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LIFESTYLE 職場

奪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游牧人生》:人生是一部充滿逗點的公路電影

華裔導演趙婷以《游牧人生》獲得奧斯卡獎,資深演員麥朵曼也以此片三度封后。《游牧人生》能給工作人帶來最大意義的兩段話,分別來自女主角芬恩與男配角鮑勃,為什麼?

text/cheers,photo/Nomadland Facebook

奪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游牧人生》:人生是一部充滿逗點的公路電影

華裔導演趙婷以《游牧人生》(Nomadland)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資深演員麥朵曼(Frances Louise McDormand)以此片三度封后。最能發人深省的兩句話,其實都已經剪在預告片中:

女主角芬恩(Fern)在面對同事探問時說:"I am not homeless, ... I am just houseless."(我不是無家可歸,我只是沒有房子。)

英文中的home有很多層意涵,既可以指家與家庭,也能指心靈歸屬之地,而house只是容器,沒有了home,house只是空殼。

男配角鮑勃(Bob)在與其他游牧族談話時說:"There is no final goodbye,... I always just say 'I see you down the road'."

這句話,中文可以翻成,「人沒有永別,所以我都說『路上見』」。

對工作人來說,擔任什麼職位,換到什麼公司,最重要的是初心。只要不忘記當初的出發點,home就會一直在,不會沒有歸屬感,也不會成為homeless,變成居無定所的遊牧族(nomad)。

職場上的挫折,只是職涯中的一段,過了10、20年之後,很多事可能大不相同。所以鮑勃說沒有永別,只有路上見,因為只要人生沒有劃下句點,它就是一部充滿逗點的公路電影。

即使被攻擊,趙婷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像極了「遊牧族」的趙婷,幼年在中國長大,長大後在英國生活過,在美國拿到學位,39歲奪得奧斯卡獎。

她是第3位拿下最佳導演獎項的亞洲導演,在此之前有台灣導演李安,韓國導演奉俊昊獲此殊榮。她亦是繼2010年凱薩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之後,第2位獲獎的女導演。

只是,不論外界如何描述她,是第幾位拿下最佳導演獎的亞裔導演,或是第幾位獲獎的女導演,這些都不過是她人生中的逗號而已,而不是句點。

趙婷在2013年接受雜誌《Filmmaker》訪問時說:

「整個故事要從我在中國還是個少年時開始說起,當時的中國是個到處都是謊言的地方。你總覺得你不可能有脫困的一天。

當我還小時,接收到的訊息,很多都不是真的,所以我非常不滿我的家庭與背景。我突然間到了英國,然後重新認知了我的人生。在人文學院(liberal arts)念政治學,是當時我發現辨認出真相的方法之一。我所做的,只是以資訊讓自己有準備,然後再挑戰資訊。」

當然,「當時的中國是個到處都是謊言的地方」,這句話被斷章取義,成為中國網軍攻擊她的箭靶。

同樣的事2020年再度發生,人在美國的趙婷在接受澳洲媒體訪問時說,"The U.S. is not my country, ultimately."(最終來說,美國不是我的國家),卻被遠在地球另一端的記者聽成"The U.S. is now my country, ultimately."(美國現在是我的國家,不管經過如何)。

此事再度引發網軍攻訐,會不會影響《游牧人生》在中國的放映機會,還不得而知。

其實,對趙婷來說,其實芬恩的台詞已是最好註解,她不管在中國、英國,還是美國,都不會是homeless,因為她知道自己是什麼、在做什麼。

對照人生,終點亦是起點

《游牧人生》中的芬恩,因為丈夫的去世開始流浪,換了幾分工作,認識了新的朋友,但是她的心中一直有先生,也一直把露營車當成“home”。

當車廠老闆說,壞掉的車如果要修,還不如換一台新款露營車時,她不肯。因為對“home”無法割捨。同樣的,雖然有機會重新開始戀情,但她也放不下先生。

最後,芬恩開著舊車回到故居,看著後院的沙漠景致,她才能面對,再次回到自己的人生。

趙婷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她想詮釋的感覺是,芬恩(或任何人)在迷惘中,彷彿找到希望、又帶點失落的感覺。

作為本屆奧斯卡獎的大黑馬,趙婷在上台領獎時說,過去在中國成長的經驗,對自己日後遇到困難時有幫助。

她引述《三字經》的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當我還是個孩子時,這六個字對我有很大的影響,直到今日我還是深深相信。」

她說,儘管長大以後,發現有時候事實正好相反,「但無論我走到世界哪裡,我總是會在相遇的人身上發現良善的一面。這座獎要獻給所有擁有信心與勇氣保持內心良善的人們。無論這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公路電影(road movie)是歐美電影經常使用的敘事方式,某些部分也與文學上的意識流相仿。人在不知所盡的路上,遇見各式各樣的人,獨自駕駛時又不斷反思,最後不管到達的地點為何,都不是終點。

趙婷選了公路電影這個方式講《游牧人生》這個故事,就像是跟觀眾講述她的心情。看完電影、整理完情緒後,主角有主角的游牧人生,而觀眾也有自己的人生要繼續。

即便是游牧人生,依舊可以走得有期待,這是趙婷透過她自己的歷程及作品,告訴觀眾的事。

【 原文於此,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提供,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會議 總是沒效率?跟著 Netflix 學高效會議3原則

誰說內向就吃虧? 6大優勢讓內向者在職場更吃香

「人因夢想而偉大」沒有夢想,就不偉大嗎?《靈魂急轉彎》給大人的3堂哲學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