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職場

榮獲金曲最佳樂團獎,滅火器:當風頭過去,最後剩下的才是真正的自己

憑著太陽花學運一首《島嶼天光》一戰成名的滅火器樂團,今年成軍滿20年了。最應景的大禮,是一舉入圍5項金曲大獎,最後更奪得最佳樂團獎。20年來,他們從地下樂團默默唱進小巨蛋,直到如今攻進金曲殿堂,這個由4個大男孩組成的搖滾樂團,究竟是如何寫下不敗傳奇?

text,photo/cheers

一首島嶼天光 紅遍大街小巷

踏進松山文創園區的一號倉庫,牆上貼著寫著「民主開唱音樂會」的海報,煙霧瀰漫、燈光閃熾的舞台映入眼簾。在一陣歡快的喧嘩後,現場突然沉寂下來。數秒後,觀眾興奮一致地吶喊著「滅火器、滅火器!」3個字,台上隨即奏起熱血的搖滾樂音。

主唱楊大正用渾厚的嗓音唱著《無名英雄》,台下觀眾掀起輪番尖叫,有人身穿力挺香港的黑T恤、披著寫有「光復香港」的旗幟,高舉雙手歡呼。空氣中流淌著強烈的「自由」兩個字。

有別於一般歌手深怕與政治沾上邊,滅火器樂團不但不迴避批判政治人物的,還很熱衷參與社會運動。從樂生療養院反迫遷到文林苑王家反拆遷運動,幾乎無役不與。也因此,從他們的歌曲中常可聽見對於土地與社會的情感與關懷。

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搖滾的旋律、熱血的節奏,搭配台、國語摻半的歌詞,滅火器樂團的獨樹一格,打動了無數對自小生長的土地懷抱理念、對民主價值有所主張的年輕人。

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滅火器一首《晚安台灣》被廣泛傳唱。楊大正因此受邀為這場抗爭活動寫歌,才有了後來的太陽花學運之歌《島嶼天光》。而這首歌,除了讓滅火器樂團從此獲封「社運英雄」,更首度摘下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

成軍20年 寫下金曲入圍5項紀錄

6年過去了,太陽花學運成為歷史的一筆,滅火器樂團的影響力,也從最初的小小火苗,轉變成為如今的熊熊火焰。今年是滅火器成軍第20年,也是最豐收的一年,憑著《無名英雄》專輯,一舉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最佳台語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年度歌曲」、「年度專輯」等5項大獎,最後更成功奪得最佳樂團獎,同時還入圍3項金音獎。

為了記錄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滅火器在今年推出新書《前面有什麼》,讓更多人看見他們舞台背後的精采故事。

採訪這天,記者走進氣氛活潑的火氣音樂工作室,樂團成員有的還在電腦前編曲、有的在外聊天,花了幾分鐘才集合完畢。由此不難看出滅火器樂團私底下「真實」的一面:不造作、不寒暄,或許這就是樂迷喜歡他們的原因。 

談起新作品,楊大正神情認真地說,這張專輯的製作背景,主要是2018年碰上「韓流」(編按:時任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興起的一股政治現象),加上2019年,他的生活充滿了各種焦慮:「除了大家在說的『亡國感』外,還有我對自己價值觀的懷疑,」他坦言,當非常多人選擇跟隨「發大財」這樣的口號,讓他開始懷疑自己,原本堅信的價值真的是對的嗎? 

「韓流現象是一堆人在拿台灣的民主開玩笑,踐踏白色恐怖時期到民主運動時期的那些革命者的努力,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楊大正說。 

聽他鉅細靡遺的介紹專輯概念後,話鋒一轉問他,希望今年得到幾座獎?楊大正略帶害羞地撲滋笑出來:「小孩才做選擇!」下一秒卻又充滿自信的說:「當我們完成專輯的那一刻,我已經覺得這是最棒的專輯!」。

他表示,過往的專輯都是以成本較低廉的方式完成,但這張專輯是特地飛到美國製作,目的就是希望能給自己一些挑戰,設法突破音樂品質的極限。此外,這張作品中也有很多新的突破,例如今年入圍金曲「最佳年度代表歌曲」的歌曲《雙城記》,就是滅火器首次與知名作詞人林夕合作,結合二二八事件與香港反送中兩個事件的時代背景,所做出來、別具時代意義的作品。

除了歌詞充斥濃厚反權威意象,也在歌曲尾奏中加入經典電影《悲情城市》的配樂。一方面是向侯孝賢導演致敬,也希望讓更多人看見,不同時代的人民對自由有同樣的追求。

鎂光燈褪去後 靠理念自己發光

回顧來時路,滅火器樂團因著太陽花運打開知名度,固然有幾分幸運,但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來自他們「對理想從不輕易妥協」。

立法委員、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在推薦序中表示,10幾年前,滅火器樂團問他,怎樣讓舞台上的表演張力更猛、更好看。他給的建議是:「每天表演,表演到對歌曲超級熟練,然後繼續每天表演,表演到對歌曲超級厭膩,再繼續每天表演,表演到跟歌曲達到身心靈合一。」

未料,滅火器樂團真的就借Live House沒人的時段,開始每天對著空氣表演。他有時會到現場看,就這樣看著他們對自己的歌曲表演到很熟、到很煩很膩、再繼續突破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讓林昶佐忍不住讚嘆:「許多熱愛音樂的人都無法做到這個境界,滅火器樂團根本是對音樂癡狂的人!」

問團員們,因為太陽花學運爆紅之後,是否曾有一段時間背負巨大的壓力?

貝斯手皮皮(陳敬元)坦然地說:「我們聲援一些社運或場合,寫某些歌曲,並沒有特別計算這東西會帶來多少效益,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只是當下覺得是對的事,大家就一起來做,」。

楊大正則翹起腳放在桌上,邊點菸、邊答:「以前唱社運、寫歌,從來也沒有這麼大的反應,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衝擊很大、很震撼。」他坦言,突如其來的知名度,曾讓他一度不知所措,甚至陷入迷惘。

他還記得當時身邊友人提醒:「現在媒體都認識你們啦,要趕快洗白囉!」讓他感到徬徨,思考會不會因為政治意識而斷送音樂生涯。只是,楊大正終究做出了選擇:「幹!中國是上帝喔?如果現在娛樂產業的規則,是得罪中國就變成『黑』的,那我寧可放棄那些發展機會」。

他接著說,幸好當時沒有因為開了眼界,就去貪心地抓了很多不該抓的東西。反而是在慌亂中放慢腳步、釐清自己的核心價值。「我很快就理解到,知名度、風頭啊什麼的,隨著時間都會過去。對滅火器來說,最後剩下的有多少,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滅火器樂團專書作者、同為樂迷的張仲嫣分享,在寫這本書時,她從滅火器樂團身上看到「誠實」二字。或許就是因為這項特質,才讓他們創作出如此令人感動、又兼顧真實的作品。

相信歌曲的力量 持續發聲也要傳承

面對社會賦予「社運英雄」的形象,滅火器自己怎麼看?楊大正坦言,並沒有享受其中,反而因此要求自己,擁有一定程度的話語權,講話要更謹慎小心。

「我只想在能力範圍內做好每一件事,成為社會一點點正面的力量,」他舉例,比起受封為英雄,他更喜歡依循內心的聲音,誠實地寫歌,讓它傳遞出去。「創作對我來說,就是一種關懷社會的方式。也許這首歌會陪伴到一個失落的人,或是鼓勵一個頹喪的人,甚至幫助一個徬徨的人,使他有勇氣做決定。」就是秉持這股信念,多年來,他始終堅持不懈創作。

度過20年的里程碑,問滅火器樂團,還會一直走下去嗎?楊大正毫不遲疑地說:「一定是唱到不能唱啦!」其他團員也紛紛點頭,相視而笑。

從一開始發片四處碰壁,到如今為棒球強將陳金鋒、總統蔡英文操刀寫歌、自行成立火氣音樂品牌,滅火器已然成為台灣獨立樂團的傳奇。問他們的下一步是什麼?楊大正代表團員表示:「我們要將身上的養分留在土壤裡,讓下一代有相同理念的人可以取用。」

除了依舊熱血、挺身為不公義發聲,滅火器未來還多了「傳承」這件任務。盼能用自己生命所燃燒的火光,為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點亮燦爛的未來。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獨立音樂歌手鄭宜農:我和我的古怪家人,無論如何不會背棄彼此

擊敗五月天奪下最佳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吼出90世代的覺醒與挫折 

玩音樂又不會賺錢?老王樂隊:「但是也不要把自己的可能性,侷限在考試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