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LIFESTYLE 熱門話題

2021東奧女力寫下的傳奇!推船3小時逃離戰亂的泳將、擁4孫的66歲馬術選手、拿過世界冠軍的桌球阿嬤

2021東奧賽事上,許多女性選手在場上競技的拚勁感動無數人,場下的故事更是深入人心,一起來看這些在奧運場上寫下驚嘆號的女子們。

圖 / 路透社、達志影像;翻攝自Olympic Channel Tweet;翻攝自maryhannadressage、nixialianofficial、yusramardini IG

2021東奧女力寫下的傳奇!推船3小時逃離戰亂的泳將、擁4孫的66歲馬術選手、拿過世界冠軍的桌球阿嬤

今年的奧運場上,有許多女性們,不只在場上的精湛表現讓人激賞,在場外的故事,都是對生命、對運動的努力致敬。感動人心的46歲體操媽媽奧克薩娜‧丘索維金娜(Oksana Chusovitina)、奪下自行車金牌的數學博士安娜‧基森霍佛(Anna Kiesenhofer)、曾是棄嬰卻奮勇游出金牌的瑪格麗特‧麥克尼爾(Margaret MacNeil),發起緊身衣革命,表達女性有選擇自由權的德國女子體操隊,還有更多女性在2021東奧賽場上創下更多紀錄,發揮自己獨有的「女力」,把故事譜寫成驚嘆號!

延伸閱讀:


▲瑪莉‧漢娜決心參加2024巴黎奧運。(圖 / 翻攝自maryhannadressage IG)
▲瑪莉‧漢娜決心參加2024巴黎奧運。(圖 / 翻攝自maryhannadressage IG)

瑪莉漢娜(Mary Hanna

2021東奧上最年長的參賽選手,第6度叩關奧運,代表澳洲出戰,現年已66歲、有著4個孫子的她,是阿嬤級的馬術選手,她說,騎馬是無論性別年齡都可以辦到的運動,今年雖與獎牌無緣,但她矢志下次再來,「除非我掛了,不然我的目標一定還是2024巴黎奧運」!


▲妮諾‧薩盧克瓦澤寫下女性參與奧運次數的紀錄。(圖 / 翻攝自Olympic Channel Tweet)
▲妮諾‧薩盧克瓦澤寫下女性參與奧運次數的紀錄。(圖 / 翻攝自Olympic Channel Tweet)

妮諾‧薩盧克瓦澤(Nino Salukvadze

來自喬治亞的射擊選手,她19歲起就先後代表蘇聯、獨立國協、喬治亞參與奧運,本屆已是她第9度加入這場運動員的盛會,寫下女性選手參與奧運的紀錄。她生涯各拿下過金、銀、銅各一面獎牌,還在2016年里約奧運和兒子索特尼·馬查瓦里亞尼(Tsotne Machavariani)母子同場競技,寫下奧運難得的紀錄。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不只是她輝煌的參賽紀錄與戰果,而是她在2008北京奧運時,代表喬治亞參賽並奪銅,賽後她主動走向拿下銀牌的俄羅斯選手娜塔莉亞‧帕德莉娜(Natalia Paderina),兩人握手、擁抱、親吻向彼此致意,當時正值俄喬戰爭,兩國關係極度惡劣,薩盧克瓦澤認為,「運動不應受政治影響,它並非叫我們恨,而是教我們如何去愛」。


▲倪夏蓮相當享受比賽過程。(圖 / 翻攝自nixialianofficial IG)
▲倪夏蓮相當享受比賽過程。(圖 / 翻攝自nixialianofficial IG)

倪夏蓮

代表盧森堡站上桌球競技場,58歲的她也是本屆桌球賽事中最年長的選手。她少年時期就被選入中國國家隊,20歲時就拿下第37屆世界桌球錦標賽混合雙打冠軍,世界排名最高曾達到第6名,和教練湯米‧丹尼爾森(Tommy Danielsson)結婚後定居盧森堡,她也開始代表該國出賽。


2021東奧首輪賽事中,倪夏蓮對陣年僅17歲的南韓小將申裕斌,這場年差41歲的祖孫對決最後由申裕斌勝出,但對這位年輕選手來說肯定震撼不小,畢竟過程中倪夏蓮一度領先,即便打到七局末仍擊出好球,讓所有人都深感佩服。倪夏蓮之所以能堅持至今,她說自己幸運,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且享受過程。


▲尤斯拉當年為了逃難,竟在水中推船3小時。(圖 / 翻攝自yusramardini IG)
▲尤斯拉當年為了逃難,竟在水中推船3小時。(圖 / 翻攝自yusramardini IG)

尤斯拉‧馬蒂妮Yusra Mardini

以難民代表團(Refugee Olympic Athletes)身份出征2021東奧賽事,在100公尺蝶泳小組賽中排名第三。現居德國的她,10幾歲時就因戰亂逃離祖國敘利亞,搭船逃難時險象環生,她說當時20多個人一起擠在土耳其開往希臘勒斯博島的船上,但船才出發30分鐘就壞了,整艘船上只有4個人會游泳,其中2個就是尤斯拉和妹妹。


為了自救,她和妹妹下水推船,回憶當時情況,她說:「在水裡推船的我幾乎要溺斃,當時真的很困難。」但原本就是游泳選手的她,把潛力發揮到極限,竟然推船3個多小時,救了全船人的命,在德國安頓後,她優異的游泳能力也很快就受到注意。


為了支持沒有國家代表隊可供參與的運動員,也為了讓這些飽嚐生離死別、飢荒、戰爭的運動員能持續向世人展露自己的才華,鼓舞所有的難民,給予大家重生的力量,國際奧委會2016年宣布組成難民代表團後,她也成為代表之一,勵志的故事讓不少人都深感佩服。


▲女足選手與裁判在賽前單膝跪地。(圖 /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足選手與裁判在賽前單膝跪地。(圖 /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多國女足與裁判單膝跪地為種族平等發聲

奧運明文規定,嚴禁運動員在賽場上進行抗議活動,更明令禁止在比賽時有下跪或舉起拳頭等行為,但不少運動員對此有異議,認為這侵犯了言論自由,國際奧委會受到各方施壓後,一開始不為所動,決議維持規則,但不敵運動員們反彈的聲浪,雖仍不可在比賽與頒獎期間抗議,但允許在賽前示威。


自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殺害後,全球掀起為黑人人權請命發聲的運動,英超聯賽在場中單膝跪地,抗議種族歧視,國際足球賽事紛紛仿效。在本屆東奧的賽場上,美國、英國、智利、紐西蘭、瑞典、日本等各國女足,都在哨聲響起後約10秒單膝跪地,裁判也跟著響應,英國隊長斯蒂芙‧霍頓(Steph Houghton)表示,大家為此已討論了數星期,她們共同的願望是,「希望能夠消弭不僅是運動界,而是包含全世界在內的所有歧視與不平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