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變裝皇后的美你懂嗎?飛利冰X林安:變裝是各類藝術集大成

當《魯保羅變裝皇后秀》又拿下一座艾美獎,台灣人對變裝的想像多半還停留在秀場。其實變裝皇后根本多才多藝,從彩妝時尚造型設計,到唱跳演戲搞笑主持,舉手投足還美到氣死生理女性。不信?有請布農族變裝皇后飛利冰。
1 / 2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Cheng Chen  妝髮&造型/飛利冰

幼稚園,飛力安小弟弟會趁大人不在家,偷擦媽媽口紅。有一年平安夜,要拿火把遶部落報佳音,就看到一個小男孩穿高跟鞋跛腳在那邊走。國中話劇比賽,他化煙燻妝、穿馬靴大跳〈舞孃〉、唱〈我要快樂〉,引起全校轟動,「後來有一群惡霸走到我班級門口喊:『你們班跳舞孃那個是誰?』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這樣霸氣走到他面前說:『是我,怎樣? 』帶頭的惡霸只回了:『沒怎樣,你滿厲害的!』我禮貌道謝後,他們就走了。從此再也沒人敢找我麻煩,我因此好像默默地被誰保護了?」之後,男孩加入了白雪綜藝劇團,高中開始從事變裝演出,至今十年。網友讚他眉眼間有范冰冰神采,結合原住民名字「飛利安」後,誕生了變裝皇后「飛利冰」。

「我化完妝其實就是我媽年輕時的臉,」和母親感情極好的飛利冰,幸運地遺傳了「部落巨星」的表演天賦,在舞台上繼續著母親未竟的唱跳夢。平常,他多以男裝素顏出門(化妝很~累),私下「比較悶騷,不太講話」,但只要變完裝,一站在舞台燈光下,能演能唱能跳(通常很懶得跳)的「冰后」便會征服全場。他賦予「飛利冰」的性格是「一個很有愛,但嘴巴很賤的人」。提到台灣變裝皇后的現況,冰冰說目前從事專職表演工作的變裝皇后約有十幾位,「以台北為主,比較有一些派對場合可以讓變裝皇后表演。也取決於你有多少料,你會的東西越多,接到的 case 就越多。」說起新生代的「小婊子們」,冰冰抬了抬眉說,「大家都太注重造型了,要走長久就得有實力,造型有心的人都做得出來。」

來體驗變裝的林安,因為小時候阿公家開歌廳,光彩奪目的歌舞秀讓他對表演一見鍾情。一年多前,他結束了在西子灣跟朋友合開的早餐店,上台北一圓表演夢,加入「如果兒童劇團」,更考上台藝大戲劇系。冰冰幫他設計了個性風的造型,「這是我最喜歡的造型,裙子是自己做的,黑、白、紅是布農族女性服飾常見的配色。辮子頭也是我編的,手快斷掉,對於造型我還是很勤勞啦。」今天,也是林安生命中第一次穿上高跟鞋喔!

M.C:從小到大,你嚮往的「美」是什麼形象?

冰:張國榮,梅艷芳那種,歌手就是阿妹,同志女神。我喜歡中性的風格,可以展現自己的特色。

安:我從小會嚮往的形象比較文人,酷酷的,像蔣勳、許悔之,對事物有很多想法且勇於發聲。

M.C:你會怎麼形容自己的風格?

冰:其實就是「美」欸。我最近想讓自已風格多元一點,所以私下走中性打扮,舞台上就看我心情囉。

安:一年多前賣早餐那時候,我長髮,紮起來,綁羊毛氈,身上掛幸運繩,穿藍白拖,那時常跑花蓮的海或市集,接觸了很多花東藝術家,想走流浪風。進劇團後把頭髮剪了,因為現在想當演員,保持中庸的造型試鏡感覺可塑性比較大。

M.C:曾經為了追求心中的美做過哪些嘗試?

冰:化妝就很多好玩的啦。我一直覺得我鼻子不夠小,正面看起來不夠挺不夠窄,有在想整型。

安:我有一陣子覺得光頭很帥,把頭髮剃白寫字過。

M.C:聊聊第一次接觸變裝皇后的經驗?

冰:我老師松田丸子,路線是很像女人的女人。他很厲害,說唱樣樣行,會跳也會演。重點是很有大皇后的風範,很多大皇后脾氣很大,但他是謙虛的人。

安:水果奶奶算嗎?來之前我看了美劇《Pose》,覺得裡面的皇后 Angel 比女生還正。今天看到冰冰本人,讓我耳目一新,因為我身邊沒有這樣狀態的藝術出現過。實際看到之後,原來真的跟劇裡一樣,真實又美麗。

M.C:經歷今天的合作之後,有什麼感想?

冰:之前看照片就覺得他臉應該蠻好畫的,不想他本人是個羞澀的男子,動作也很男人。他對自己蠻有想法。

安:當女生真的很累,因為我女朋友不化妝,很難想像一般女生完妝出門要花多少時間。剛剛第一眼看到自己,會想到搖滾重金屬雙面人,跟我腦海裡漂亮的定義不太一樣,但覺得很有型,很有 power。我蠻滿意這個胸部,第一次穿高跟鞋,感覺會特別有自信,講話都覺得高人一等。發現原來當一個變裝皇后很不容易,台下要準備的工夫非常多,包含造型、表情、肢體動作,是很特別的體驗。

FB:飛利冰

【後記】
如果你看過《魯保羅變裝皇后秀 RuPaul's Drag Queen Race》(Netflix上就有喔),真的很難不愛上變裝皇后這種神奇又閃亮亮的生物!她們在節目中根本同時比拚超級名模生死鬥X決戰時裝伸展台,自己化妝做服裝造型不說,甚至還要講脫口秀、練模仿、跳對嘴(lip sync)熱舞,更重要的是,你總會看見每個皇后背後令人或心疼或佩服的故事。多數的皇后是同志(也有不是、但從事變裝工作的人喔;即使是同志,也不是每個皇后都想變性喔!)許多人都有過被霸凌或被傷害的經歷,直到接觸了「變裝」才感受到被無條件地包容跟接納,畢竟在變裝的世界裡,你想當怎樣的「人」都可以,可以美艷、可以怪奇、可以超ㄎ一ㄤ、可以嘴賤心軟,唯一的重點就是要忠於自我風格!

這些不容易被主流社會理解的靈魂,也因此擁有了激發創意與藝術實力的舞台,許多人更因此有機會擁有了新的家人 drag family。老實說,即使在同志世界,變裝皇后也屬於比較邊緣的一環,但在這個百花齊放的舞台上,你會看見許多美麗的靈魂,她們熱愛生命(儘管生命不一定對她們慷慨)、願意為表演奉獻一切(真的不是想像中扮成女人那麼簡單);她們其實比誰都願意把愛分享出去,就像魯皇 RuPaul 總是在節目中叮嚀著「How can you love someone if you don't love yourself first!!」在台灣最美布農皇后飛利冰的身上,我們也看見了如此美麗的靈魂。也請來賓再次給林安掌聲鼓勵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