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LIFESTYLE 深度聚焦

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潮玩永續時尚

陳冠百在2017年創立Story Wear,以回收再製的丹寧布料,推出風格鮮明的成衣系列,不僅登上過臺北時裝週,也獲得Levi's、IKEA等企業的青睞及合作邀約。

採訪撰文/劉哲學 攝影/Hedy Chang 妝髮/高媛媛

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潮玩永續時尚

拍攝現場,冠百穿上自己品牌的服裝入鏡。Story Wear的每件服飾都是獨一無二的,從回收來的牛仔衣褲,經人工拆解,再按照設計需求拼接成全新作品。


「快時尚起來之後,大量的衣服被生產製造,也被大量地丟棄,導致時裝跟紡織產業加起來已經是全世界第二大汙染源,還很多勞工權益、原料土地破壞的問題,以及水汙染海洋破壞。」既然發現了問題就不能坐視不管,於是她以改變為初衷創立品牌,藉由這樣一個「一輩子不製造垃圾的品牌」推廣永續理念。 


冠百帶來的其中一件衣服,是與水墨畫家張禮權合作的聯名商品,「他講到真正厲害的水墨畫家,必須跟師父告別,才能突破傳承並創造自己的風格。這個概念使我思考,時裝產業已經有這麼多包袱,我要怎麼突破自己?」Story Wear不僅在設計上翻玩丹寧布料的可能性,同時也肩負起了時裝品牌的社會責任。冠百分享到,品牌的生產單位,全都是由在地的二度就業婦女、腦麻家庭母親接單製衣。所謂的永續時尚未必有完美定義,但是她認為,做出來的衣服經得起檢視,沒有造成環境問題、勞工問題,就是最基本永續精神的達成。

在推動自我環保意識的過程中,最困難和最有趣的地方是? 

困難的地方一個是推廣,另一個是籌備資金,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冷門的話題,我們又只是一個小單位默默在做,所以推廣的力道就不夠強。有趣的地方是,我們每一件衣服都是獨一無二的,很多人一款商品可能就買個十件,變成是一個收集的概念。然後這些製作的媽媽裁縫師也很開心,因為她們覺得在做拼布的藝術。 


至今最大成就感或最難忘反饋是? 

我們一開始只請三個家庭來幫我們製作商品,到現在已經有20個家庭,每次當我們想要放棄的時候,會發覺沒有辦法放棄,因為一放棄,這些家庭或許還是會活得好好的,但就減少了部分收入。然後我們也發覺,真的有在解決很多廢棄衣服跟布料,會滿有成就感的。

為不環保的習慣做的一項努力是? 

我做Story Wear之後基本上就很少買衣服了,想要一件衣服就是自己做,也因此盡量把自己的風格定位出來。其實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品牌,我們有了自己的識別之後就不會亂買東西了。我現在在做的就是少買衣服、買配件,也希望渲染這個理念給別人,告訴身邊的人不要衝動型消費。 


最想和地球說些什麼? 

我會跟它說,我對不起你,因為其實人類是破壞地球的最大始作俑者,但我們會努力地改變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給這個社會、給這個環境更大的幫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