆一直生活在農村,凡事精打細算,習慣節儉,而且脾氣不好。初冬,家裡冷,靖姐開空調,婆婆覺得浪費電;盛夏,天氣熱,靖姐一天洗兩次澡,婆婆覺得浪費水;靖姐說小孩的衣服要和大人的分開洗,婆婆覺得靖姐亂講究。剛開始,她們還能相互遷就,慢慢地,婆婆覺得靖姐鋪張浪費,而且目無長輩。私底下,婆婆添油加醋地跟兒子說,妳老婆目無長輩,你要好好管教她。靖姐的前夫偏聽偏信,向靖姐興師問罪,說靖姐欺負他媽。靖姐據理力爭,前夫覺得靖姐故意為難他,一氣之下動手打了靖姐。事後,前夫給靖姐道歉,靖姐原諒了他。


不料,靖姐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婆婆看靖姐軟弱,時不時找麻煩跟她爭吵,靖姐稍有不開心,婆婆便找兒子訴苦。前夫只聽媽媽的一面之詞,極力維護自己的媽媽,每每對靖姐惡言惡語,甚至拳腳相向。靖姐百口莫辯,淚水漣漣。她不想再這樣過下去了,生活要講究,婚姻也不能將就。


我很難想像眼前這個優雅的女人曾是遭遇家暴的家庭主婦。

後來,靖姐和前夫協議離婚了。她淨身出戶,離開時只帶走女兒。靖姐四處求職,最後進了一家拍賣公司。拍賣公司老闆的妻子罹患重病去世,老闆無兒無女,隻身一人。老闆見靖姐聰明能幹,人又漂亮,頓生愛意。靖姐也覺得老闆很有紳士風度,而且非常上進。兩人相處融洽,於是結為連理。靖姐幫忙他打理拍賣公司,幾年下來,他們賺了不少錢,丈夫對靖姐更加敬重,對靖姐的女兒視如己出。


正是靖姐的講究,為她開啟了幸福的人生之旅,讓她找到了真命天子。我不禁感嘆,她的女兒真有福氣,竟然有這樣一個歷盡苦難卻對生活依然講究的媽媽,這是多麼豐厚的精神財富!


談及前夫,靖姐並沒有多少恨意。我說:「妳的前夫就該千刀萬剮!」

「不是這樣的,靜水。」靖姐平靜地說,「妳知道嗎?我也曾心生怨恨,但當我走過婚姻的河流漸漸找到自己時,我開始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女兒?如果不是他,我又怎能活成現在的模樣?」


我暗自佩服靖姐的胸襟,她對生活充滿感恩,幸福定會不斷來敲她的門。

有一種婚姻很有質感,互相欣賞、彼此仰望。一旦遇見,妳就要勇敢把握。未經歷過家暴的人無法體會那種尊嚴被人踐踏的痛苦,但生活越是逼妳,妳就越要強大。某天,當妳突然發現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把事情做好時,就不會再期待他人為妳扛起重擔。屆時,妳就是自己的主宰,不再做任何人的附庸。


工作之餘,靖姐還會念誦佛經,她說佛經能讓人內心寧靜。一個人只要放空自己,追隨內心,就能跳出曼妙的舞。

「看著來自天南地北的客人,聞著書香,我的內心就幸福無比。」她微笑著說。

我似乎看到了她迎風奔跑的樣子,原來講究的女人都有一顆浪漫的心。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Monica Turlui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Monica Turlui


妳都不敢做自己,還談什麼人生


我的人生我做主,不需要別人說三道四,因為我知輕重、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我一定會透過努力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果一個人今天被一段文字影響,明天被一種觀點左右,後天又被一個事件牽動,時時憂心忡忡、忐忑不安,說明他是個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生活中有不少這樣的人,我表妹就是其中之一。今天有人說她婆婆對她不好,她回家就會陰沉著臉;明天有人說她婆婆真好,她馬上面露喜色。她簡直就是「無腦族」。她認為,別人的話都是對的,每一句都深信不疑。不但如此,她還會把自己「聆聽到的教誨」堂而皇之地發朋友圈「昭告天下」。


自從成了自媒體人,我又多了一個認知世界的窗口、品味生活的管道。一個有良知並且對讀者負責任的自媒體人,絕對不會為了吸引讀者眼球而成為「皮囊式」的「標題黨」。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夠的辨別能力,有時一段文字能將沉睡的人喚醒,也能將激進的人變得更激進,甚至釀成悲劇。


有人說我是完美主義者,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我聽得出其中的讚美、嘲諷。還有人諷剌我:「妳那麼能幹,在國營企業上班那麼久,怎麼也沒得到個一官半職?」遇到這樣的人,我會和他保持適當的距離,或者置之不理。


我的人生我做主,不需要別人說三道四,因為我知輕重、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我一定會透過努力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Sunsetoned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Sunsetoned

李開復說過:「人生在世的時間非常短,如果你總是不敢做你想做的事,那麼一生過去了,你留下的只有悔恨。」


夜深人靜時捫心自問,我到底想做怎樣的人?想過怎樣的生活?聽著兒子咕嚕咕嚕的喝奶聲,我想著已不再年輕的自己,突然腦海裡蹦出一個詞:奇葩。這個想法源於自己曾經堪稱奇葩的經歷。剛入職場那幾年,無論多麼努力和用心,工作做得多麼完美,年底績效考核我總是給整個部門墊底,拿不到一毛獎金。有一年,我因為此事和主管大吵一架,說他徇私,把我應得的錢給了部門其他人,理由是對方是他的親戚。


多年後我釋懷了。當時我戳到了他的痛處,被誤以為是以下犯上、目無長官。而今我由衷地感謝這段奇葩的經歷,是它鞭策我迅速成長。漸漸地,我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也清楚自己能做什麼事。在我看來,這是對人生認知的一大進步。


我哪有那麼多時間去憎恨別人?哪有那麼多精力去糾結過去的不開心?我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很好。凡是失去的,不管是金錢,還是其他的東西,總有一天都會以另一種方式得到。


然而我必須承認,真正的安全感和金錢有一定的關係。只不過根植於內心的思想獨立、人格獨立、經濟獨立意識,才是女人真正獲得安全感的王牌。


不管是看得慣還是看不慣的事情,都不會因為妳個人的意志而改變。但妳要學會慢慢與自己和解,勇敢地做自己,略過所謂的薄情,擁抱真正的深情,進而改變自己,這是最大的幸運。其實我的要求不多,回家有熱騰騰的飯菜、可愛的孩子、乾淨整潔的房間,並不浪漫卻很實在的感情,足矣。


這些年,我像一隻蝸牛,背著沉重的殼,兩隻觸角不時被現實殘忍地抽打,在漫漫人生路上艱難跋涉。但我堅信,只要心中有夢,不斷努力,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就沒有到達不了的彼岸。作為努力中的自媒體人,我堅持閱讀和寫作,相信終有一天,我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James Wheeler
▲示意圖 / 翻攝自Pexels作者James Wheele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