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LIFESTYLE 深度聚焦

一出場就滿座的魅力,馬背上的天后──墨西哥馬術競技女騎士

在墨西哥,女騎士是傳統馬術競技賽場上的明星。她們穿著象徵墨國傳統文化的服飾,在競技場中展現駕馭馬匹的高超技藝,為這項傳統文化注入剛柔並濟的魅力。

編輯/劉哲學 翻譯/郭亞平 撰稿/Ana Cardinale,攝影/Mathieu Richer Mamousse

一出場就滿座的魅力,馬背上的天后──墨西哥馬術競技女騎士

走在墨西哥的街道上,人們經常感受到該國獨特與祖先亡靈連結強烈的傳統習俗,與印地安人、西班牙文化相互交融,構築成鮮明的墨西哥文化。墨西哥馬術競技賽是重要的傳統文化,女騎士的馬術競技比賽(Escaramuza)是極具觀賞價值的運動,其實源自飼養牲畜的工作,而後演變為競技比賽。男女騎士展現無與倫比的套索操控,以及駕馭動物的優異技能。

在墨國馬術競技賽(Escaramuza)中,評審的評比標準包含技術層面與藝術層面,女騎士們的駕馭馬匹的技術,舞蹈編排原創性,還有動作執行的完成度。
在墨國馬術競技賽(Escaramuza)中,評審的評比標準包含技術層面與藝術層面,女騎士們的駕馭馬匹的技術,舞蹈編排原創性,還有動作執行的完成度。


歷史的華麗轉身 驕傲的革命女戰士

Andrea Becerril是Los Cascabeles馬術競技隊的負責人,年紀相當輕,以23歲之姿成為該項競技運動的指標性人物。「我在學會走路前,就已經騎上馬了,騎馬是我的終身志業」,Andrea說,她連續兩年為馬術競技表演揭開序幕,可說是馬術競技的天后等級人物,扮演傳遞墨國歷史悠久的馬術文明的重要火炬手。參與馬術競技的女騎士,身穿象徵革命女戰士的服飾,靈感來自一群於1910年墨西哥革命時奮起反抗的女性,她們的前衛與勇敢,在墨國革命歷史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她們來自各行各業,有的是廚娘,有護士、也有家庭主婦,還有女議員、助理,甚至也有反對派陣營的女性一同加入革命。她們的披肩上背著一把步槍,無所畏懼的巾幗英雄,向世人宣示美麗與英勇並不相牴觸。


Andrea表示:「女騎士們代表著有別於男性騎士競技的另一種面貌,每回只要我們出場,整座競技場絕對滿座,因為我們不僅獲得家族從上到下的大力支持,還有很多支持公平競爭精神的人,以及那些深深著迷於我們服飾的人們」,她進一步說明:「墨西哥是崇尚大男人主義的國家,男性正一步步改變,他們開始漸漸地正視女性的存在。」


如果想了解馬術競技運動如何進行訓練,必得進到競技場一探究竟。競逐選手們一字排開在競技場的長廊,評審依各項評比標準打分數。評選分為八個階段,每一位參賽者需利用繩索抓住駿馬或是公牛以展現個人駕馭能力。一位技術高超的騎士甚至能抓住一隻衝刺奔跑的公牛的尾巴,並成功地將其扳倒,展現傲人的勇氣。女騎士馬術競技表演穿插於馬術比賽中,由八位女騎士組成的團隊,每一位皆精心打扮,側坐在馬鞍上,以墨西哥傳統民間音樂為背景,她們必須在馬匹快速跑步中精準地表演馬上舞蹈,動作一致、同步是必備要件。

Andrea Becerril是Los Cascabeles馬術競技團的負責人。
Andrea Becerril是Los Cascabeles馬術競技團的負責人。


入行先砸錢  口袋夠深才能出名

馬術競技場對女騎士而言,是真實的生活場域,更是重要的社交。通常整個家族不分老少都騎馬,人人充滿熱情。對Andrea來說,最重要的是要有自信心,盡情享受一切。「馬術競技讓我們凝聚,團結在一起。我們期望藉以建立彼此的連結,讓大家有歸屬感。要成為女騎師,需要有耐心、個性堅毅,而且能全心全意地投入」,Andrea說。她和隊員在General Manuel Avila Camacho競技場集合,每週排練習好幾次。「當然,在很多地方女騎士仍不被認同,人們仍只認同男性騎師。其實男性騎士能夠做的,女騎士幾乎都能做得到,長久以來人們完全忽視這一點。唯一不同處在於女騎士從馬匹側邊上馬,這是為了不破壞我們的服裝、裙子的整體美觀。有時候,光是一條大蓬裙的重量就達四公斤呢!」,Andrea強調。「儘管年輕世代加入女騎士行列的人數大幅增加,然而,馬術競技賽輪到這些新人上場的環節時,大多數的男性觀眾選擇利用空檔去洗手間,而不會留下來觀賞。」


墨西哥的馬術競技比賽從2016年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的文化遺產,成為代表墨西哥文化的象徵。隨著網路科技日益發達,馬術競賽也日漸融入常民的生活。目前參與馬術競技的人大多來自有名望的家族,其中有些人對於這項文化有不同的想法,與小心翼翼地保存傳統的老一輩偶有意見衝突。以Andrea 的表弟José Miguel Macias Diaz為例子,他致力於推廣馬術競技,期望讓更多人認識這項傳統,彰顯其價值。年輕一輩付出的許多努力,唯一的回報也只是一座獎盃。若論買馬匹,事實上,沒有多少人能有足夠財力負擔,尤其是參加比賽的馬兒價格更昂貴。「除了馬匹費用以外,還有訓練費、報名費,交通運費,獸醫等,林林總總加起來金額相當可觀,參加比賽的治裝費還沒算進去呢!」,José特別強調。

Andrea Becerril與她的家人。家族成員裡有男騎士,也有馬場的地主。Andrea的家族致力於保存馬術競技賽的傳統已有數個世紀。
Andrea Becerril與她的家人。家族成員裡有男騎士,也有馬場的地主。Andrea的家族致力於保存馬術競技賽的傳統已有數個世紀。


Dior藝術總監都驚艷的騎士穿搭

參與馬術競技的騎士的穿著非常講究,有很多服裝規定,例如對於男士服裝的要求是短版外套、銀色扣子、長褲、牛仔靴、寬邊帽。女性部分則是革命女戰士典型的裝扮洋裝,或是上身穿襯衫,下半身搭配裙子,上衣必須是立領,有袖子,裙子長度及膝,滾邊。大蓬裙絕對必要。衣服的材質同樣有限制,緞料或是亮面布料皆不行,帽子的材質毛氈,或皮毛。馬術競技隊成員的服飾的顏色與材料需有一致性。

手工刺繡的馬術競技賽正式服裝。
手工刺繡的馬術競技賽正式服裝。

「在這裡,從騎士的服裝設計,到傳統製衣方式,獨特製衣技藝,衣服、靴子、還有配飾,加上所有配備,形成一整個馬術產業經濟鏈」,Andrea進一步解說。「一位真正的騎士,都希望自己身上穿的服裝獨一無二,絕不容許發生撞衫的情況。當你全心投入這一行,就要有花大錢的體悟,光是一套衣服就所費不貲。但我認為這是自己所熱愛事物的投資」。Andrea個人珍藏的馬術服飾數量超過38件,色彩繽紛,精工刺繡的衣服,三頂Taller Medina設計的寬邊帽,價格從300元到1,000元不等。「如果今年我能夠再度被選為騎士皇后,我的夢想逸品就是一頂滿滿金色銀色花卉刺繡的帽子」。


法國時尚精品Dior的藝術設計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也曾親身欣賞墨西哥傳統馬術競技,見識到女騎士的嚴謹紀律,還有在當地不斷提高的人氣,她從馬術競技場上的女騎士擷取靈感,推出令人驚豔讚賞的2019早春度假系列:精緻刺繡的洋裝,多褶大蓬裙、搭配英國帽飾設計師Stephen Jones設計的寬邊帽。好幾位Andrea的朋友也參與了Dior這場2019年舉辦的時尚大秀。正說明了無論在哪裡,從傳統文化習俗出發,終能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