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這些法國夫婦一起休育嬰假帶小孩!「生產不應該被認為僅止於女性的事,而是夫婦所共同面對。」

四位女性及她們的伴侶接受訪問,談到當兩人可以共同照顧嬰兒,如何改善他們的日常生活、親密關係與生活優先順序。

執行/Valentine Faure,採訪/Catherine Durand、Sonia Desprez、Corine Goldberger及Elsa Guiol,攝影/Ambroise Tezenas,翻譯/林佳賢

1 / 4

多米提(Domytile42歲,巧克力品牌副總經理。維厄尼(Vianney42歲,活動公司共同創辦人及主管。

瑪歌(Margot12歲,何思(Rose 9歲,薔娜(Jeanne 5

我可以和我的女孩們相處,卻不用照顧嬰兒。Domytile

Domytile:《Margot誕生時,我完全在狀況外。Vianney常出現在醫院,很快休了他的陪產假,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很容易緊張。我親自哺乳,但你了休育嬰假表示未來還是要回到工作崗位。他負責照顧Jeanne,有共同相處的時光真的很好。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開心的暫停,可以看顧女兒們卻不需要照顧小嬰兒。生活在都市中,家庭生活受到破壞。育嬰假,對於整個家庭都是一段假期。這一個小變革,受惠者不止於母親》。

Vianney:《我休過三個陪產假,沒有人對這個假產生質疑。生產—不應該被認為僅止於女性的事,而是夫婦所共同面對。二週假期實在微不足道。我們的老三誕生時,因為職業倦怠我正在辦理離職,陪產假變成短暫的假期,我和她有許多共同的時光。之後,我成為獨立工作者,當我有工作上的約會,我都帶著襁褓中的她一起赴約。我理所當然地做這件事,人們也接受了,但是我認為女性如果也這麼做,可能較無法為人們所接受。上班族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是因工作讓你跟小孩分開。育嬰假並不奢侈,我喜歡照顧嬰兒,但當你忙於工作,工作時間將多過於照顧小孩。這樣的經驗讓我瞭解到百分之九十的日常教育工作仍落在女性身上》。

亞歷山卓(Alexandra40歲,品牌策略經理。克雷門(Clement44歲,無業。

喬瑟夫(Joseph5

我放下很多讓我抱怨的家事。Alexandra

Alexandra:《Joseph誕生時,Clement擔任公司總經理,我是經理,我們可以自主調配工作時間表。Clement很快回到工作崗位,我則滿足於單獨照顧小孩的過程,沒有任何挫折感。我發現Clement不確定如何進入到父親這個角色中,畢竟新生兒還是相當感覺與動物性。如果能夠從一些小事開始參與,父親將會花更多時間與嬰兒建立連結,Clement是一個參與度很高的父親。我在Joseph二個月時回到職場,但是晚上仍必須起來照顧嬰兒。在女男平等的邏輯下,陪產假不是單方面由母親滿足小孩的所有需求。目前Clement沒有上班,我放下很多讓我抱怨的工作。精神得到休息,即便是放空,這也是必須的過程。》

Clement:《小孩出生後,我很快回到工作崗位,但是我比較早下班。我分擔一半的家務,換尿布、餵奶,但是Alexandra負責夜晚的照顧(哺乳)。六個月過後,她告訴我:“你必須開始與你的兒子建立連結”。從一年半前開始,我暫停我的職場生活,我負責採買、帶小孩看醫生與上學,平衡Alexandra的心理負擔。小孩與母親在剛出生前幾個禮拜所建立的特別關係依然緊密聯繫,雖然父親在這段期間有點像局外人。允許人們在家裡度過一個月的時光,這有助於社會整體的心理健康》。

索尼雅(Sonia45歲,秘書。文森(Vincent46歲,店經理。

美心(Maxime 18歲,玫蒂娜(Maitena16歲,索連娜(Solene13 

Vincent休了一年育嬰假,同時我重返職場。一切都運作得很好。Sonia

Sonia:《孩子出生後,我們分擔各自的角色與所有的工作,除了餵母奶無法由父親取代。老二與老三出生間,我休了五年的育嬰假,幫助很大。但最後我覺得無法負荷,我的生活環繞著尿布、奶瓶及一些瑣事。跟Vincent比較起來,我覺得這些事變得無趣,我需要重返成人世界。換Vincent開始休一年的育嬰假,我回到職場,重拾工作網絡,晚上回到家因為家事都料理好了,我也不會那麼緊繃,一切按步就班,跟小孩相處時的品質也比較好》。

Vincent:《老大Maxime出生,那時候沒有陪產假,必須趕快將工作安排好,匆忙趕回家。到了老二 Maitena,我休了陪產假,我將房間重新安排,並安撫老大讓她不會感到被冷落。到了老三Solene出生,Sonia必須重返職場,我告訴自己:養育三個孩子卻不想犧牲時間是不合邏輯的。對Sonia 曾經有點不公平。她曾說:你必須處理家務跟安排假期。我回答:沒問題!我會請家務幫手,並前往紐約渡假。她說:你吹牛!因為我曾拒絕請幫傭。經濟上必須有所犧牲,來換得家人相處的時間》。 

阿曼丁〈Amandine〉35歲,藝術編輯經理。克雷門(Clement)34歲,無業。

湯米〈Tommie〉3歲

無法親自哺乳,看到Clement用奶瓶餵小孩,讓我感到內疚。Amandine

Amandine:《我意識到Clement休三個月的陪產假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奢華。這段時間令人感受深刻。因為我無法成功親自哺乳,看到Clement用奶瓶餵奶讓我感到內疚。他分攤掉百分之五十的養育工作。我沒有任何比較基礎,但我所有的朋友告訴我,我真的很幸運。如果父親立即返回工作崗位,母親將全權擔負養育工作,別無選擇扮演她所不想成為的角色,因為母親一向被認為定義孩子的日常教育規範。這段時間讓我可以照顧自己,感受作為一個伴侶的愉悅感。》

Clement:《我們花了四年時間才盼望到小孩,我想享受我女兒的誕生。因為工作的關係,一年裡有半年時間我待在國外,因此在剩下的六個月我保留三個月的時間給我女兒。這段休假時間非常緊迫而且累人,雖然夫妻生活中也是非常有壓力,在這樣的逆境中,我意識到我們正在為家庭的未來十年打基礎。我認為並不是嬰兒讓我感到開心,而是她的笑容、各種發展,讓我得到許多活力。如果我能擔負百分之百的照顧責任,這是很棒的事。我願意在家讓Amandine獲得自由,出門走走放鬆一下。我想要一同參與小孩教養的過程。這也讓夫妻能夠享受親密時光,這不是假期,如果你不知道晚上幾點你的太太跟小孩已經筋疲力盡,那麼你將沒有任何機會享受》。

《產假開始於20世紀之初,自此以後社會大眾接受並肯定女性在家庭以外的工作,及其所扮演的角色:生產本位主義藉此建立不同性別所分擔的工作量與空間》,伊凡娜.克奈比耶(Yvonne Knibiehier)寫道。經過一個世紀,陪產假的建立以及延長陪產假,在文化層面產生新的意義:面對生產本位主義的挑戰,家庭親密關係的價值與重要性獲得肯定。各企業也瞭解到,上班族越來越重視家庭生活與工作間的平衡,這些問題必須得到公司方面的關心與協助,其中也包括了男性。有些企業願意提供額外的福利給員工:Ikea, Facebook, Kering, Axa, Twitter, L’Oreal或是法蘭西銀行(la Caisse des Dépôts)提供優於法定11天的陪產假。

《對於年輕人相當有吸引力,企業社會責任觀察機構(Orse),傑哈丁.福爾(Geraldine Fort)評論道。企業的關心,是對於人才的保護》。2018年,企業社會責任觀察機構進行一個關於陪產假的研究,其中陪產假顯現了人們共同參與的熱情。同時也存在一些問題:《公司有職場公平政策—工資差異、升遷制度,常在不知不覺間針對女性而來》。企業社會責任觀察機構的任務負責人利迪.赫克貝(Lydie Recorbet)解釋道。為了讓男性不要放掉他們的權利,《經由將這些權利合理化的公司領導人的公開說明與溝通,賦予更加生活化的詮釋》。

《透過公司高層指標性人物,採取休陪產假的行動,傑哈丁.福爾強調。以前,在辦公室被老闆看見待得越晚是好員工的表現。但現在,公司瞭解下午六點後要找員工開會已經不可能了,每個人都想回家》。高科技跨國公司Salesforce員工可以享有寬鬆的12週陪產假及26週育嬰假。《我們的核心價值之一是公平。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而不是擔心表達後會遭到冷凍,法國Salesforce總經理奧利弗.德揚(Olivier Derrien)說明。我們認為企業進步的方式之一,是當員工的孩子誕生時能夠取得休假幫助配偶》。12週陪產假並不止於分配給父親的角色,而是界定為給予第二位照顧者,不論其性別,因此同性伴侶也涵蓋在內。《在工作中感到幸福,在個人生活也同樣如此。我們觀察到休陪產假的人特別愉快,因為他們有辦法有條理的規劃生活。公司越關心員工的幸福,員工得到的動力越大,從而得到雙贏的局面》。

在不確定是否應該完全揚棄生產本位主義的邏輯之前,進行問題調解變得越來越重要,法國在此一領域的地位已從第二位(2007)降到第十八位,媽媽的就業比例正在下降。四年前開始,法國面臨生育率下降,這是《國家重要挑戰》之一,法國總統馬克宏說。一月份,他在布爾格特魯爾德(Bourgtheroulde,Eure,法國厄爾省的一個舊市鎮)對著眾多法國市長演說:《讓母親與父親表達他們對於家庭與工作的看法,給予支持並進行改善》,成為《進一步解決方法的接受者》。具體方案有哪些?《伊凡娜.克奈比耶寫道:當社會要求變得緊急時,因應之道隨之產生,財源也隨之而來》。育嬰假成為可能的解決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