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職場

募資45億拍攝《台灣三部曲》,導演魏德聖:你為什麼不停止害怕,做一些證明自己存在過的事?

2008年以《海角七號》一舉成名,第一部長片就創下國片票房紀錄,這樣的魏德聖,至今12年,人生卻從未過過好日子,反而以平均3、4年一部電影的慢速度,產出題材總很有難度的新片。例如講述霧社事件的《賽德克•巴萊》、日治時期嘉義棒球隊的《KANO》,以及這次破天荒規格橫跨10年製作、花費45億展開的「台灣三部曲」計畫。

text,photo/cheers

51歲了,金馬獎名導演魏德聖依舊不改本色,傾家蕩產編織他的電影夢。

從2008年讓他一舉成名的《海角七號》,至今12年,第一部長片就創國片票房紀錄的魏德聖,人生從未過過好日子,反而以平均3、4年一部電影的慢速度,產出題材總是很有難度的新片。例如講述霧社事件的《賽德克‧巴萊》、日治時期進軍甲子園的嘉義棒球隊《KANO》,以及這次破天荒規格橫跨10年製作、花費45億展開的「台灣三部曲」計畫。

我最大的驕傲,是後面的人走在我們開的路上,批評著我們路開的好不好。 

從很久以前,就立志不拍別人拍過的電影,魏德聖早在拍《海角七號》前,就已經寫好了這次《台灣三部曲》的《首部曲:火焚之軀》、《二部曲:鯨骨之海》及《三部曲:應許之地》劇本。

 

他要開的新路,是完整講述台灣人從何而來的歷史,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重現荷蘭人來到「台江內海」,再到鄭成功打敗荷蘭人,台灣這塊土地初始的多元樣貌。為了說一個有「永恆保存」價值的故事,電影的敘事橫跨半世紀,主角包括西拉雅獵鹿勇士呢喃、漢人海盜郭懷一、荷蘭傳教士楊恩等人。他並大手筆地找來已製作多部好萊塢作品的日籍美術總監花谷秀文、法國知名視效團隊等加入。 

45億打造5部電影,述說人與土地的關係

「我想告訴很多台灣人,我們的存在,是依附著人跟土地的關係。」對魏德聖來說,花7億打造的史詩鉅片《賽德克・巴萊》還不夠大規模,《台灣三部曲》才是他人生最終的計畫。在接下來的4年期間,他要分階段募集45億,以《台灣三部曲》為核心,延伸為「台灣400年系列電影」。當中除了3部劇情片外,還包含1部紀錄片《尋找福爾摩莎》與1部動畫片《達娜米》。

「我需要透過很多前面的累積、訓練,到最後自己才有能力執行這個計畫,」魏德聖說。在2014年拍完《KANO》後,他執行《台灣三部曲》的念頭在腦海裡愈來愈清楚:「我覺得不能再以3年拍一部作品、交作業的心情來做電影了。」

「一個人一輩子,要做的就是那幾件事,我可以順著心意完成,就覺得對自己有交代了。」魏德聖嘆一口氣、不知道是第幾次重複這句話:「台灣三部曲這個計畫,對我來說是最後、最大的目標,是一個自我證明的總結,代表我來這個世界走過。」 

抵押房子、負債拍片,只為成就理想

這麼大的夢,魏德聖不可能自己完成。過去他拍片,抵押房子、向企業主低聲下氣募款幾乎成了生活常態。等到電影上映,扣掉戲院抽成、拍攝成本和債務,剩下的又全數投入新片中。如同《Cheers》雜誌約訪當日上午,魏德聖也在忙於新案子的投資提案,下午趕回來風塵僕僕接受採訪。

他坦承,要說服企業家,是件很用力、很辛苦的事情,特別是要辨識對方真正的目的。

你分不清楚誰是要聽財務報酬、誰是要聽理想的。有時你講理想、他跟你談財務;你講財務、他跟你談理想。 

不過,辛苦歸辛苦,在過往的經驗中,魏德聖早已看清這是必然得走的路。只是他也感慨,在提供資金者中,不乏有人不談理想、純為賺錢而來。「你給我錢是為了賺更多錢,還是為了替你實現你心目中的美好世界,那對我的意義不一樣。」他說。魏德聖真正渴望找到的,是更多「努力建立一個能影響大家的美好世界的人」。

 

這回為了《台灣三部曲》,他首次開啟群眾募資計畫,8月5日上線、不到一個月已有超過8千人、近3千萬元的募資響應,可以完成主要場景西拉雅部落的搭建。

不過,電影拍攝募資的第一階段到10月10日為止,還有7千萬缺口。第一期的場景還有造鎮古大灣區、熱蘭遮城、赤崁漢人聚落、魍港海盜村與荷蘭人海堡等搭建工作,希望在明年電影正式開拍前,募集足夠資金到位。

在募資網站上,魏德聖自述,拍《賽德克‧巴萊》的時候,看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台灣。拍完的第一個感受,是終於可以對霧社事件的人物有交代。但是反過來想,自己的祖先故事卻是缺漏的,於是他以1624年、被公認是《臺灣史》起點的這一年,要在400年後的2024年,把這個人文尋根的故事搬上大銀幕。  

對歷史場景還原一向講究的魏德聖,是團隊眼中不折不扣的「歷史控」。過去他曾經花了8千萬,打造出《賽德克‧巴萊》的林口霧社街場景;花4千萬打造《KANO》嘉義市車站圓環街道場景。這一次,《臺灣三部曲》也投入了全心全力在文史考究與美術設計。

為了考究場景,不惜遠赴荷蘭請益專家

電影預計2021年8月開拍,卻已經跑了3年多的前置作業,一反多數電影在開拍前3個月才找景的慣例。其中,為了製造17世紀的荷蘭商船,魏德聖還真的跑去荷蘭,找上博物館的專家請益。

「要做這種題材,我不是沒有考慮過的,是想了很久,找出讓這個故事可以講得最清楚、最漂亮的角度。」拍過多部票房上億的電影,魏德聖的功力不在話下,只是,這回他拍電影是第一步,後續還有「豐盛之城」園區要蓋。

2019年年底,他和台南市政府簽訂BOT案,要將電影拍攝片場完整保存,同時蓋設電影院、博物館、古法手工藝村、商店、教堂、飯店、餐廳等設施,形成全新景點,屆時將採取分階段募資的方式,讓《臺灣三部曲》的影響力更長遠。

從創造硬體、開發軟體到線上線下的合作,魏德聖強調,他希望《臺灣三部曲》可以成為一個箭頭,「打到世界核心去。我們都太忽略藝文的魅力,他是有攻擊性、影響力可以進入世界的。」

「為什麼要搞這麼大?就是要擺脫海盜格局啊!」魏德聖話說的堅定。台灣應該開始用人文底蘊影響世界,要擺脫「英雄格局」——也就是用3~5年成就一個霸業就消失,只懂開發卻不懂經營。「王的格局才有千秋,我們要開發到更完整,跟更有能力的人合作,創造更長久、有影響力的未來,」他說。

 

曾經很在意外界眼光,對票房深感壓力的魏德聖,邁入知天命的年紀,對眼前的挑戰,看得更開了。去年11月,他跟幾位企業家朋友一起挑戰雪山著名的聖稜線,形容自己在那一週體會了很多。特別是看見雄偉的美景, 覺得自己很小,即使你在這邊錯了、失誤了,這個世界不會改變。 

這個經歷讓他更深刻感受到,既然個人的成敗,對世界運轉沒有太大影響,「那你為什麼不停止害怕,去做一些事,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的價值呢?」

「希望大家看完我的電影,能坐下來喝一杯冰涼的酒、咖啡,嘆一口氣說:『原來我是這樣出生的。』」訪問過程中,魏德聖不改對名利的淡泊,再次道出電影夢背後的堅持:

如果以後的人想起我,覺得這個人『是個角色』,就是對我人生最大的讚美了。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專訪格鬥紀錄片《逆者》導演陳文良:我起步慢,但沒有人可以打敗努力

立委成喪屍、極限密室逃生!台新片《逃出立法院》導演:我想打破世代對立的僵局

《江湖無難事》好評大爆發,「台客」導演高炳權:拍電影,剁根手指頭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