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女性職場

給無時無刻都被工作群組、主管訊息綁架的妳一句忠告:「你要有勇氣選擇不被控制,這樣才沒人可以控制你。」

從今天開始,奪回人生的自主權!

Photo/IMDB

文/莊舒涵(卡姊)《不再討好所有人:別人的評價,不該限制你的人生》、出版社/時報出版

我爸媽的家族和我們這代比起來,都算是龐大,他們分別有六位以上的兄弟姊妹,從小不管是參加哪邊的家族聚會,總得至少席開五桌才能讓大小孩全上桌,然而隨著阿嬤的離世,家族的聚會也隨之減少或消失,尤其是媽媽那邊的家族。

幾年前媽媽五十五歲生日,才把我們同輩的孩子都約來相聚,腦海裡連表兄弟姐妹們小時候長什麼模樣都不記得了,更別說長大後,彼此之間真的可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聚餐時我們還笑著說,走在路上都有可能會彼此看對眼談上一場戀愛呢!那天晚上在回家路上,手機傳來被邀請進入LINE「黃氏家族」的群組裡,腦中直覺反應就是略過,這並非是我第一次拒絕參與這種龐大的群組,妹妹還私底下問我為什麼不加入,頂多加入了再按靜音就好。

其實我更想反問她,我為什麼要加入?這群組的功能是什麼?不就是節日時的問候祝福,要不就是貼網路笑話,接連著大家狂按笑翻了的表情;再不然就是天氣忽然變化時,一個人先傳「要穿的保暖喔」!然後大家又很有禮貌地回「好」、「謝謝」、「你也是」……,講白了,就是一連串的廢文。但我並不是沒有加入任何一個群組,我只是選擇需要、想要的群組加入,像是我們自己一家人、粉絲專頁小編們以及幾個重要關鍵的群組。當然不可否認的,面對不需要也不想要加入的Facebook 對話群組時,除非是廣告行銷意圖明顯,否則基於他人感受,我不會立刻按下退出,但會設定讓它不發出任何提示直到再次開啟。

最近我參加一場講座,講座前收到一封提醒信,請大家申請加入專屬社團,演講後該社團會持續提供相關資訊,我選擇了不加入,原因無他,我不想被干擾。或許有人會說,這樣會錯失很多資訊不是很可惜,況且講座都付費了。但如果我覺得什麼都需要,什麼都加入,這不就和多數女生買衣服的原則很像:深怕錯過自覺穿起來好看的衣服,所以同一款式、每個顏色都買一件,到頭來,卻未必件件都穿過。

與其將時間花在讀這些可有可無的資訊,倒不如多花點時間做一直認為沒時間做的事。像是讀本書、看場電影、陪陪家人朋友,就算是拿去打電動都能讓自己身心愉悅,何必時時刻刻都想剷除社群APP右上角上的那些數字呢?在早期沒有這些社群媒體前,我當時的老闆都習慣用簡訊來告知她隨時想到的代辦事項,簡訊時間點大多是清晨五點,習慣摸到一兩點後才睡的我,經常在清晨被訊息聲驚醒,迷濛中看著老闆的新任務,簡單回覆後再把工作帶入睡夢中,天天處在一種半夢半醒的混亂狀態。

那些日子不只是睡眠品質糟糕,心裡也都處在緊蹦狀態下,深怕漏掉什麼訊息,更怕沒有立刻回覆會被老闆覺得自己工作不積極。一直在這樣的環境下到後來,就算老闆沒有傳來訊息,五點鐘耳邊都會幻聽似的以為有訊息,猛拿手機起來檢查。直到有次我和老闆去屏東出差,火車上她問我:「舒涵,妳這樣跟著我學習工作,有沒有什麼建議想要給我?」

那一刻不單火車晃動的厲害,我整顆心都快跳出來了,就在我正猶豫著要不要說出這困擾我多個月的狀態時,她看我遲遲沒說話又補充說了:「妳講沒關係,因為再過一個月我就要離開公司了,我想聽聽這段時間妳的感受。」乍聽這消息時悲喜交加,我也就毫無顧慮的說:「您常常在早上五點傳訊息給我,我深怕漏接總是睡得很不安穩,假日也都手機不離身地隨時待命與檢查訊息,這樣的狀態已經讓我到崩潰邊緣了。」

老闆透過垂著的眼皮往上看著我說:「我看妳都立刻回覆,想說妳跟我一樣都很早起……。」其實後面她說什麼都和火車發出「傾倥!傾倥!傾倥」的聲音融為一體了,我也聽不進她後來的話,完全沈浸在大罵自己「靠!我這大白痴」的無限循環中。

不過從那天起,老闆再也不發簡訊給我了,而是改成在凌晨五點發mail 告知代辦事項。在她要離開的那天送了我一句話,我也把這句話送給和我過去一樣,老被訊息控制的你:「當你感到被控制時,你要有勇氣選擇不被控制,這樣才沒人可以控制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