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李沐、王渝萱、章廣辰|Summer Vibes

SUBSCRIBE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專訪/腸躁症是我的精神疾病!塗鴉藝術家大腸王:創作就是苦中作樂

塗鴉藝術家「大腸王」的作品「大腸王寶寶」,靈感源於自己的腸躁症,他說:「創作就是苦中作樂啊!」

採訪撰文/黃馨慧 攝影/林建文@波文映畫社MW studio TW 圖片提供/大腸王

專訪/腸躁症是我的精神疾病!塗鴉藝術家大腸王:創作就是苦中作樂

台北街頭近年常見被PTT網友暱稱為「神秘燒賣」的醜萌塗鴉,更因此與日本知名燒賣店崎陽軒聯名合作,然而它其實是「大腸王寶寶」,暱稱腸寶。

腸躁症是我的精神疾病

畫下腸寶的塗鴉藝術家大腸王,既搞笑又認真的說:「看到草間彌生有幻聽、幻覺,就想說為什麼很多藝術家都有精神疾病?不是都說要藝術家要有深度嗎?我有陣子壓力很大,得了腸躁症,有人說腸子是第二顆大腦、英文的『直覺』叫Guts Feeling,挖掘我的內在,就覺得腸躁症是我的精神疾病,就畫腸寶代表我的形象。」

大腸王15歲赴美念書,家人希望他念廣告設計卻意外落榜,只好趕緊改申請視覺藝術,「那時候什麼風格和門派都搞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是喜歡畫還不喜歡畫,反正先去念再說」。不小心踏入純藝術領域,但他從小就愛日本動畫和漫畫,加上在美國接觸嘻哈音樂,嘻哈專輯封面常有塗鴉,他十分受吸引,只是這樣的藝術形式在正統學院派的眼中總認為不入流。

「後來才知道,我喜歡的跟塗鴉、普普藝術和低眉藝術有關,這也是藝術的一條分支。我剛開始只覺得嘻哈造型和打扮很酷,後面慢慢了解他們的音樂和生活環境息息相關,那就是貧窮人的藝術」。認為不必然要精緻和高高在上才能稱做藝術,且如果作品夠好,透過網路擴散,全世界都能看得到,大腸王選擇回台,把自己的想法帶進街頭。

把腸寶變台北名產

一開始以名字縮寫CYH拼成一個臉,他說:「那時候沒信心,也很怕被抓、被罵,就做個貼紙,貼了就跑,但發現效果不太好,緩一陣子才畫了腸寶」。最早的腸寶筆觸細膩精美,但他發現大眾比較注意重點,而非細節,才誕生出如今到處出沒,已成都市傳說的腸寶。有時規劃後才作畫,有時隨興發揮創作,大腸王笑說:「會有人來說:『你怎麼那麼厲害?那邊是抓寶的點耶!』我不玩寶可夢,根本不知道那邊可以抓,大家都會在那邊抓寶拍照,滿好玩的。」


腸寶誕生到現在已七年,連他自己都數不清到底有幾個,也曾出現在國外和台北以外的景點,但他後來決定,「像台中名產太陽餅,它已經紅到不管去台灣哪個地方都能買到,所以我要把它變成以台北為主的塗鴉。因為時事,也想傳達一些訊息給大家,去年有加入COVID-19疫苗的梗,最近也把反戰訊息加進作品」。

以玩心命名

他自己比較滿意的,就是2015年獲邀赴墨西哥,和一群塗鴉藝術家在當地的創作,作品還獲得被譽為「塗鴉聖經」的《地鐵藝術》作者Martha Cooper拍下,他開心表示:「我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那是一面墨西哥的牆,前面剛好有兩台摩托車,拍起來就像台灣的街景。」還有一個開在台北新生高架橋上,特定角度才能看到的腸寶,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大腸王的玩心不只在作品上,就連命名也很有他的個人創意他的工作室「大真空芸術」也是他熱愛事物的集合體,「大」指的是大腸王與從小長大的大安區,「真」是真實,「空」是先前所處的藝術聚落「空場(Polymer)」,「芸術」則是日文藝術的漢字。另外關於帳號有「426」這個數字,「那是我一個很重要的展覽,辦在忠孝東路四段26弄,後來就陸續接到工作。台灣有個塗鴉藝術家NOE246,他的數字是在講日本國道編號,我算是有點趣味性的在翻玩他」。

創作是苦中作樂

街頭塗鴉難免遇上被蓋圖、洗掉,他認為:「塗鴉要講的是當下,馬上誕生又可以馬上摧毀,毀一個再加十個就好。」由於腸寶太夯,不少粉絲特別開IG專頁,到處找不同腸寶打卡,還有很多人也畫腸寶向他致敬,「粉絲真的滿好笑,還會私訊問我有沒有版權問題」,他也笑說大家可以自己畫,如果長期在追蹤他的話,從筆觸就能看出來是不是真跡。

他近來合作日籍攝影師安田夏樹,紀錄包含塗鴉在內的不同台灣視角;最近也受新竹蔦屋書店邀請,展出腸寶周邊商品兩個月,塗鴉通常被認為是街頭產物,卻在精緻書店展出,既有衝突感也很有趣。聊起創作趣味所在,他認為過程當然有孤獨苦悶,比如噴漆都是各自行動,也會需要關在房間構思,之前在雨天爬到高處創作,還不慎「雷殘」受傷,「但藝術為什麼一定是要死不活?之前展覽請過大家吃大腸麵線,上一場『快樂腸童餐』還賣漢堡,創作就是苦中作樂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