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愛時全力以赴,不愛時甘心認輸,這才是對待愛情的成熟方式:永遠在否定愛情的人,不會擁有幸福

面對愛情,你是偏向悲觀還是正面的態度呢?《最後一次用力擁抱,然後轉身遠行》認為如果總是沉浸在自己的「戀愛倒數計時」裡,那可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Photo / Netflix

愛時全力以赴,不愛時甘心認輸,這才是對待愛情的成熟方式:永遠在否定愛情的人,不會擁有幸福

永遠在否定愛情的人,不會擁有幸福

沙漏先生

如果你也曾不計得失、沒頭沒腦地愛過一個人,把全部真心交付給了對方,最後卻遺憾收場,你就會知道重新展開一段新的戀情有多難。

#01

沙漏先生是個不折不扣的悲觀主義者,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單身時,總是愛抱怨遇不到讓他心動的人,真遇到了,又縮在自己設下的幻想裡,不肯出來。最近他就喜歡上一個女生,單名一個「春」字,兩人就讀同一所大學,春是舞蹈系的,身條如柳枝,面容如桃花,說起話來軟軟細語,翠袖風華,喜歡穿一身棉麻質地的白色連衣裙,長髮,頗有種古典美。

和文藝屬性的沙漏先生站在一起,從外貌到氣質,都十分般配。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彼此喜歡,只要有對方在,眼神就變得閃爍其詞又按捺不住的好奇。

沙漏先生和春是在校慶活動上認識的,擅長鋼琴的沙漏先生和跳舞的春,以及戲劇社的幾位朋友合作一個舞臺劇,兩人一見如故,舞臺下的接觸也逐漸頻繁。

可不知道為什麼,沙漏先生對春的態度總是忽冷忽熱,導致兩個人的關係,近時如樓臺月,遠時如鏡中花,虛虛實實,讓人看得糊塗。

後來在一次同學聚會上,大傢伙兒藉著啤酒的後勁開始玩真心話大冒險。

四月的夜裡,空氣冷得發脆,沙漏先生坐在春的對面,被人問起初戀,有些醉意的沙漏先生徐徐道來。

那時還在高中,沙漏先生和鄰座女生偷偷談戀愛,背著家長老師,和所有初戀一樣,純粹、澄澈、怦然心動,在放學路上悄悄牽起對方的手,掌心都會冒出濕潤的汗。

「後來呢?」有人追問。

回憶就像一面碎玻璃,看似無形,實則容易讓人遍體鱗傷。

那樣美好的畫面停留在考大學之前。兩個人原本說好報同一所大學,沒想到,經過一個暑假,沙漏先生等來的卻是對方準備出國的消息。

沙漏先生失望透頂,不僅因為女孩欺騙了他,更因為女孩在未來的人生規劃裡,從來沒有他。

從那之後,他就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純粹的感情。

「大家都愛自己超過愛對方。」沙漏先生說這話時,不敢看春的眼睛,只是仰頭,喝光了面前的酒。

如果你也曾不計得失、沒頭沒腦地愛過一個人,把全部真心交付給了對方,最後卻遺憾收場,你就會知道重新展開一段新的戀情有多難。

#02

愛情是什麼?是撕裂開自己給別人看。

好的愛情是有人路過,輕輕地幫你縫好傷口。

壞的愛情是赤裸裸地暴露傷口,卻無人憐惜。

那次聚會之後,沙漏先生和春都沒有聯繫對方。偶爾在學校裡碰到,沙漏先生想上前說點什麼,卻看到春倉皇逃走的背影。

春是喜歡沙漏先生的,可她清晰地感受到,沙漏先生對她的喜歡,不夠堅定。

沒有人知道,春和自己打了一個賭。如果沙漏先生就此打住,不再往前,她就識趣地將這段故事畫上句號。

另一邊的沙漏先生,身邊沒有了春的笑聲,日子變得空蕩蕩的。

在練習室彈鋼琴時總是恍神,不管面前的曲譜是什麼,他總是無意識地想起〈夢中的婚禮〉,那是春最喜歡的音樂,也是他們第一次合作的曲子。他想起那些光影斑駁的黃昏裡,春站在教室裡,對他微笑,柔軟的身體蓄滿力量,旋轉、跳躍,發尾掃過空氣裡每一絲寂靜,也將他帶入到她的奇妙世界裡。

春很愛笑,她的笑有一百種味道。

站在舞臺上的笑是青草味,抱著小動物的笑是牛奶味,看書時的淺笑是木蘭香,打趣時的笑,冒著蘋果西打的味道,而看向沙漏先生時,她的笑,卻淡然無味,顯得心酸。

沙漏先生想衝過去抱抱她,卻找不到一個合適契機,坦白心意。

終於有一天,沙漏先生在好友的慫恿下,和春告白了,他在宿舍樓下等了春幾個小時,笨拙的模樣讓春決定繳械投降。

兩人最初的相處充滿甜蜜,一起練琴、跳舞,一起去圖書館看書,一起吃火鍋吃到鼻尖冒汗。嬉鬧聲把青春襯托得無比肆意。

兩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彆扭起來的,春也想不起來了。這段戀愛裡,缺乏安全感的是沙漏先生,不知道為什麼他時常帶給春一種莫名的疏離感。每次兩人拌嘴,都要春來主動和好。遇到觀點不同時,沙漏先生連討論的機會都不留給春,只是無比冷淡說「就這樣吧」。

最可怕的是,春發現沙漏先生的悲觀已經浸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有一次,他們去電影院看新上映不久的愛情片,春被電影裡去世的深情男主角打動,出來時忍不住哭了。

可沙漏先生的一句話,讓春愣住了:「這有什麼好哭的,天下所有的戀人都是要分開的啊!」

沙漏先生一臉不屑、無所謂的表情,讓她清醒意識到,或許在他的世界裡,任何一段感情都不可能長久。

一個連「愛」都不信的人,又怎能奢求他和你長長久久?

#03

果然,沒過多久,春和沙漏先生分手了。

兩個人自然都是痛的,但痛的方式和程度不太一樣。春是知易行難,忍住不讓自己崩潰,真正愛過的人,一旦失去,連呼吸都充滿了撕裂的痛。

沙漏先生也痛,但他的痛彷彿帶有一種預感,他失魂落魄,對身邊的人嘆息道:「看吧,我就說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真正的愛情。」

這話輾轉到了春的耳朵裡,痛上加痛。

春和大多數女孩子一樣,渴望愛,相信愛,勇敢愛,當意識到對方不合適時,不會刻意勉強,更不會允許自己尊嚴盡失地挽留對方。即便如此,她的愛,也是純粹赤誠的。

愛時全力以赴,不愛時甘心認輸。

這才是對待愛情的成熟方式,不給自己設限,不給對方過分美麗的想像,不去討論任何結果,不去追尋什麼意義。

愛情唯一的意義,就是讓我們在能擁抱時用力擁抱,在必須分開時,微笑揮別。


宋冬野在歌裡唱:你我山前沒相見,山後別相逢。

若你與我,來年相逢。

塵霜滿面,往事潺潺。

迴盪在生命裡的執著與灑脫,終究帶我們去向不同的地方。

沙漏先生後傳過兩次訊息給春,都沒有得到回應。

一次是問:妳好嗎?

一次是說:對不起。

第一則訊息,是春在臨睡前看到的,整個人抱著手機蜷縮在床上,忍不住地哭。哪裡需要來問我好不好,這樣官方客套的話,叫我如何回答。我答好,是在騙你。我答不好,你就看出來我還在想你。其實,如果一個人真的在乎你的處境,稍加打探,你是可以知道的。

第二則訊息,是隔了半年之後,春在演出後收到的。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不會有了,只是隱隱的,被擰了一下的感覺。她打下一句話,最終沒有發出去:

別說對不起,說了對不起,

就有人該難過了。

不知道現在的春還喜不喜歡沙漏先生,但相信,她那樣溫暖的女孩,總會遇到真正契合的靈魂,不負好春光。但沙漏先生就沒那麼幸運了,他不是遇見或遇不見的問題,他是不相信愛,不相信自己,對任何感情都不抱有一個好的期待。

這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的沙漏先生。他們或受過情傷,或從小深受家庭環境影響,或本性如此,他們看一朵花,只見得到腐朽。

從得到時,就已經在失去。

這些沙漏先生在心裡擺了一座沙漏,沉浸在自己的「戀愛倒數計時」裡,不可自拔。

從決定在一起的瞬間就開始倒數計時,然後把好好的愛情碾成粉末,任它隨著命運流逝。

像這樣的,永遠都在否定愛情的人,注定不會擁有幸福。

書名:《最後一次用力擁抱,然後轉身遠行》

作者:閆曉雨

出版社: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