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女力,就是未來 The Future is Female

Text/Charcy Evers Photo/網路

當我十歲時,我跟我的父親說,我不想要玩壘球,我想跟我大哥一樣玩棒球。我宣稱,壘球跟風車式投球有點彆扭跟笨重。但最諷刺的是,我根本兩樣運動都沒玩,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我只是不想被告知說,因為我的性別,所以我不能玩某項運動,或更糟的,即便我有很棒、很強壯的臂力,卻也被教成「女孩應該這樣丟球」。所以,當我從季賽開幕式遊行裡面走出來,也沒有女孩在後面,中間跟前面都是男孩時,我感到很驕傲。當時,我並沒有很懂,原來這就是我將經歷一輩子性別錯視的起點:我該如何降低或增高我的女性特質,以得到我所想要或我該得到的?

「不要太友善,不然他們會覺得你很弱」、「穿得有點性感,這樣男人在會議上才會注意到你」、「千萬不要在職場上情緒化,他們會覺得你很不穩定」、「有自信,然後要求加薪──但不要要求加太多」、「不要打給他,讓他先打給你,不然他會覺得你太直接」。這些都是在我腦中持續出現的對話──是我該或不該發揮我的女性特質?

今天,內心的對話少了很多問號,或已被這樣的句子所取代──不是我「該不該」,而是我該「如何」使用女性特質。

今日,女人不只是擁抱自己的柔軟處,她們也將這軟肋,當作能改變本質的武器。

從種族到宗教,從政治到性別,21世紀,我們將被正在覺醒的、多樣化思考的、更強大更弱勢的女性特質,所定義、驅動著。它將改變我們居住的方式、戀愛的方式,工作的方式,甚至是洋裝。

《This is How We Rise》 Claudia Chan
《This is How We Rise》 Claudia Chan

「我們活在一個被女性特質所定義的時代,而這是開啟的第一個世代」領導專家、社會企業家、《This is How We Rise》的作家 Claudia Chan 如是說, 「這關乎合作、透明、脆弱與同理心,因為它,女人用更深的意義創業,她們正在做先鋒,並解決問題。」

這樣女性力量的覺醒,不只給了我們做為人的許可,也讓我們知道,無須對我們有完成各種成就的力量而感到抱歉。隨著女性主義逐日被認作為一門顯學,我們也開始看見它實際被運用在日常中的可能。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所做的研究,帶領公司的女性創業家能給予投資者更好的回報。這並不讓人訝異。我們是自然的創造者,總是在尋找方法來解決我們人生中的痛處。我們總說,「需求是創造之母」,而不是之父。在下一個十年,為女性而生的經濟將會出現,挑戰社會現況。

《A Bold World》 Jodie Patterson
《A Bold World》 Jodie Patterson

根據 Jodie Patterson,LGBTQAI 與人權的工作者,也是《A Bold World》的作者,提到:「我們必須改變想法,不再只端看聚焦於投資報酬率、以少搏大、講求效率,以男性為中心思想的的心態;並,更加聚焦於以女性為主,這樣更具整體性與包容性。」她說,「想想看,母親們一直都是如此包容人的,我們不會只疼一個小孩,我們照顧整個家庭──家裡的每一個人都被服務到了。」

女人,作為「性別」,我們是天然的領導者──民主、參與、尋求結論。根據 Women in the World 網站,這也是為什麼女性領導者在不同國家裡,會比男性同行的國民所得成長上,有更好的表現。

但是我們並不特別尋求成為國家的領導者,不求改變一家公司,或是運用我們的女性特質來達成更好的物質生活。Chan 認為,我們在人生中都可以是改變者,不管這個推動是大是小。「每個人心中都有最重要的事,如果你可以放開自己的個人意圖,並且將之與社會需求接軌,我們就能創造改變。」

我的朋友 Jodie Patterson 就做到了。作為一個有跨性別兒子的媽媽,她離開了時尚與美容的世界,而且將之視為自己的任務與畢生的志業,來為兒子創造一個更好、更具包容性的世界。今天,她是人權戰線的董事會總監,也是一位作家,倡導著 LGBTQAI 人權。她給予弱勢者聲音,並且不只為兒子改變世界,更是為那些被邊緣化的人們。

ME TOO 遊行
ME TOO 遊行

但,改變,其實也能跟你打扮穿衣一樣簡單。作為一個女人,我們做出的穿衣選擇總具有意義與力量。我們為了想要的工作、既有的工作而穿著,為了宗教信仰穿著,為了我們想要傳達的時尚理念而穿,最重要的,我們為自己想要感受的樣貌而穿。就算我們宣稱,我們一點也不在乎時尚,我們仍然跟世界傳達我們的自我認同。這就是時尚的力量:它用最基本的方式來自我表達。

也許,這也是為什麼「曬品味」成為了近來最新的「權力西裝」。想想看最近美國有89位女性民主黨,全都穿上各式各樣的白色。透過顏色,來為女性選舉權運動壯膽,賦予更多力量。她們不只是穿上一樣的衣服,同時也傳達相同意念。

它不只提醒我們,可以透過裁縫之上,利用我們的衣服作為自我價值發聲的渠道,表達意見,並且抗議。未來,是女性的。我們都是女性所生育。且不管任何延伸意義,這訊息當我們運用智慧時,它再淺顯易見不過。

當我們做這件事時,我們便體現了意義:「把心穿在手臂上」。一個非常女性化的特質,被定義為自由地、開放地讓所有人理解自己的情緒。這個暗喻,首次是被用於莎士比亞的《奧賽羅》,當 Iago  因為恐懼使他脆弱不敢攻擊,因而拒絕。

女人也曾有相同感受,但是經過了#MeToo 運動後,我們不再害怕。我們重奪回自由穿搭的力量,我們不再為之請求,或是有任何因之而生的請願。

The  Outrage 創辦人Rebecca Lee Funk
The Outrage 創辦人Rebecca Lee Funk

「衣服總是讓女人擁有力量」The  Outrage 創辦人、於華盛頓創辦政治運動成衣公司的 Rebecca Lee Funk 這麼說,「我們對權力的初嘗,往往是我們透過看起來的樣子、穿著的樣子而獲得注目。我們需要改變這個想法。」但是,如果訊息夠清楚﹑夠有力量、夠有意義,我們真的需要改變嗎?

Maya Angelou
Maya Angelou

Maya Angelou 說過:「沒什麼比承受一個藏在心裡、不能說出的故事還要痛苦的事了」女人跟其他弱勢族群已經跟這樣的痛苦共生,再清楚不過。當時間慢慢過去,我們也把痛苦轉為熱情,解開那些我們被告知的故事,重新為自己而寫,透過一個女性的觀點,透過一個人類的觀點。

今天,我想要跟一個女孩一樣的丟球,跟女孩一樣哭泣,跟女人一樣生活,因為這些字詞都被低估了新的含義。因為我們本質上的女性特質,也讓我們走到了這一天。而我們如果繼續擁抱內在的女性化,我們可以重新想像一下:在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政治觀、我們工作,以及,是的,甚至在我們的衣櫥裡,而我們的未來,仍然擁有這樣的女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